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钱云会出事的时候,我和刘晓原正在甘肃永靖回族自治州的山里对盐锅峡化工厂进行调查,时值元旦。
  盐化厂维权领袖瞿明学关键时刻患病躺倒,等我们赶到老瞿位于刘家峡市的家里,见老瞿已被二下病危。盐化厂近五千名国企职工在一场企业政策性破产背景下被抛向社会已有一年半,职工们竟然在被蒙骗一年半后才偶尔截获消息,得知皇帝已经不要这个女儿了。按说省上为此划拨四千多万安置费也算是有所作为。却不想这几千万救命钱是交给了一家“中介公司”,名曰管理善后,实质上试图在救命钱里再做利润图谋。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这是一个大家熟悉的故事:从前,西北政法大学老校区有过一座雕塑,一部宪法上有一只地球。后来被网络盛传“宪法顶个球”,其寓意不言自明。后来迫于舆声,校方去掉了那只宪法上的球,网络遂哗然“宪法不顶球了”一时风传。瞧倒霉催的,后来校方干脆推翻雕塑。现在于原地重新塑起的雕塑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女郎,左手捧宪法,右手持利剑,女性胸部特征突出……想必如此无可挑剔,却从此“二奶要复仇”又不胫而走。
  也就是这座雕塑的后边,坐落着西北政法大学的行政主楼。这是一座灰色建筑,尽管被重新装修,但仍然看的出它的历史痕迹,尤其是走在楼里阶梯上的时候,它的装饰和风格依然看得出上世纪五十年代色彩。
  政法大学的年轻副教授谌洪果办公室就设在这座行政楼中。谌洪果于今年初发起“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项目。我为此进去过那座灰楼。
  第一次见谌洪果,我就憋不住给他讲了一个关于这座楼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在我走进那座灰楼的刹那间闯进了我的脑海……四十五年前,我在距离这所大学不远的一个小学读书。正值文革武斗期间,打砸抢盛行。作为我们这些只有13岁的男孩子来说,参与大人的革命尚且嫌早。但学校早已停课,父母又被关“牛棚”。我们这些闲不住的男孩子就借着革命的动荡,去各个大学偷书玩儿。作为13岁的孩子阅读的习惯还不算自觉,只是那些丰富多彩的书籍内容以及各种好玩的教具强烈地吸引了我。那时候西安南郊有几个“书霸”,号称藏书最多。最厉害的一个是西北局的一个初中生,据说藏书五十万,并且在乡下设了一座秘密图书馆。我的“藏书”没有那么多,更多时候,我是找一学校,翻窗入室,然后呆在里面一整天,到晚上天黑才悄悄翻出,却很少带书出来。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    据说关于笑蜀的段子很多。
  张鸣写到过一条:笑蜀吃药,然后发现药瓶子上写着“摇匀后服用”5个字,于是就拼命地摇晃脑袋。
  这个的确好笑,当然你也可以把它认作幽默。
  笑蜀走上政法大学讲坛的第一句话是说“不好意思,我生病了,嗓子嘶哑,感冒……”
  我在镜头里边看着笑蜀尴尬地解释,知道接下来的他,兴许就要吃药,要喝水,然后郑重其事地“摇匀”他那颗装着药的脑袋……
  笑蜀没有干那事儿,而是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顶着那颗装着药的脑袋,义正词严,钢骨烈胆地慷慨演讲,全然不能看出有病!
  2012年12月3日,笑蜀在西北政法大学发表演讲《公民社会与法制建设》。
  到场的除了数百号学子外,有来自社会的作家、记者以及诸多好学人士。
  下面是本工作室现场录制的纪录片。包含了笑蜀的主题发言和主持人,政法大学青年教授谌洪果的点评。互动部分将在下一部同名视频(续)里发布。

【选择最快链接】搜狐 优酷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得知莫言获诺奖的那天,我只在微博里发了一句话“@北京老虎庙:这黑夜我只想到了那把空椅子……”之后我不再言声,直到今天。
  原《南都周刊》记者杨猛在本期《阳光时务周刊》刊发大稿《莫言的魔幻东北乡》——顺便得说杨猛这篇稿子写得清新,富韵味儿,正契合用文学写文学家的意思——是我读杨猛文字里最喜欢的一篇。
  我之所以迟迟对热点话题不做言表,实在是我尚无法迅速辨清“时务”。但愿别被认为是观风向下菜碟儿的意思。
  我对杨猛说,我和莫言有过谈话,在场还有史铁生夫妇,那是零五年的事情,是在北京现代文学馆我们四人聚餐中……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还是想重复我的一句老话:对待目前的新旧交替,你可以期望,但不能寄托。前者只在黎民于窒息中有所喘息,但不证明你可以全身委托。
  从近期一些迹象来看,通过微博,乃至其他途径对之前痼疾的揭露似乎有摧枯拉朽之势,但对以往的依恋和政治智慧的缺失令旧制度依然顽固。我因此忽然明白草根仅仅只在发怒,因为草根,因而局限。
  新的工作目标纷至沓来,经济工作会议开到通宵达旦。与此时,有不可告人的资金流悄然加速度流动,去向不明,行为狐疑,行动却一刻未曾减缓,这事情叫上头很头疼。
  那个叫什么什么“庄”的地方,忽而一天里释放数万禁民,却转而有新人批量转入。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人民日报》的字里行间能够揣摩出中央的政治风向,猜度官员宦途的兴衰以及今后一阶段党的中心工作目标,从而校对跟进计划,这盘小菜儿不可低看,是关乎人生前程,运命兴衰,乃至婚姻、金钱的圆满;从上级的报告里摘取关键词,总结出某个一,某一个二,某一个中心,某一个要或不要,从而显示出迅速融汇贯通的口舌本领。成为官场通途的重要秘籍。这是和省委直属机关子女们接触而产生的强烈印象。虽然还只是些孩子,却已把父母的那套活儿玩到精致……
  官员们只看上级的眼色行事,法律则悄悄漏出指缝。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年开始制作大型音画系列演讲录《努力走向公民社会》,期间包含了艾晓明(中山大学教授)、崔卫平(北影教授)、徐友渔(学者)、艾未未(艺术家)、夏业良(北大教授)这样的学者、艺术家、教授等共42人,44集。一时间该片风靡中国大地。后来在我单车行走长江以北各省的时候见到许多年轻朋友,他们几乎都是以此片与我相识“一直在期待你新的系列演讲录……”,令我感动!2010年,我在上海和北京两地又连续采访了沙叶新(上海人艺院长)、程巢父(上海人艺编剧)、何方(张闻天秘书)、刘锡伟(精神病学家)、杜光(中央党校教授)等。
  采访这些人来共同组成一个人物阵列,前者如年轻学者,后者如前辈民主志士,是我后来闲暇时的体会,是逐步认识到的。尤其是在与老一辈们的谈话中,使我真实地认识到了公民社会ABC。在采访程巢父老先生的时候,他拿出十几本精心搜藏的民国时期公民课本为我展示。我得知他正在一本本一页页地复印、装订,然后寄给他所认为需要的人。告别上海,离开程巢父老人已经两年,而这两年里我的邮箱里一直不曾间断过他的“来函”,那实际上是一封封各种文钞,民主檄文。我知道程巢父以八十高龄是很难操作电脑的,可由他寄给我的如此邮件三天一封,两天一封,竟然一直未断。
  在采访何方老人的时候,他对我和崔卫平一字一句地介绍他们小时候是如何学习公民课读,如何学习开会、学习举手发言、学习表决、学习如何公平效率。也是在和这些老人交谈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努力做好公民的点点滴滴和公民守则ABC。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source_36275_1355274052z  【“独行侠”是谁】1953年生人,本名张世和,网名老虎庙。公民记者,纪录片编导。2004年11月7日,老虎庙目睹并报道了北京最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发生的杀人事件,被中国网络评论家keso评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2007年万里单车行,写出了中国底层的艰难困苦,途中有关方面特别发文禁发他的消息。他关心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流民,兴建流民公房。关注兴建奥运场馆的民工艰难生存,写出了太平繁华背后的真相。在博客大巴、搜狐、网易、凤凰、和讯、新浪、博客中国、1510部落均设有博客,通用博客名:24小时在线博客。

【“独行侠”自述】我去国内一些地方,总有朋友问我‚最近在哪里,还在骑车吗?网端则有朋友直接称呼我是“独行侠”、“游侠”‛等。
  的确这些年我是跑了些地方,而且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单车。2009年国庆前,我从湖北襄阳出发,经鄂、陕、川三省抵重庆。当我风尘仆仆地站在重庆市中心的解放碑下时,围观人群里有人问我:你是为支持北京奥运会骑车征集签名的吧!听此话我当即火冒三丈。干他所说那事情的人这些年的确不少,但又怎能是我呢?在我出行前所写“此行目的”里明确道:此行我是要观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如何在重庆全面复辟的。言辞极其尖利,很多人不同意,现在看来则具前瞻。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反映少年劳工晚年生活境遇的档案馆式纪录片《生死存档》第一集中纪录的主人公叫李宝平。李宝平15岁时被征召往三线铁路工程。在工程中,李宝平担任爆破手。三年后,李宝平退场返城,再后来做了一名工人。李宝平的地位在那个时刻被无限放大,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能不被誉为是这个国度里的“领导阶级”。而后尤其的是李宝平加入了共产党,这使他有资格在我们的镜头前说“我也是有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
  与其舆论上在此国度永占至高名份来比,这个老党员目前的生活状况却似乎显出些无奈。这里的为什么他看来不能明白,这也是很多工人阶级先进分子们也不能明白的问题。李宝平常年卧床,对氧气机很依赖。他面对镜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准备自己走维权的路……”;而他面对镜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还是希望政府能拿出实事求是的态度,为大多数生活在贫困线的困难群体,独特的群体拿出一些办法来解决他们的生活疾病问题……对给国家做出了贡献的人,不要让他们过去流了血,现在流着泪,在贫困线上生死线上做垂死挣扎……”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当我们赶到蔡家坡拍摄三线学生,风枪手班长刘秦岭的时候,刘秦岭刚从医院抢救返回。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刘秦岭数次提到“我现在是按照天天活呢”“现在是最后的时刻了”“活得已经很没有意思了”“把我家里人连累了,没有想到最后落个这下场……”。尤其震撼的是刘秦岭在我们采访结束临走时,说了一句“我现在都是重点‘维稳’对象呢!”所有在场人听罢,一片默然。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想把这话的意思改装一下放到这里。在“最后的时刻”,并非劝善,而是终于敢吐真言。
  刘秦岭是学生党员,当年在三线施工表现好,后来修路结束被留下培训,培训结束就直接成为学生出身的农村公社干部,在陕西麟游县长烽公社度过了人生青春,任公社团委书记。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