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谌洪果又要站着读书了。这次他是去给刚刚举行过开学典礼的小学生们讲宪法。据说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最近在一次“建设法治陕西工作座谈会”上有说“大中小学生在开学第一天学习《宪法》、《民法》和《刑法》等基本法律,使之成为新生教育必修课。”
  谌洪果刚刚经历了因为在大学里办读书会而横遭省政法委头头阻挠的事件,赵正永则是刚刚上任的新一届欲行新政的省委书记。这让我很难吃透他们之间又如何有此“契合”……
  我决定看看再说,同时我会做全程录像。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这个世界上,“说谎”本是很娱乐的一件事情。比如美国民间的说谎家组织,便是划归“俱乐部”范畴内的。说谎甚或可做幽默理解,充其量可以认为它是幽默里较之极端的一个分支。但是当社会充斥人与人之间欺诈,弥漫着人人之间的不信任的情况下,说谎就的确可能形成对于他人的侵害。我因此想到在中国这个社会中不可能诞生如此俱乐部的。而美国的这个民间说谎家俱乐部却是可堂而皇之地存在的,这着实需要我们去思索思索。
  其实美国的说话家俱乐部是具有一定批判精神的,也就是这种批判才保障了它的谎言式幽默的存在合理。该俱乐部章程规定“凡政客是不可以加入该组织的。”解释这个不准许的理由也很有意思“因为政治家是职业说谎人。”这就好比体育比赛里的职业运动员和业余运动员的行止有着天壤之别同样道理。他们之间当然可以相互拒绝。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次和小区门房老头聊天,说起境外势力这个词儿。老头说:什么呀?不就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嘛”。我知道那是毛泽东老三篇里的一句介绍白求恩大夫的话。中国的事情外国人不少介入,无论是共产革命,还是现在的北京政治。但是这个词语用到最是精妙处的,还是在当前,在一些人嘴里顺嘴秃噜,直接疑似脑残。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将以无数个小故事来为您洗清那些“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点滴却被无端污化的故事……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福建省福清市纪委办公室楼内发生的那一次“包裹”爆炸案中死亡的唯一人是司机吴章雄。而这一天是星期日,吴章雄正在休假。他是在接到纪委副书记林惠泉的BB机传呼后应允去的纪委。吴章雄在办公楼道里看到了门前地上放着的那件包裹,当他去拿包裹的时候,发生了爆炸……
  吴章雄的妻子王慧珠在2010年7月31日的“申诉书”里写道“第二天,2001年6月25日在福清医院太平间我大哭时,突然林惠全用手招我过去,偷偷对我说:‘如果今天省厅有人下来问你惠珠,谁叫吴章雄进来单位上班,你就说不知道是哪个叫的,更不要说章雄以前跟谁有纠纷过,你都要说不知道。’当时我头晕脑胀,混乱中也一时不觉,太相信林惠全(泉)说的一片谎言。”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年8月上旬,我从西宁出发,骑单车长途跋涉,向东。
  25日,我行进至一处看模样像是镇子的地方。看看天晚,我开始寻找栖泊之处,却意外发现这里根本没有旅社,那一刻,我不禁悲从心起。我不知道在这深山,在这陌生地的暗夜,下面将会发生什么……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夕夜,摄制组把人员精简到最少。原本就我一人,临时叫来了赖杜,是考虑到深夜设备的安全,说白了,赖杜充当灯光和保镖。而减员是为了不干扰高流恩和家人的年夜生活。
  第一次素材里有了高的儿子和儿媳妇。看得出小夫妻俩很恩爱,举手投足,言谈交互,无不透出甜蜜。儿子说“我三十上才结婚,懂得珍惜。”儿子拿出白酒,酒名叫“铁道兵”,名儿有点怪异,不像酒名。但酒后边有故事,有很多的三线学生愿意讲这个故事。儿子说起回到城里工作的艰辛,听起来很像搬运一类,虽然做得是后勤管理,搬运也只是参加工作初期的情形。儿子是很努力的,他知道若想要在这座城市扎根儿这就必须!
  “其实和你们三线一样!”儿子说。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手头案子不少,筛来筛去捡了两样儿,年前去了趟中纪委。
  给中纪委送案子,一个是要对口,不是什么鸡毛蒜皮都可以送的。所以后来才有了媒体的质疑“为什么要实名举报,岂不是为秋后算账留下伏笔?!”我则理解,屁股太脏了,不得不捡大的先办。“实名举报”就成为不得之而为之的举措。其实对于已经进无前景,退无后路的冤民们来说,敢于实名举报的海了去了!
  王岐山上任,办公室还在中央,本来嘛。中纪委监察部设了一间王办。王办里坐着为新调来的纪委干部。据说人还好,毕竟代表着王,举手投足,分寸有加。王岐山上任不久,听各室头头述职,这在谁上任是必须环节。前一天,各室气氛紧张,大小头们都忙着撰稿。第二天一个接一个被谈话。
  进去一个,王说不要念稿,稿子昨天不是已经送来了嘛,我都看了。现在就口述最好。后来出来的头头们大汗淋漓……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拍摄高流恩这个人物并不是《在历史这边》这部纪录片的全部。因为那样很难,很难很难!
  要想理清千头万绪的三线众生相,谁又能说哪个是主要?哪个不是主要?但我必须理出一条线索,否则无法开始。没有开始,就谈不上开始得好坏,也就全泡汤了。
  三号当天,我抱着机器在高流恩家窝了小半天儿,就为了拍摄高家夫妻的日常起居,更希望捕捉点“隐私”什么的。为此事我先做许多说明。高流恩不是不拍,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我说不知道就对了,就没有约束。但是高流恩就真的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了……这样的解释做了很久,直到高流恩似懂非懂。这么一天下来,镜头里的高流恩夫妇紧张是没有了,但也没有了戏。后来我就悄悄关了机器,但仍然抗着,装着在拍。不仅仅为省电,而是在反思自己和等待对方……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