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一行几人和杨佳母聚餐。
  说起我07年只身骑车跑五省,做的是田野考察。那日翻灵山,走出了是非城北京,进入河北境界。杨母忽然说:我想去,走灵山,走佳佳的路……
  在坐者难免一番唏嘘,应诺帮助联系佳佳的驴友。你们可要和我们打个招呼呀(13466717175)。
  想起那夜,杨母心情不好,我赶到时不合时宜地抢拍了那一张后来流传广泛的照片,遭到杨母呵斥。我自然心底为难,心想一些事情需要记录,一些心情需要宣泄,更一些事情需要滤清……后来我就几番私下里看那幁曝光明显不足的照片……现在我仍旧不愿提起那照,尽管杨母心境已是平缓,想想再提旧时,难免堵心。
  想起我的相关文字在网端早被删除一净,为此耿耿于怀。清明那日往佳佳墓前祭扫一篇记录的删除可憎尤甚。因此一致鼓励杨母行使公民至高无上之权利,写你自己,话天下人事,凛然无惧。
  杨母曰:我的心情完全走出困惑。
  我则理解:杨母完成了入世→处世→出世。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春夏之交的北京城有诸多天象幻变。
  今天“便宜坊”里最好的佐餐是——人民的心!由此想起“人心所向”那词儿。

  杨母委托向所有关心她的朋友致以敬意!


和杨佳母集体照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