2009年6月12日凌晨2时,约三百名由警察和特警组成的队伍摸黑进入华山脚下的荆房村,警察们是用四十辆警车载来的……

  上面一段话是我去年的最后几天里写过的一篇文章的开头,后来就发生了被华阴县村民们称之为血案的“6.12”由政府带队大举强拆村民祖屋的事件。
  华阴位之华山北,东去不远即潼关。潼关则是日本人最终未能打进西北的战略隘口。可怜在六十多年后,这些祖辈生养于华阴,从没有见过日本人是啥模样儿的关中农民竟然也异口同声道“比日本鬼子都凶残哪!”所指正是华阴县政府连同其后盾的渭南市政府。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因为是骑单车考察,时常会遭遇被农民“拦路挡驾喊冤”的事情,这在我走过的十省市里都有发生。因此我认定这种非正常情景已为“常态”。这里就捡几样说说,看看是否能说明点什么。
  2009年9月,我行止陕西南部的毛坝镇,当我在路边歇息的时候被一农妇连拉带扯地叫回到她家,农妇说是有冤案要诉,她认定我是电视台的记者。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胡玉甫老人是河南省原阳县阿乡延州西村人。3月13日早上6点死于北京南郊的航天医院。这个医院我熟悉,给天安门广场流民看病动手术就是在这里。医院不错,为流民治病并无歧视,对待弱势群体的特殊情况还备有专项免费救助基金。可是胡玉甫老人的命运在这里似乎未获青睐。老人是上月13日死的,至今整整30天了仍然在太平间里“搁着”。胡玉甫生前所在地政府告诉他的家人:拿20000元来缴清垫付费用就可以拿走尸体入殓。胡家后人理解的是政府垫付了死者死前“一段特殊时期”他们所付费用和死前抢救以及死后停尸等等相关费用。胡家人认为这个不合理,死者临死前两月里人身并无自由,一切均在政府管控之下,而期间得病又得不到治疗,最终导致死亡,这个费用应该由政府支付。
  究竟该谁付这钱?胡玉甫老人死前又发生了什么?这该从头说来。
  胡玉甫年已八十。之前来北京上访遭到新乡市原阳县驻京办负责人警告“不许去信访局”。老人和媳妇张新粉2011年10月来几次赴京均被扣押。第三次进京老人直接去了天安门。儿媳妇张新粉仍抱一线希望去了信访局。胡玉甫被原阳驻京办抓回一个叫做南天津庄的地方,属丰台区,关押在私人开办的黑监狱里。张新粉接到驻京办负责人,同时也是原阳县信访局副局长的路均田电话,叫他去南天津庄照顾胡玉甫。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信“访民”这名词环球唯中国独有(政府够荣光的啦)。做为被访民自称为“中华第57族”的上访人群已经成为一个专用词汇,或者说是“典故”,一种社会现象,我们不得不对其加以研究,而非屏蔽、信息封锁以至视而不见。在此我愿奉献我的一点亲历和见闻。
  最早出现上访的现象应该是在哪一年呢?通常认为是在“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的那些年,时间是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即1978年底。也就是那一年,我家老爷子被“解放”后赴京任职,我因此也有了一年一次的探亲时间。赴京探亲按说是好事,见亲人,见北京,这在外地人来说,巨大的好奇感、新鲜感,以及开开眼的愿望十分强烈。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胡耀邦像      胡耀邦身边的人说起谁谁谁有了男女关系问题,表情严峻。胡耀邦说:哦,男女本来就有关系嘛!
  胡耀邦有一次自顾自主张,和秘书发生了争执。之后秘书对胡耀邦说:你应该尊重你身边人的感受。后来那些认为受了委屈的身边人接受了胡耀邦主动前来的道歉。
  1965年胡耀邦到陕西主持工作时,选择当地人做秘书。地方领导原本“推荐”林牧是为了着重强调这个人成分不太好,是鉴于林牧的才华担心他被中选。没有想到的是胡耀邦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招人嫉妒的人嘛大概有点本事。后来林牧就成了胡耀邦在陕实施超前改革的得力助手。
  那些年,陕西一时间形成刘胡斗争两阵,干部自觉站队。改革与保守之争,左与右之争十分激烈。那场暗战整整延续到一代人逐渐离世,历时十多年。而后人们这么一琢磨,发现凡是反对过胡耀邦的人却逐步被胡“任人唯贤”。而看似与胡站一个阵营者却似乎没有谁获得胡耀邦的庇荫。而这些曾经和胡站一起者至今不计得失,谈起胡耀邦只有一个“好”字,以至于尊偶像而待之!
  2007年编撰《日月昭昭——林牧口述》时我记下了许多如上故事。那除了令我终生受益之精神外。还有强烈愿望推荐更广大去读读胡耀邦。今逢胡耀邦逝世23周年纪念日。我特别将我独家掌握的,由学者周勍当年拍摄的十多盘林牧口述实录,用影视方式整理,首次公诸于世。
  今天发布的是第一集。请观看。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一,一行几人和杨佳母聚餐。
  说起我07年只身骑车跑五省,做的是田野考察。那日翻灵山,走出了是非城北京,进入河北境界。杨母忽然说:我想去,走灵山,走佳佳的路……
  在坐者难免一番唏嘘,应诺帮助联系佳佳的驴友。你们可要和我们打个招呼呀(13466717175)。
  想起那夜,杨母心情不好,我赶到时不合时宜地抢拍了那一张后来流传广泛的照片,遭到杨母呵斥。我自然心底为难,心想一些事情需要记录,一些心情需要宣泄,更一些事情需要滤清……后来我就几番私下里看那幁曝光明显不足的照片……现在我仍旧不愿提起那照,尽管杨母心境已是平缓,想想再提旧时,难免堵心。
  想起我的相关文字在网端早被删除一净,为此耿耿于怀。清明那日往佳佳墓前祭扫一篇记录的删除可憎尤甚。因此一致鼓励杨母行使公民至高无上之权利,写你自己,话天下人事,凛然无惧。
  杨母曰:我的心情完全走出困惑。
  我则理解:杨母完成了入世→处世→出世。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春夏之交的北京城有诸多天象幻变。
  今天“便宜坊”里最好的佐餐是——人民的心!由此想起“人心所向”那词儿。

  杨母委托向所有关心她的朋友致以敬意!


和杨佳母集体照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