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和老瞿认识是在前朝。之所以强调这个是因为老瞿的事,准确讲是他所在的原国企甘肃盐锅峡化工厂四千余破产待安置职工的事直接关联前朝。我们又是2009年相识。在跨过年来的2013年里中国的事情已经是十八大后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在执掌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称呼现在的班子叫做“在朝”,但不管在朝还是在野,朝野当属一事儿。就连处理问题的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相像。
  在前朝,老瞿和厂职工向省上乃至中央反映问题,得到时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的电话询问以及“情况转达”,然而转达至省上的“情况反映”却如石沉大海……之后,老瞿和厂职工们变着花样地连续写了十八封信给省上,省上置之不理。当电话过去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们向有关方面了解过”。了解过却不做处理,并且没有给老瞿他们任何知告。老爷架子何其之大!

, , , , , , ,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