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惊人的图画出现在三十号庭审之后,不知哪家媒体再次抓取到杨达才的著名笑脸。这让SONY相机的笑脸扑捉强烈贬值。不论如何,这是网民们的狂欢,不如此报道,不足以让官人记起其实小谣们很作怪,很给力。没有小谣,哪有达才?据说已经有人开始从医学的角度分析杨达才格式的笑。
  惊人的说法同样出现在三十号庭审以后,眼看着那些耀武扬威扛着大牌进去的CCAV,又四平八稳地端出来些权威论定,你就气不打一处来。庭审后接连几天,官媒就只有那几个关键词转圈圈“1177元”啦,“老婆原是银行的”啦,“永安公司给了只黑塑料袋”啦,“庭审进行很顺利”啦……严重缺失的其实是“手表”与“微笑”。不是么,草民永远只是为人做嫁衣。之后你不信还会听到伟大的什么有着天然伟大的自律精神,永远站在道德制高点,污点总在一小撮混进队伍里的什么什么,叫曾经的老同志们情何以堪情何以堪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
  薄熙来案审缺失了什么,民间知道官不知;杨达才案亦是清醒在民间。在权威来看“杨氏不合时宜微笑”和“杨氏手表门”永远不是案件的主流,我的娘啊,什么时候都在讲主旋律呐!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1(1)  三十号对杨达才的庭审可真是送上我门的事情,叫我不想去都得去。

早上不到八点,我便带齐全部摄像器材,步行前往法院。因为就在家门上,为了避免现场操作人手不够,我甚至没有把摄像机装箱,直接拎着机器出了门。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虎庙口述历史之八:《口述大概范围》  


1173203_634c31d53c036dd47646fe65e5857d95  1)红色资本家(改革初期西安的工商业态);2)西安人的天籁书屋;3)1949年前后的开国元勋子女们;4)由文革西安众生相窥视国人;5)红色广场上的慈善大业;6)和访民一起的五年;7)单车骑出家天下;8)做毛泽东少年劳工的一千个日日夜夜;9)我是刘斓涛的麻花兵;10)我身边的女人们……【整理者按9:每一个都是极好的话题,可以从一个个人的经历中窥见一个时代被遮蔽的真实。】 

 

老虎庙口述历史之九:《木樨地22号楼与天籁书屋》 

 

说起口述又想起一段往事。我家在北京住木樨地22号楼,这是北京任人皆知的一座知名楼宇,位于西长安街木樨地地铁站南出口。记得父母住那的时候,同楼居住的还有王光美、侯宝林、丁玲、萧三、贺敬之等各界老名人,也可以看出他们共有一个特点:都是文革后复辟回城的牛鬼蛇神。也有像李瑞山、侯宗斌、陈永贵、姚雪垠这样的文革得势人物。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767  最近没闲着,除了剪一条关于大学生艾滋病感染者田喜的纪录片外,正应一些朋友之邀在写一种叫做《老虎庙口述历史》的东西(全部下来20多万字)。其内容跨度极大(1966-2013),涉及范围极宽。算是历史的花边吧。

这里来向关心我的朋友们问个安,顺便告知我还在。

特别挑几段《口述》发在下面——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公式
 
  六十岁,在中国人眼里算是人生轮回一遭,曰“甲子”。距离这个日子我是可以掰着指头数的,只差几天……
  在这个年岁上,我想我该是有资格写点什么人生感悟类的东西了吧,即便这个感悟不具普遍意义,大抵只做一种完整它也多少有了必要。因为这是一个人用两万多个日夜磨出来的。
  年少时,喜格言,日子一久,却发现那些格言多有相克,我是说对待一件事物的见解,格言总是会相互背反却又各自看起来似乎真理。这就给我的懵懂初世横加多许困惑:究竟谁是正确?结论没有,但可以确定,那是我由小人走向大人的必定一步。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66  
  和老瞿认识是在前朝。之所以强调这个是因为老瞿的事,准确讲是他所在的原国企甘肃盐锅峡化工厂四千余破产待安置职工的事直接关联前朝。我们又是2009年相识。在跨过年来的2013年里中国的事情已经是十八大后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在执掌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称呼现在的班子叫做“在朝”,但不管在朝还是在野,朝野当属一事儿。就连处理问题的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相像。
  在前朝,老瞿和厂职工向省上乃至中央反映问题,得到时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的电话询问以及“情况转达”,然而转达至省上的“情况反映”却如石沉大海……之后,老瞿和厂职工们变着花样地连续写了十八封信给省上,省上置之不理。当电话过去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们向有关方面了解过”。了解过却不做处理,并且没有给老瞿他们任何知告。老爷架子何其之大!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反映三线学生现实生活的长纪录片《在历史这边》拍摄已经八个多月。此间有网友时时有过问拍摄进度,下面就说说这个。
  自从去年9月5日在西安举行开机仪式后,拍摄工作虽断续进行,但一直未停。这在摄制组偶尔推出的工作花絮(视频)中可略见一斑:《在历史这边》今日在西安举行开机宴第二次剧务会议剧组接受道具相机满足一个老鬼的梦想摄制组赴紫阳途中列车内遭遇不明烟气墓场备用片场第一天花絮:收工别了
紫阳
听一位山民对修路学生的回忆……、拍摄一日(图说)、最长失忆记录:《在历史》拍摄花絮拍摄手记:除夕……
  截止今天,相关片中人物高流恩部分的素材主要部分已经基本完成,尚有需要补拍的将持续进行。
  实在不幸的是片中第二个人物赖杜在即将开始拍摄的时刻,被医生查出糖尿病。赖杜无奈给我电话。我知道此前他正日日监守在病中卧榻的老父亲身边,如今自己再这么一倒,那可如何是好呢?我已经顾不得拍摄事宜,因为赖杜首先是我生死患难一场的朋友,拍摄的事情能有那么重要?
  赖杜将于5月2日住院。五一期间我们多次电话沟通,除了说病,也多次涉及拍摄之事。好在我们终于达成共识:赖杜的住院,不啻为三线学生的现实生活写照,这个意外和正在发生的事件过程恰恰是纪录片拍摄的核心要素。我对赖杜说“好了,我们不用摆拍了,一切现成!”赖杜大笑。
  5月3日,我用一架SONYE550小型机器开始了对赖杜住院的跟踪……
  特别剪辑一个小片,以告关心《在历史这边》拍摄进度的全国各地的网友。

 

 

 

【备用视频地址】土豆搜狐优酷我乐(56

,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重大转折,无论从个人还是国家来看。也就是自那以后,我们这些一并由文革那个洪荒年代走出的人,粗略分为两类,分别走上了人生不同轨迹。如今这些人等高至政治局者有,普通则依然着布衣百姓。也只有在校友们聚会之时,这些人才似乎有机会共同还原了当年。而伴随着一曲“友谊地久天长”的渐弱,他们又将重新走入已有天壤之别的人生不等……
  多谢互联网,在一次偶然阅读中,我看到了葛岩的回忆文章《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我之思绪顿然游丝般伸展,倒转至四十三年前的一些个日子。
  这个葛岩,七七高考后,又毕业至王朝闻门下。那时候对这些老学者重开收徒也有个说辞“开山弟子”。而葛弟子与我正是自那后再无联系。我则从此炼钢、下海,直至自己发配自己成为自由人类。此前那个时期则是我们思想最为活跃的年代。那个年代也正是日后为中国知识分子所称道和怀念的年代。因为思想的开放,因为经济的市场化演进,更因为人们走出文革禁锢后正跃跃欲试于人性的飞扬,虽然镣铐仍缚在脚。
  我欲在此转发我发现的葛岩的这篇回忆文章。只为它真实地记录了那个时候我和他,和更多的人,以至有名有姓,娓娓道来。而这些人里亦有如今以为国人周知的名姓如王岐山等,更多的则是虽无大名,却多有建树,且以其自身经历足以引发部分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的共鸣,这个我相信,因为我们同属一代。

  《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原文过长,仅做如下链接>>>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壬辰年腊月(23日)流民老徐死了。老徐死了的消息癸巳年的昨天我才得知,是老徐的儿子来京告诉流民总统老王的,老王立刻电话于我。之前我曾六次为流民死亡写祭文,每每完成一篇,我都视作绝笔,却又一次次重复了去写,人死了就写,一个个地死了,就有了一篇篇的祭文。但是为老徐的死而写,还是令我震惊不已。
  我敢说流民老徐一生中最光鲜的两件事情莫过于如下两件。不过首先得给看客要说的是这第一件事情老徐本人是知道的,并且因此老徐着实还奔波了一阵儿,忙是忙点,忙里的那份荣耀,那份面儿(北京话的“面子”),又令老徐喜不自禁。但这要说的第二件令老徐感到光鲜的事情,却是老徐不能完全知道。更多的,以至老徐至死前一段,老徐呀他是肯定不知道的……
  先说第二件:2011年,所谓“茉莉花”后,我开始从北京隐身,安身已居无定所。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经记不清楚克勤在西安的几天里究竟做过几场活动,只是基本记得白天有,晚上有,有时候则上午、下午晚上都有。
  4月10日,我和克勤驱车往返近四百公里去西安西边的蔡家坡,看望42年前参加国防三线铁路建设,如今挣扎在尘肺病死亡线上的两位当年的少年劳工(当年15岁)。回来的路上,克勤竟然坐在车里用手机向北京方面某媒体口授文章。
  如今写上面几行字的时候,我刚刚看完克勤已经在上海参加2013欧莱雅风尚媒体责任行动大奖颁奖典礼的报道。而在典礼上,克勤发起组织的NGO大爱清尘获得唯一金奖。我知道,他的下一步将往江苏,又将马不停蹄地赶往内蒙古,全国各地的“大爱清尘”工作点需要这个……
  克勤保重!

视频说明:下面是克勤在西安期间,我录制的他在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演讲全程。这是关于新闻事业的话题。话题涉及“定州血案”幕后的新闻管制与反管制;涉及山西“毒疫苗事件”内幕调查中的腐败官僚体制。演讲长达三个多小时,我这里做了必要的剪裁后仍然有2:30时的长度。

【备用视频网址】搜狐我乐

 

 

 

视频说明:下面是克勤在西安期间,我录制的他在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演讲全程。这是关于新闻事业的话题。话题涉及“定州血案”幕后的新闻管制与反管制;涉及山西“毒疫苗事件”内幕调查中的腐败官僚体制。演讲长达三个多小时,我这里做了必要的剪裁后仍然有2:30时的长度。

 

【备用视频网址】搜狐我乐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日当天,从全国多个地方赶来西安的23名律师齐聚西安长安区兴教寺,在古寺大和尚宽池和南的主持下举行了为雅安震灾亡灵超度,为雅安民众祈福的盛大法会。
  此前这件事发自网端,发自律师伍雷(李金星),详细情况我暂不明,却知道后来参与其间的都是些勇担风险,不惧艰难的人儿。可惜了我在新浪的微博19日被封,竟全然不知此事。
  21日当天直到晨起时分,我方得知消息,遂立马赴长安,正好赶上为雅安民众祈福法会诵经开始。
  律师们原本是为兴教寺“拆改”风波而聚。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的对于此次政府行为的观察定位:之所以说是“拆改”,全在于传说中的“强拆”尚未见行动。也就是说还没有发生,那么定论“强拆”嫌早。指说强拆,岂不授人以柄。而政府方恰恰就在是与不是,拆与不拆,似拆非拆,佯装拆建上玩着太极推拿。凭经验,但凡火气点燃,民众稍有性烈,那便是拿下你的大好时机。因此我说是“拆”和“改”,这并不影响律师们和民众们对事件制造方的质疑。
  这里可和华山申遗做个比较。

, , ,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月19日,我的十多个博客,一气儿被关闭了5家(搜狐、新浪、凤凰网、和讯、网易),还有一个是新浪的微博。这无疑是一种怪异现象。在这些家博商(BSP)里我曾是他们的座上宾,比如05年获搜狐全球华人博客大赛(最勤奋)大奖,甚至因此获得奖金3000元;在以财金类为著名的和讯网上我的博客曾被选作全国范围商业模式(广告)试点的七个博客写手(BLOGGER)之一,亦获奖金500元;在凤凰网里我是他们的首页常客VIP博主、而在网易更是他们的重要作者时常登上网易的首页(有那么几年)……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行陕北,我是带了大机器的。同时没有忘记永远把小机器也携带身边。大机器装在带拖轮的双肩背包里,小机器直接揣在兜里以防随时只需。我拖着包从满是污水的定边杀羊场走过,去了候老汉在县城里租赁的房户。
  本没有打算就此歇息,因此只在候老汉的房子里坐了吃烟,一根接着一根,以解长途劳顿。万万没想到的是之后我竟在候老汉家坐了差不多一整天。
  我对候老汉说这里不是我的目的地,该去乡里才是。所谓“乡里”就是姬圈村,距离县城八公里,途径全是沙漠。几年来,在那条没有形状的沙漠之路上我来回来去走过十一趟,至今没能识辨清楚。每回来接我的乡亲都似乎凭着嗅觉总能在最后一刻把我领到那十几户散落沙漠中的人家门前。后来我听从了候老汉的安排:电话打下去,民选村长沙启发接了话。候老汉传达沙队长的意思“沙队长说马上上来。”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历史的记忆刻骨铭心,即使遭到居心叵测的一时封锁,也难挡中国民主要求的浩荡潮流。
  2010年三月和四月间发生在福建省福州市的全国网友针对福建三网友“不许说话案”的街头行动令人难忘。转眼三年过去,一些小范围的追思和研讨仍在悄然进行。事件无疑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的实践提供了有益经验。一些相关文化文物遗存的收集和整理,以及当事者的回忆都成为十分宝贵的遗产。
  今天这篇文章正是想给大家介绍事件进行中发生在互联网上的事情——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为绕道陕北去河南太行山区拍摄黑监狱受害人张小玉的遭遇,把崔卫平来陕演讲的视频拖了近半月,现在终于给剪了出来,立刻呈献大家。

zhangshi-da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