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个重大转折,无论从个人还是国家来看。也就是自那以后,我们这些一并由文革那个洪荒年代走出的人,粗略分为两类,分别走上了人生不同轨迹。如今这些人等高至政治局者有,普通则依然着布衣百姓。也只有在校友们聚会之时,这些人才似乎有机会共同还原了当年。而伴随着一曲“友谊地久天长”的渐弱,他们又将重新走入已有天壤之别的人生不等……
  多谢互联网,在一次偶然阅读中,我看到了葛岩的回忆文章《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我之思绪顿然游丝般伸展,倒转至四十三年前的一些个日子。
  这个葛岩,七七高考后,又毕业至王朝闻门下。那时候对这些老学者重开收徒也有个说辞“开山弟子”。而葛弟子与我正是自那后再无联系。我则从此炼钢、下海,直至自己发配自己成为自由人类。此前那个时期则是我们思想最为活跃的年代。那个年代也正是日后为中国知识分子所称道和怀念的年代。因为思想的开放,因为经济的市场化演进,更因为人们走出文革禁锢后正跃跃欲试于人性的飞扬,虽然镣铐仍缚在脚。
  我欲在此转发我发现的葛岩的这篇回忆文章。只为它真实地记录了那个时候我和他,和更多的人,以至有名有姓,娓娓道来。而这些人里亦有如今以为国人周知的名姓如王岐山等,更多的则是虽无大名,却多有建树,且以其自身经历足以引发部分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的共鸣,这个我相信,因为我们同属一代。

  《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原文过长,仅做如下链接>>>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壬辰年腊月(23日)流民老徐死了。老徐死了的消息癸巳年的昨天我才得知,是老徐的儿子来京告诉流民总统老王的,老王立刻电话于我。之前我曾六次为流民死亡写祭文,每每完成一篇,我都视作绝笔,却又一次次重复了去写,人死了就写,一个个地死了,就有了一篇篇的祭文。但是为老徐的死而写,还是令我震惊不已。
  我敢说流民老徐一生中最光鲜的两件事情莫过于如下两件。不过首先得给看客要说的是这第一件事情老徐本人是知道的,并且因此老徐着实还奔波了一阵儿,忙是忙点,忙里的那份荣耀,那份面儿(北京话的“面子”),又令老徐喜不自禁。但这要说的第二件令老徐感到光鲜的事情,却是老徐不能完全知道。更多的,以至老徐至死前一段,老徐呀他是肯定不知道的……
  先说第二件:2011年,所谓“茉莉花”后,我开始从北京隐身,安身已居无定所。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经记不清楚克勤在西安的几天里究竟做过几场活动,只是基本记得白天有,晚上有,有时候则上午、下午晚上都有。
  4月10日,我和克勤驱车往返近四百公里去西安西边的蔡家坡,看望42年前参加国防三线铁路建设,如今挣扎在尘肺病死亡线上的两位当年的少年劳工(当年15岁)。回来的路上,克勤竟然坐在车里用手机向北京方面某媒体口授文章。
  如今写上面几行字的时候,我刚刚看完克勤已经在上海参加2013欧莱雅风尚媒体责任行动大奖颁奖典礼的报道。而在典礼上,克勤发起组织的NGO大爱清尘获得唯一金奖。我知道,他的下一步将往江苏,又将马不停蹄地赶往内蒙古,全国各地的“大爱清尘”工作点需要这个……
  克勤保重!

视频说明:下面是克勤在西安期间,我录制的他在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演讲全程。这是关于新闻事业的话题。话题涉及“定州血案”幕后的新闻管制与反管制;涉及山西“毒疫苗事件”内幕调查中的腐败官僚体制。演讲长达三个多小时,我这里做了必要的剪裁后仍然有2:30时的长度。

【备用视频网址】搜狐我乐

 

 

 

视频说明:下面是克勤在西安期间,我录制的他在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演讲全程。这是关于新闻事业的话题。话题涉及“定州血案”幕后的新闻管制与反管制;涉及山西“毒疫苗事件”内幕调查中的腐败官僚体制。演讲长达三个多小时,我这里做了必要的剪裁后仍然有2:30时的长度。

 

【备用视频网址】搜狐我乐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日当天,从全国多个地方赶来西安的23名律师齐聚西安长安区兴教寺,在古寺大和尚宽池和南的主持下举行了为雅安震灾亡灵超度,为雅安民众祈福的盛大法会。
  此前这件事发自网端,发自律师伍雷(李金星),详细情况我暂不明,却知道后来参与其间的都是些勇担风险,不惧艰难的人儿。可惜了我在新浪的微博19日被封,竟全然不知此事。
  21日当天直到晨起时分,我方得知消息,遂立马赴长安,正好赶上为雅安民众祈福法会诵经开始。
  律师们原本是为兴教寺“拆改”风波而聚。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的对于此次政府行为的观察定位:之所以说是“拆改”,全在于传说中的“强拆”尚未见行动。也就是说还没有发生,那么定论“强拆”嫌早。指说强拆,岂不授人以柄。而政府方恰恰就在是与不是,拆与不拆,似拆非拆,佯装拆建上玩着太极推拿。凭经验,但凡火气点燃,民众稍有性烈,那便是拿下你的大好时机。因此我说是“拆”和“改”,这并不影响律师们和民众们对事件制造方的质疑。
  这里可和华山申遗做个比较。

, , ,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月19日,我的十多个博客,一气儿被关闭了5家(搜狐、新浪、凤凰网、和讯、网易),还有一个是新浪的微博。这无疑是一种怪异现象。在这些家博商(BSP)里我曾是他们的座上宾,比如05年获搜狐全球华人博客大赛(最勤奋)大奖,甚至因此获得奖金3000元;在以财金类为著名的和讯网上我的博客曾被选作全国范围商业模式(广告)试点的七个博客写手(BLOGGER)之一,亦获奖金500元;在凤凰网里我是他们的首页常客VIP博主、而在网易更是他们的重要作者时常登上网易的首页(有那么几年)……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行陕北,我是带了大机器的。同时没有忘记永远把小机器也携带身边。大机器装在带拖轮的双肩背包里,小机器直接揣在兜里以防随时只需。我拖着包从满是污水的定边杀羊场走过,去了候老汉在县城里租赁的房户。
  本没有打算就此歇息,因此只在候老汉的房子里坐了吃烟,一根接着一根,以解长途劳顿。万万没想到的是之后我竟在候老汉家坐了差不多一整天。
  我对候老汉说这里不是我的目的地,该去乡里才是。所谓“乡里”就是姬圈村,距离县城八公里,途径全是沙漠。几年来,在那条没有形状的沙漠之路上我来回来去走过十一趟,至今没能识辨清楚。每回来接我的乡亲都似乎凭着嗅觉总能在最后一刻把我领到那十几户散落沙漠中的人家门前。后来我听从了候老汉的安排:电话打下去,民选村长沙启发接了话。候老汉传达沙队长的意思“沙队长说马上上来。”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历史的记忆刻骨铭心,即使遭到居心叵测的一时封锁,也难挡中国民主要求的浩荡潮流。
  2010年三月和四月间发生在福建省福州市的全国网友针对福建三网友“不许说话案”的街头行动令人难忘。转眼三年过去,一些小范围的追思和研讨仍在悄然进行。事件无疑为中国争取民主自由的实践提供了有益经验。一些相关文化文物遗存的收集和整理,以及当事者的回忆都成为十分宝贵的遗产。
  今天这篇文章正是想给大家介绍事件进行中发生在互联网上的事情——

,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为绕道陕北去河南太行山区拍摄黑监狱受害人张小玉的遭遇,把崔卫平来陕演讲的视频拖了近半月,现在终于给剪了出来,立刻呈献大家。

zhangshi-da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号下午和晚上,香港中文大学分两场播放了由美国导演斯蒂夫拍摄的纪录片《High Tech, Low Life》(中文译名《高科技低生活》)。现场数百名师生及各界人士观看了该片。后来片中出演人物之一的佐拉发微薄“空¥椅¥子。在香港中文大学的《high tech low life》播放完后的问答环节,@北京老虎庙 没能来,护照和通行证不给办理。”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关于侯树发的年龄不问不知道,一问,才知今年已过古稀。不得不佩服沙漠养人。这话听起来有点别扭。沙漠怎么就可以养人呢?
  侯树发用陕北的大唢呐为我吹了段“走西口”,近两尺长的木杆唢呐在他嘴下发出类似于呜呜啦啦地调调。吹罢,放下唢呐,侯脸上露出只有老人才会有的憨笑,“还行……气儿足,调没忘……”停了片刻又自嘲:“就是没人请咱啦。”
  我说沙漠养人是指沙漠人须得一生挣命,为养活住自己,再为活得好些,最后还得有个好死。一辈辈挣命而活跃的人因此很难有工夫害病。也因此就怕停下,就好像有个惯性,支撑着他就看起来比城里人活泛许多。
  侯树发被我请去过北京。是在沙漠毒水冲塌了他的土屋时分。侯树发说再也不能等待啦。侯树发是拿着一封致党的领导的信去的北京。信的台头写着——亲人你好
  为侯树发老人在京四处奔走的人是苏雨桐。联系援助律师,组织各界联席会议,在会议现场播放侯树发老家遭灾录像投影……侯老人说:“看起来那么时髦的女人,人家咋就能记挂咱乡下农民,不敢想象。”后来苏雨桐爆料《李~鹏日记》,触痛了一些阴暗人儿的神经,追其苏女士责任,导致她旅居国外至今。我给侯树发老人解释过此事,侯树发坚持“那是个难得的好女人,能够的话代我们乡下人问她个好。”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