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5062347cxcd41bba739b2&690    在刚刚过去的西安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的六天里,一直试图搞清楚一个问题:怎样读懂行为艺术?现在看来这是徒劳的。在我试图得到参会的艺术家们的解释时,得到的却是自相矛盾,各执一词。我想权且把它当做学术意见的不统一吧,也只有如此才让我的内心纠结得以使然。
  艺术节上有一出“戏”是由西安的六位行为艺术家集体完成。之所以称“戏”,因为给我带来强烈印象的是作品中尚可轻松“看懂”的环节。尽管艺术家们不会承认“我的看懂”。因为“懂”是两厢间的沟通,在行为艺术作品中观众却是永远不能准确感知艺术家的所想,而艺术家自认为行为艺术是不可以做所谓作品之外的诠释的。因此观众就只有各自认知,而这样的认知是被艺术家们赞许的,甚至这种认知被艺术家们认为是其自我作品的成功。因为行为艺术的一个重要因素正在于观者的参与和互动。感受的不同则在次要。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062347cxcd1c87ccc1b7&690    波里斯·涅斯洛尼是位德国老头儿,他的表演充满激情以及声与动的震撼。
  在西安举办的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上,我单独采访过波里斯·涅斯洛尼。我的问题是:除了行为艺术作品中常见的静、慢、和动作设计的反复以外,您的作品似乎又多了许多发声,比如令人撕心裂肺的吼;多了许多沉静中又动如脱兔的猛烈,这些都令现场观众深感震撼。同时它也似乎形成了您的作品的有别他人的风格。意外的是波里斯·涅斯洛尼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的另外一个问题“您的作品在架构上似乎都存在着一个‘序列’的印象,比如按照编年去叙述或者是对一个个逝者的回忆和表现。”做了回答:我的作品没有你所说刻意的架构,你看到的只是偶合。
  我想我问波里斯·涅斯洛尼的第一个问题已经得到回答。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总是充满激情和想象的无限,您可以认为激情是永恒的吗?您可以认为想象的空间是有限的吗?不能。
  我非常喜欢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尽管看到的不多,尤其是在我这个尚站在行为艺术认识的大门之外的人来说,我是说我依然在用传统美学观赏眼前的一切。也因此肯定有了限制。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062347cxcd082bf3fa76%26690    我的几位朋友一直在从事行为艺术的创作实践。我因此几年前就开始记述和关注他们的艺术活动。尽管如此,在我周围更多的朋友中间有更多的问题则是“什么是行为艺术?”而且这个问题始终不得结论,艺术家谈艺术家的,大家不懂的则可以永远不懂,听了也白听。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行为艺术”在近年里忽然成了大众“耳熟能详”并且随口就说“就做”的词汇。谁都知道“行为艺术”,却谁也解释不清“行为艺术”。于是乎,“行为艺术”甚或致力于“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们一边是有了众口一词的被评价:“怪人”“神经病”“变态一族”等等,又一边被人随处用作所谓“行为艺术”手段去做了商业促销,做了庆典开幕,做了网络搞笑,甚或成了维权的手段。以至对行为艺术一个重要元素的“人体”表现多报以色情与淫秽的认为。这实在是行为艺术在中国的不幸!
  2012年10月18日在中国西安举办了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来自国内国外约三十余名艺术家在短短六天里,到西安各大学府举办了多场讲座,四场作品展示。然而,直到他们离开西安,留给西安的唯一问题仍然是“行为艺术是什么?”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3502599241        难以置信:广场流民老尹也死了。这样,流民公房里死于“冻”“病”者有史来达到六人。这六个人是老尹(山东潍坊籍)、老赵(名不详/山东籍)、安庆顺(内蒙籍)、张志新(北京知青)、小李子(名不详/东北人)、王文忠(河北涞水籍)。
  有许多网友还记得老尹。有一年,我做了一段录音,是老尹自己讲述在西客站捡瓶子的时候被他人追杀,遭腹部连捅两刀厄运的过程。老尹的录音山东调太过纯正,我无法听懂,后来通过网络发布,有不认识的网友代为翻译,才让我们知道了那个血腥故事……
  老尹生人与1958年,戴过红领巾,唱过“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老尹成年后,遇京九铁路征地,后独守薄地为生难以维系,再后来外出打工,受伤残无人雇佣,遂流落街头,直至长途往天安门广场拾荒为生。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说这么件事:大约是在北京29届奥运会前后,国务委员唐家璇在上海召开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谈及涉台话题,有台湾女记问唐,其中说到过一个字眼“中共”。唐家璇忽然莫名其妙发火,对“中共”这样的词语唐似乎特别敏感,唐首先对该记者发难。原话已隔年久远,只记得大概的意思是“有人仍在使用充斥敌意的‘中共’二字”唐很愤怒。原本一个中性指称,让唐家璇如此点拨,还真的令我想到了大陆电影中的确时常出现只有“国民党匪帮”才老挂嘴上的“中共”如何如何。不过,唐的如此刻薄阐释似乎更是罕见!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0截图20121001075925339    我看过李琛的一部纪录片作品,其他还只是见目录不见映画,实在是囿于中日两国的局限,尤其是在当今,文化的流通似乎进入冰点。
  我看到的这一步作品中文名字叫《松四爷的奥运年》,作品大概完成于2008年(见下面所附视频在线)。
  松四爷是经典的北京胡同串子形象,他不和混混们混同,他仍然是依靠自我劳动谋生,并且非常努力。只不同的是地域人文造就了他的另类,包括举止言行,着衣打扮。这在作品将结束时,松四爷在东奔西突地打拼,最终撞了南墙的情况下,把自己的车子停靠在鼓楼下的胡同口上,车上装载了那个体现八旗弟子全套风貌的鸟笼、彩旗儿、铜铃儿和织锦缎面座椅。他的人则是着卷白边袖口的黑色大衫,颇有点尼泊尔色彩的毡呢礼帽。蹬老头布鞋,裹白袜,眼前架着永不“凋零”的墨镜。松四爷却似有说不尽的苦衷在那眼底,那颜面堪称绝佳表演。我因此不理解李琛的这段镜头是着意要求的呢还是松四爷的天分使然。不管怎样,它都非常成功!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