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AB6170431033A51198A5FBA04010ABB  我所认识到的最早的粉丝(fans)是在1968年,那年藏族歌手才旦卓玛刚刚出道,一时间风靡全国。当然这个“出道”在当时只是被某一个有势力的造反派所邀请而已。有一天才旦卓玛来西安演出,地点在冶金建筑学院北区操场,那时候兴给学校名称冠个花名。比如西安市第六中学就起个东风六中;二十中就起个反帝二十中等。当时的冶金建筑大学也就是现在的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被学生造反派们起了个红透顶的名儿,直接叫了“红冶院”。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砸抢时期”显然是一历史概念。具体是指哪一年呢?由于文革历史在中国已被禁谈三十年,尤其是在1980年前后短暂的“伤痕文学”时代结束之后,这段所谓有辱党形象的中国共产史被正式舆论所限制,因此没有谁能再做权威论定(野史不算)。这里我只说我所经历的那个时期的印象。

1967年,全中国武斗正酣,打砸抢这件事情随着无政府主义思潮盛行也就甚嚣尘上。

保小对门的37中刚打死人,是一名老师(文革后经王友琴海外揭秘才得知受害者叫王冷)。死人带来的惊骇期并不很长,也就十几天,反倒给我们这些由13岁孩子组成的鹰击长空战斗队以一种意外激励:人都可以随便打死!砸点东西,抢点不是自己的又算得了什么呢?这种潜在暗示对于一些思想尚在发育中的孩子影响是轻易的。很多年以后,我们知道了“洗脑”这个词儿,才对此有所悟省:让你的大脑丧失独立意志,成为政治偏执的狂热追随。谓之“洗脑”。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2181    胡绩伟病重时,林牧的儿子代表林牧家人去医院看望老人。
  林牧的儿子留短发,这叫胡老颇为迷惑,“你不是留长头发的吗?”林牧的儿子听了委屈,他的确从来没有留过长发。胡老是把我误以为林牧的儿子了,前些年我和林牧的女儿林蓁蓁同往胡老宅邸,是为《林牧口述》一书请胡绩伟作序。年逾九十的胡老误以为我们是林牧的一双儿女。
  胡老的女儿胡飞飞在电话里对我描述,胡老抱病卧床,提起你难免回忆说他年轻时也留着长发,颇见怀旧。
  我留长发是四十年前。那时候年轻气盛,看到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抨击喇叭裤、长头发和跳迪斯科的年轻人就忿忿不平。我那时便留发为志,招摇市井,以示抗议。这一转眼年过六十,前些时还想着是否剃发,表现庄重,也免了装嫩嫌疑。可当年反对留发的家人却说真要剃了,倒也怪怪,好像不是你了。故至今犹豫。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兴走后门儿之风在中共党史上是该大书特书的。

大概是在1978年,即四人帮倒台两年后此风盛行起。1976年,大批被打倒的特权阶层开始逐步恢复工作。国家大政则在“拨乱反正”、“聚精会神搞四化”。

由于经济工作的小范围入轨,个体人员的命运变迁也随之而来。升学,找工作,两城互调、被侵占房产物归原主,被抄私产归还,被扣发工资逐步返还,直至小到细微的官民关系疏通,人事交往交际的方方面面,都似乎和“走后门儿”发生了化学中和反应。一句话,无后门不办事。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373562279,3834426231&fm=23&gp=0    说我爱读书,那是很奢侈的说法,多少有吹牛嫌疑。但要说我很想读书,那是绝对的真实。就我这性格,缺什么就想什么,一生都在猎奇。

  我就想读书了。那年我住和平门外李家村,附近有一家新华书店。有一天我对书产生极大好奇,之后,几乎天天要去那里,但是书店里没书。这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书店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红色封面的一种书,您能说这还是书店吗?那时候书店里不许说“买”,要说“请”,因为那些个红书都是一人所写,他就是毛泽东。说“请”本书吧,却仍要收钱。这是一件让人脑筋很不好转弯的事情。

  我去书店还是有道理的,因为除了毛选,除了那种油墨氛围外,还有一本文学书吸引着我——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

  我常去书店站读,在那时,这举动可不一般,只允许你翻阅目录以及简介,时间稍长,便被当做可疑。只能常常去,每次去看一点,一目十行,我就如此,几乎是在书店里站读完了这本书。直到有一天我攒够了钱,想去把那书买回来据为己有时,才发现,那本书没了。

  那是1968年,我刚刚十五岁。那年,当官的基本被打倒完了,文学艺术界还在深挖,“大毒草”纷纷被揭露,反动文人被一个个提溜出来。自杀的自杀,失踪的失踪。书店里除了毛选外唯一的文学读物《欧阳海之歌》及其作者金敬迈据传也出了大事……然而这件事情很快被澄清。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918923191    我这人太正经,用现在话说叫正能量,不是什么好词儿。有一次来了个正经,得罪了一大片。
  1979年9月,我创办的民间自由刊物《视野》到第五期出版时,约定的主要稿子一个未到。一气之下,我冲到李家村西藏办事处,找到我的那帮约好交稿的文友们,隔着门缝儿听,里面正放邓丽君的“靡靡之音”,那时候正流行一种砖头块儿式的日本盒式录音机。我推门进去,一股子酒气喷薄而出,就是常在南郊醉酒当歌,指点江山的那帮子。当时还应有个常过往的叫王岐山,人深沉,爱谈哲学和政治,后来他叫唆人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时,我就偷偷笑了,没错,这个人你认识。葛岩混得好,从师王朝闻,是文革后王朝闻的开山弟子。现在定居国外。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