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由家出行,必经奥铁8线至北土城路,后转10线或东或西去向目的。
  8线是大前年为奥运所建,全线仅四站:北土城、奥体中心、奥林匹克公园、森林公园,也就是俗话“三站地”,怕是世界上最短的地铁线路了。路程虽短,却投入的装饰最豪华,不亚于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任何一条地铁线路。奥组委早早就宣传“给世界展示一个新北京,给世界展示一个新中国”。目的很明确,尽管嘴上不承认,其实就是认定奥运是最大的政治。
  同样,由于工业管理水平和法制的不健全,单凭一腔热血加一派豪言壮语并未能给奥组委以遂愿,在长达七年的施工过程中出现了许多人为问题,导致施工成本超出预算,最后不得不以“廉洁办奥运、节俭办奥运”做了个掩饰,大幅度缩水场馆原设计。国家统计局审计署在2009年的审计结果中承认奥运投入比预算增加8亿元,支出将达到193.43亿元。审计报告对此轻描淡写“较预算略有增加”,紧接着又强调收支结余将超过10亿元。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访问甘粹老人在我是第二次。
  前次是为严正学所塑林昭、张志新像落成典礼,我见到了甘粹,接着也不讲究环境,为那难得之机,我邀请甘老直接在餐厅一角做了采访……(这个视频可在这里看到
  记得分手时,甘老邀请我去他家再谈,并且叮嘱我来前打个电话,他好在家等我。在我感觉,老人的谈话不但是为这场典礼在他义不容辞,更似乎对林昭的话题他还有许多要说。我立刻应允老人。却不想世事忙碌,一转眼就过去十个月!我为此深感内疚,在一位老人,尤其是在他,那一段和林昭的际遇史事则每分每秒都在离我们远去、远去。
  去甘老家前,我就采访的准备工作特地电话朱毅。话题定位在林昭致《人民日报》编辑部"14万言书"中的一段"蹊跷"。之所以说"蹊跷",是为了仅仅因此,就使得这部"14万言书"至今流传在世的只有电子文本通过网传,而无任何正式印本。看过林昭的"14万言书"的人里表示过重要意见的有两人,一是甘粹,二是林昭的堂舅许觉民(笔名:洁民)。前者意见认为林昭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显然处于一种非常状态,对这几段文字只可超脱了去解,不可当实。后者则认为林昭所写即是生活中的事实。在如上情况下,若是出版,前者甘粹主张有此几段尚未搞清,似有不妥。后者许觉民意思那就删除这些段落。甘粹认为删除其又违反原作的真实和完整。甘粹将此意见及原告复印件寄给定居美国的许觉民,之后许觉民不再提及此事,似不置可否。就此,林昭"14万言书"搁置下来,至今未能正式出版。至于林昭在狱中部分用鲜血写成此书其真迹,已由林昭的妹妹彭令范定居美国后交由美国某大学图书馆收藏。彭令范是在文革后定居美国,林昭的母亲则在林昭被枪决后两年内精神状况极差,后暴死上海街头,死因至今不明。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内陆西安本月20日又传爆炸消息:民众宅子被强征,补偿不公当街自焚抗议身亡。
   得消息后第二日笔者办事途径自焚事发地:西安市柏树林街附近的兴隆巷。见夜半时分街头仍人来人往驻足观望。
   死者家属、同学等纷纷送花圈到现场—— 一座已经完工正在装修的三层商铺门前。笔者见该建筑样式豪华,登陆高阶至门,合金铝门框已经安装完毕,只差上门。却见死者灵堂堵在门前。花圈亦一字排开。有死者弟弟送的,有同学送的。还有附近居民所送。灵堂是死者生前巨幅照片(见下图一)。路过民众纷纷驻足拍照摄像。
  和附近居民了解中,得知死者生前刚刚倾其毕生积攒钱财购得盖楼地基处原先旧宅。未曾想刚买到手的房屋即遭遇政府规划,开发商强拆,而事先商定对被拆迁户补偿不遂其愿。商议不成,遂当街自焚抗议,人亦当场死亡。
  自焚地位于西安市碑林博物馆斜对面,是中外人士频繁往来参观之地。相信政府为保其面子,为求社会表象稳定,不出今夜就将采取收缴花圈移走灵堂等措施。现场观看者议论纷纷,为其死者家属担忧。 

 

以上为现场据称知情者提供,供参考。
稍后微博有进一步信息提供:
其一:@宜琛0825 救救我家人,西安市的领导给媒体打电话不让曝光!市建设局的刘姓领导!有很硬的后台,找黑社会,打人跟踪我家人!要我爸爸给他十万好处费!救救爸!他在急救!很危险!救救我家人(来自新浪微博)
其二:@王爱国管你呢:自焚?您用脚趾头随便想了下,就敢在微博上说,您真成!!!
其三:[#网友即使报#] 今天西安发生一起自焚事件。据自焚者女儿@宜琛0825 说:文昌门里碑林对面停车场开业,为了验收合格要给我家门面房封墙,要不就给他们建设局刘科长10万。他们跟踪我家人,半夜恐吓电话,今早还找黑社会打人,强拆我家门面,导致我爸爸这样。现在我爸在西京医院抢救,希望能得到帮助。

目前微博众说纷纭,以上新闻碎片供参考并将继续补充……

 

1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记录我和周曙光(目前居住台北)的大陆纪录片《High Tech, Low Life》今日十点(北京时间)在美国翠贝卡电影节首映!
  这是美国导演史蒂夫历时五年往返大陆、台湾以及中国大陆南北方,深入沙漠草原,西部农村等地跟踪我所拍摄成果。影片记录了我和周曙光两位被社会称之为“公民记者”的人的生活和工作情况。这里展示的只是该片的片花,希望早日提供大家看到全片。

相关链接 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1890785039/high-tech-low-life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年6月12日凌晨2时,约三百名由警察和特警组成的队伍摸黑进入华山脚下的荆房村,警察们是用四十辆警车载来的……

  上面一段话是我去年的最后几天里写过的一篇文章的开头,后来就发生了被华阴县村民们称之为血案的“6.12”由政府带队大举强拆村民祖屋的事件。
  华阴位之华山北,东去不远即潼关。潼关则是日本人最终未能打进西北的战略隘口。可怜在六十多年后,这些祖辈生养于华阴,从没有见过日本人是啥模样儿的关中农民竟然也异口同声道“比日本鬼子都凶残哪!”所指正是华阴县政府连同其后盾的渭南市政府。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因为是骑单车考察,时常会遭遇被农民“拦路挡驾喊冤”的事情,这在我走过的十省市里都有发生。因此我认定这种非正常情景已为“常态”。这里就捡几样说说,看看是否能说明点什么。
  2009年9月,我行止陕西南部的毛坝镇,当我在路边歇息的时候被一农妇连拉带扯地叫回到她家,农妇说是有冤案要诉,她认定我是电视台的记者。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胡玉甫老人是河南省原阳县阿乡延州西村人。3月13日早上6点死于北京南郊的航天医院。这个医院我熟悉,给天安门广场流民看病动手术就是在这里。医院不错,为流民治病并无歧视,对待弱势群体的特殊情况还备有专项免费救助基金。可是胡玉甫老人的命运在这里似乎未获青睐。老人是上月13日死的,至今整整30天了仍然在太平间里“搁着”。胡玉甫生前所在地政府告诉他的家人:拿20000元来缴清垫付费用就可以拿走尸体入殓。胡家后人理解的是政府垫付了死者死前“一段特殊时期”他们所付费用和死前抢救以及死后停尸等等相关费用。胡家人认为这个不合理,死者临死前两月里人身并无自由,一切均在政府管控之下,而期间得病又得不到治疗,最终导致死亡,这个费用应该由政府支付。
  究竟该谁付这钱?胡玉甫老人死前又发生了什么?这该从头说来。
  胡玉甫年已八十。之前来北京上访遭到新乡市原阳县驻京办负责人警告“不许去信访局”。老人和媳妇张新粉2011年10月来几次赴京均被扣押。第三次进京老人直接去了天安门。儿媳妇张新粉仍抱一线希望去了信访局。胡玉甫被原阳驻京办抓回一个叫做南天津庄的地方,属丰台区,关押在私人开办的黑监狱里。张新粉接到驻京办负责人,同时也是原阳县信访局副局长的路均田电话,叫他去南天津庄照顾胡玉甫。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信“访民”这名词环球唯中国独有(政府够荣光的啦)。做为被访民自称为“中华第57族”的上访人群已经成为一个专用词汇,或者说是“典故”,一种社会现象,我们不得不对其加以研究,而非屏蔽、信息封锁以至视而不见。在此我愿奉献我的一点亲历和见闻。
  最早出现上访的现象应该是在哪一年呢?通常认为是在“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的那些年,时间是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即1978年底。也就是那一年,我家老爷子被“解放”后赴京任职,我因此也有了一年一次的探亲时间。赴京探亲按说是好事,见亲人,见北京,这在外地人来说,巨大的好奇感、新鲜感,以及开开眼的愿望十分强烈。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胡耀邦像      胡耀邦身边的人说起谁谁谁有了男女关系问题,表情严峻。胡耀邦说:哦,男女本来就有关系嘛!
  胡耀邦有一次自顾自主张,和秘书发生了争执。之后秘书对胡耀邦说:你应该尊重你身边人的感受。后来那些认为受了委屈的身边人接受了胡耀邦主动前来的道歉。
  1965年胡耀邦到陕西主持工作时,选择当地人做秘书。地方领导原本“推荐”林牧是为了着重强调这个人成分不太好,是鉴于林牧的才华担心他被中选。没有想到的是胡耀邦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招人嫉妒的人嘛大概有点本事。后来林牧就成了胡耀邦在陕实施超前改革的得力助手。
  那些年,陕西一时间形成刘胡斗争两阵,干部自觉站队。改革与保守之争,左与右之争十分激烈。那场暗战整整延续到一代人逐渐离世,历时十多年。而后人们这么一琢磨,发现凡是反对过胡耀邦的人却逐步被胡“任人唯贤”。而看似与胡站一个阵营者却似乎没有谁获得胡耀邦的庇荫。而这些曾经和胡站一起者至今不计得失,谈起胡耀邦只有一个“好”字,以至于尊偶像而待之!
  2007年编撰《日月昭昭——林牧口述》时我记下了许多如上故事。那除了令我终生受益之精神外。还有强烈愿望推荐更广大去读读胡耀邦。今逢胡耀邦逝世23周年纪念日。我特别将我独家掌握的,由学者周勍当年拍摄的十多盘林牧口述实录,用影视方式整理,首次公诸于世。
  今天发布的是第一集。请观看。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