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686882899(1)     四年前,我在北京双井附近的一间小旅社里面见了来京上访的吴满有后人,孙子吴志名。并为他制作了录像。之后又撰写数篇文字,试图为其发声,这几篇文字分别是《吴满有"叛敌"之谜》《不给个说法算了,你把粮食还给我们!》。并且为他们制作了李锐关于吴满有事件的访谈视频(附后)。
  三年前,我骑单车走黄河,途径陕西靖边县时又专程访问了在靖边县城做小买卖的吴满有之孙吴志名。令我吃惊的是,此行定边考察沙漠水污染再次试图寻觅吴志名的时候,方知吴志名的小买卖因无法维系已经关张,如今一家人只剩老伴在靖边县里打临工外,儿子、女儿和吴志名自己都被迫分散陕北各地求学的求学,谋生的谋生,一年里很难家人团圆一次。
  我上QQ给吴志名的儿子留言并留电话,到夜半接到来电,说是大学毕业后考上了村官,现正在陕北某县某乡里当村长。说起吴满有的孙子吴志名就更不堪言。自打生意结束后,他就去了吴旗县的中石化油井上做临时工。我把电话打过去,说想见一见,想约在七八月份。吴志名说临时工的命运,朝不保夕,到七八月时再说吧,也许已经不在这里。
  夜里,风起,正是陕北多风季节。我走进一家小饭铺,要了羊杂碎、两瓣蒜,独自了吃。

,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8日,是夜,车至靖边,后北上。司机说:下车即可就地倒车往定边。下得车来,站包茂高速路边久等,不见车影。眼看天晚,只好搭车去县城落脚,明日再赶定边。
  夜宿旅社,上网读唐诗,见有与定边相关者一首,录下:
    五原春色旧来迟,二月垂杨未挂丝。
    只今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落时。
  这是唐朝人氏张敬忠所做《边词》。查了查,得知神龙三年(707)前后,张敬忠出任监察御史赴五原边地时,留此诗。其中“五原”,即唐代盐州五原郡,正是古称定边一带。
  不禁慨叹,诗中所指“河畔冰开日”,“正是长安花落时”。想起今早起告别长安,驱车600余公里,沿途所见,果木花开纷纷,于土地的黄褐色里就有了多许粉白点映。可是我心底明白的是,此行定边二楼姬卷村却不是为什么花儿所引,实在是农民侯占利电话里的那一句焦虑唤我而来“张老师,水又淹过来啦,村里人想上访问呢,问问你我们该咋办……”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待崔卫平来陕讲学刚过半程,我就不得不出发了,去陕北,去毛乌素沙漠,去二楼村。对崔老师此行有接无送,深表抱歉,好在有好人江展陪崔老师至终。27日,崔卫平参观过兵马俑后直接去了机场,返回北京。
  ……
  傍晚,车行六百余公里后落脚靖边。感冒愈发严重,除了昨夜猛上姜汤,钻被窝发汗,维C银翘片也加大了分量。
  10号那天,还是在甘肃时,就接到二楼村村民电话:结冰一个冬天的毒水湖这些天开始融化。最快的水头已经淹到距村百米的地方……这让我想起2008年1月底,我带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的首席记者麦迪文去访二楼村,村民们是在结冰的情况下试图凿冰取样送北京化验,冰厚未遂。如今又五年过去,年复一年,二楼村的污水侵害依旧未见改进。政府换了一届又一届,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到大搞城镇化建设,党的工作主题风水轮回,只见楼盖了不少,车站码头升级了不少,百米大道成了中国乡镇的名片工程……但,无论是新农村,还是城镇化,都表面于人眼所见,底层农民的处境却不见根本改观。二楼村的事情就是一例。习李新政一再沿袭的城镇化策略,因未能有效政改乃至法制跟进,最终将毁在地方政府的拉大旗作虎皮,肆无忌惮地借机盘剥,套取利益,导致农民为如此畸形“城镇化”付出的牺牲实在巨大。如此城镇化,喊声越高,危险越大,以至可以说它正将中国一步步逼向悬崖。
  因为接待崔卫平,我行程延缓了两天,至于感冒问题,也只有路上乘大巴闷头大睡兴许会有缓解。
  希望今晚一觉,明起病愈好去二楼村…… 
[记于靖边县某旅社]

111(1)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三日,冉云飞来陕签售新著《给你爱的人以自由》。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是一本表述不凡的谈关于父母与儿女间共同教育与接收教育的书。这在一些网友看似乎诧异:如何一个被人于网端戏称冉匪之人却能够柔情蜜意去做奶油一般温情之谈呢?网友的不解尚可理解。而在国捣来看这就极其不可思议了。因为他们接到通知,将对此人严加封锁,那意味着冉云飞在西安将不许签售!请记住,我在此言之凿凿写下如上,在这个国度就是有这么一帮政府职能们对文化恐惧之极,不惜违法,以至封人、封书、封读者!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晨,兰州街头还没来得及出现车流,我们乘坐的车子迂回接近了陈平福所在地范围。此行费尽周折,也只是为躲开国捣可能的跟踪。
  7号那天在刘家峡和永靖县国捣的遭遇战消息已在网端广泛传播。因为警察和国捣的默契,最终我们这些报警人被请到了派出所做笔录,而被报警者的国捣大队队长张维华却站在路边目视拉着我和瞿明学的警车开往刘家峡小川派出所。事情完全颠倒。
  此后几日,我居住的楼下以及我们行走之中总有三四辆黑车前后晃荡。我因此对盐锅峡化工厂的维权代表瞿明学说:到永靖县地面来,是要带武装滴。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月7日,应甘肃省盐锅峡化工总厂维权代表邀请,我第五次赴该厂协助工作。中途先抵刘家峡镇小憩。当日即遭意外。
  江苏省网友顾志坚第一时间获知此消息,并对事件追踪报道。转载如下……

顾志坚致电甘肃永靖县委书记:确保老虎庙瞿明学人身安全

  今天上午十一点零三分,我接到甘肃瞿明学网友电话,他自报家门,嗨,我电话里存有你的名字呢。他略显慌张的说:我和老虎庙正在甘肃省永靖县刘家峡,两辆警车,一辆面包车正在围追我们。我们现在搞不懂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都认为应该报警。瞿明学叫我先不要写帖子,如果永靖县公安承认错误,礼遇他们,可以放过一马,彼此留一些空间。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