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本这家国企已经在2005年依法破产。之后发生的事情犹如一场大戏,一演就是八年,总也演不到谢幕。这不是戏演得好得不得了,也不是电视连续剧不演它四十五十集就不能算完。而是这戏的出演者实在聪明,总想借着省府的肆仟伍佰万职工安置资金做文章,居心因为不良,戏也就演得曲曲折折,偷偷摸摸……
  这家老国企的破产职工也不闲着,他们为了自己最后的权益奋起斗争,整整八年。这期间上演了无数个没有硝烟的战斗故事,职工代表通过网络联络全国的公知、律师、维权组织;他们发布了不下百万字的说明真相的文章;他们也曾赴京赴省上访,也曾访到中央高层,但事情最终都被地方政府拖延磨平,不了了之。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谓“最近制作的两部视频”是在我近日赴京前后无暇稳定伏案工作情况下赶着剪辑的小东西。都不长,一部十分钟;另一部仅仅七分钟。
  虽然两部片子都短点儿,却深感其短得重要。同时想到今后可以多做如此尝试,即短、平、快。其实这是2007年以来我所一直在做的,现在只是一个高级形式的回归而已。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358807598i     喝酒的时候,总要让狄马唱上那么一曲儿。这是大家的意思,狄马回回不拒,有求必应,叫我真有福啦!
  狄马唱的是陕北民歌,这是他所专长。有的人说听狄马唱,陕北民歌就多了些悲凉。有一次我对狄马说:假如没有那么多的政治化,我们原本可以专心写小说,写自己喜欢的。我见狄马立刻应声,表示同感。忽然,那个类似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名论就冒出在我心。更准确讲,这个话应该这么说:因文艺而政治,还是因政治而文艺。
  其实这个话题很难说清,不是脑子不清,嘴巴不溜,而是政治与文艺关系之下,分支太多,错综复杂。永远难能统一,难能标准。可是就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为天下文艺定调,并且一定七十年……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这些日子,我通过镜头在看和在听这些老头老太太们的倾诉。算下来积累素材也已经有数十小时了。但只有到工作室里整理这些素材,得以回看它们的时候,我才是真正认识了一些东西。
  我时常通过这些镜头里的人物之口听来这么些言语“我后悔了,后悔得咋咋了!”“我们那是不懂事,叫给煽火去的。现在叫我去,打死都不!”“我现在等于是苟延残喘,共产党是谁,躺倒床上几年了,一个也没见来。”……
  我和这些老人是同属四十二年前被征招去往秦巴山中,修建襄渝国防铁路的三线学生。
  2012年年末闯入我镜头里的这位是在一次隧道爆破事故中,一死三伤者其中之一。他的结果是双眼球直接炸出(据现场观察他是眼眶外吊着两只眼球被救出隧道的)。那年我们17岁,未成年,还是孩子!回到城里的他,娶了乡下来的妻子,两人含辛茹苦,20年不歇,靠在车站前摆地摊卖两毛钱一碗的“瞎子面”买回了自己独立人格的一生。他对着我的镜头也有后悔之说。但我尤其听来的是他对这个他眼里的黑暗世界带给他的印象的猛烈抨击和无情批判。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般人看起来,中国版图上稍嫌偏远的西北,西安是一个相对闭塞的城市。不过当你深入其间,融入人群,你就会很快发现事实上这里非常活跃。尤其是在当今互联网时代,资讯传递已经不以距离衡量;和信息的接近不以是否零距来论。一切因地理而优先或是落后的看法已难站脚。
  西安活跃着一批学者,这不愧于这个城市居国内大专院校数量前三之列声名。这也是为什么沿海发达城市学者与这个内陆城市多有学术往来的原由之一。再早这个城市的大学群里流传着“孔雀东南飞”的说法,是指学成者,用武当去发达的沿海和南方。现在这个情况有所变化,学子们开始对本地有了考虑。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八大前后,整个中国社会对这个政党大会表现出强烈关注。我则坚持“可期待,不可寄托”。意指“期待”苦难百姓多少有个喘息瞬间,哪怕短暂;“不可寄托”则意味着它给予我们曾经的希望和失望,一样显得过多。它给予我们的超负荷承重,令我们已难忍受。
  这是中国现今社会的特有现象,你很难说它正常。在民主社会政治里些微的变化乃至规模化转型都在宪政监控之下。而我们则取决于一个党的会议,一个换届和因为换届而更换了的党头儿。这叫我想起毛泽东时代的那个冷笑话:假如毛泽东精神失常,核按钮会不会失控?事实是核按钮还未来得及失控,却有他那屋里的江青失控了,而毛又把和江的恩怨拉扯进了中国政局,后来的事情你知道。
  十八大终于开过了,那个中国社会的普遍期待似该兑现了,而且这个传说中的兑现似乎也初露了点儿端倪。但伴随着运动式的摧枯拉朽的反腐行动,它带给我们更多的却是欣喜和隐忧双重感受。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拍摄G已有仨月,跟着G形影不离,这也让G渐渐有了适应。
  元旦前关机,我说阴历年除夕见,后来我就去了毛乌苏沙漠,去看我的那些个沙漠里的农民朋友……
  新年初始,重新回到这座古城,我又马不停蹄去了“拍摄现场”,一些在沙漠里忽然想到的,一些换了处镜才有所领悟的新念头,叫我不敢耽搁,我去了这座城池里的某个地方,我惦记着梦想比照现实……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淑莲(山东龙口市赴京访民)死亡前,是由龙口市政府信访部门来人“接走”的。李淑莲被接回龙口市以后就一直被信访部门非法关押,他的家人对此毫不知情。所以才有了李淑莲老公只身赴京寻妻一段。而李淑莲老公在京寻妻时,李淑莲已经被接回龙口信访部门秘密关押。
  后来,李淑莲在关押期间神秘上吊死亡。
  那晚上,荔蕻打电话给我,说着就哽咽。我则无言。我见过许多死亡,却从未听说有被如此报亡的,因为我生长在红旗下,和平年代,幸福着,无忧无虑。
  那晚上,我脑子里就一直幻象出李淑莲的影子,彻夜难眠。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2003年开始写博,至今九年。值此2013年初始,想到有半边生涯都几乎搁在了博上,不禁感慨:其间酸甜苦辣字字句句所记,远比写写日记来得重大。随意翻阅,就真似乎重新来过一回这九年。
  有意值此盘点,好调整坐标,想想后来的事情,不想松松地浪费。
  这样的博客现在我有13处,不知有没有可和我比比这个数目的。说起“多博”,实在又是一只故事。每每写博,一篇多发,累到骨节儿僵直,为只为对付网监。 一次和一位高级网管聊天,他说:每周五都必须有一个人去北京市新闻办开会,这个人叫第一通知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找不到人干这个,都不愿意去。他就规定 第一责任人或者第一通知员必须24小时开机。一个监管的负责人一部电话,要你和他们之间保持对话。这是日常管理……那么在突发事件时期他们就会采取突发手 段。比如说上头开会时期或者某个特定的日子,他们要求万无一失……一到敏感日,其实是相互都紧张。这边很紧张,那边也很紧张。他们会调用你的编辑去他们那 边上班,就和征用你的编辑一样。你必须派俩人去上班。直接处理,当场看到当场处理,是临时组建的一个队伍。另外一个就是对跟帖的监控,这些是很难控制的, 有时候干脆全部关闭,像论坛和一些显眼的版块,谁出了问题他们会整你呀。敏感时期,你就是说好话都不行,比如说某某领导人的好话都不行,这些领导人都成了 敏感词,干脆你就发不上去……过了这个时间大家就都好过,要是过不了你就倒霉……他是直接受国务院新闻办管。在中国日常管得最严的还是新闻办这个系统…… 上面是主线,还有两条分线。一条是信息产业部的,就是电信管理局,他基本上负责ICP的备案。还有一条就是公安的网监系统,他也有一条庞大的网络监测系 统。基本是这三条线。当然他们还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达到监控,这些渠道是出于利益的保护,而日常的还是那三条主线……关于监控的事情,其实他一直在网端有监 控,比如思科呀这种……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