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人物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2181    胡绩伟病重时,林牧的儿子代表林牧家人去医院看望老人。
  林牧的儿子留短发,这叫胡老颇为迷惑,“你不是留长头发的吗?”林牧的儿子听了委屈,他的确从来没有留过长发。胡老是把我误以为林牧的儿子了,前些年我和林牧的女儿林蓁蓁同往胡老宅邸,是为《林牧口述》一书请胡绩伟作序。年逾九十的胡老误以为我们是林牧的一双儿女。
  胡老的女儿胡飞飞在电话里对我描述,胡老抱病卧床,提起你难免回忆说他年轻时也留着长发,颇见怀旧。
  我留长发是四十年前。那时候年轻气盛,看到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抨击喇叭裤、长头发和跳迪斯科的年轻人就忿忿不平。我那时便留发为志,招摇市井,以示抗议。这一转眼年过六十,前些时还想着是否剃发,表现庄重,也免了装嫩嫌疑。可当年反对留发的家人却说真要剃了,倒也怪怪,好像不是你了。故至今犹豫。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0    刘倩最早出现在我的记录里就是以文字和视频的双重形式。那是在2010年我制作的系列人物访谈录《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的第44集里。

  认识刘倩也是缘分所至。那次我受传知行委托赴郑州,在河南省财经大学做一个关于农村现状话题的演讲。其间,刘倩中途入场,默默坐于后排,在一片学生面孔里,这位面容清雅隽秀的女性立刻引起我的注意。演讲结束时,她走过来对我说:你讲得对,是农村目前的情况。我很好奇她有如此评价。她解释说:“我也在做田野考察,是关于河南农村艾滋病情况的调查。”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为绕道陕北去河南太行山区拍摄黑监狱受害人张小玉的遭遇,把崔卫平来陕演讲的视频拖了近半月,现在终于给剪了出来,立刻呈献大家。

zhangshi-da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三日,冉云飞来陕签售新著《给你爱的人以自由》。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是一本表述不凡的谈关于父母与儿女间共同教育与接收教育的书。这在一些网友看似乎诧异:如何一个被人于网端戏称冉匪之人却能够柔情蜜意去做奶油一般温情之谈呢?网友的不解尚可理解。而在国捣来看这就极其不可思议了。因为他们接到通知,将对此人严加封锁,那意味着冉云飞在西安将不许签售!请记住,我在此言之凿凿写下如上,在这个国度就是有这么一帮政府职能们对文化恐惧之极,不惜违法,以至封人、封书、封读者!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谌洪果又要站着读书了。这次他是去给刚刚举行过开学典礼的小学生们讲宪法。据说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最近在一次“建设法治陕西工作座谈会”上有说“大中小学生在开学第一天学习《宪法》、《民法》和《刑法》等基本法律,使之成为新生教育必修课。”
  谌洪果刚刚经历了因为在大学里办读书会而横遭省政法委头头阻挠的事件,赵正永则是刚刚上任的新一届欲行新政的省委书记。这让我很难吃透他们之间又如何有此“契合”……
  我决定看看再说,同时我会做全程录像。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次和小区门房老头聊天,说起境外势力这个词儿。老头说:什么呀?不就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嘛”。我知道那是毛泽东老三篇里的一句介绍白求恩大夫的话。中国的事情外国人不少介入,无论是共产革命,还是现在的北京政治。但是这个词语用到最是精妙处的,还是在当前,在一些人嘴里顺嘴秃噜,直接疑似脑残。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将以无数个小故事来为您洗清那些“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点滴却被无端污化的故事……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358807598i     喝酒的时候,总要让狄马唱上那么一曲儿。这是大家的意思,狄马回回不拒,有求必应,叫我真有福啦!
  狄马唱的是陕北民歌,这是他所专长。有的人说听狄马唱,陕北民歌就多了些悲凉。有一次我对狄马说:假如没有那么多的政治化,我们原本可以专心写小说,写自己喜欢的。我见狄马立刻应声,表示同感。忽然,那个类似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名论就冒出在我心。更准确讲,这个话应该这么说:因文艺而政治,还是因政治而文艺。
  其实这个话题很难说清,不是脑子不清,嘴巴不溜,而是政治与文艺关系之下,分支太多,错综复杂。永远难能统一,难能标准。可是就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为天下文艺定调,并且一定七十年……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这是一个大家熟悉的故事:从前,西北政法大学老校区有过一座雕塑,一部宪法上有一只地球。后来被网络盛传“宪法顶个球”,其寓意不言自明。后来迫于舆声,校方去掉了那只宪法上的球,网络遂哗然“宪法不顶球了”一时风传。瞧倒霉催的,后来校方干脆推翻雕塑。现在于原地重新塑起的雕塑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女郎,左手捧宪法,右手持利剑,女性胸部特征突出……想必如此无可挑剔,却从此“二奶要复仇”又不胫而走。
  也就是这座雕塑的后边,坐落着西北政法大学的行政主楼。这是一座灰色建筑,尽管被重新装修,但仍然看的出它的历史痕迹,尤其是走在楼里阶梯上的时候,它的装饰和风格依然看得出上世纪五十年代色彩。
  政法大学的年轻副教授谌洪果办公室就设在这座行政楼中。谌洪果于今年初发起“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项目。我为此进去过那座灰楼。
  第一次见谌洪果,我就憋不住给他讲了一个关于这座楼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在我走进那座灰楼的刹那间闯进了我的脑海……四十五年前,我在距离这所大学不远的一个小学读书。正值文革武斗期间,打砸抢盛行。作为我们这些只有13岁的男孩子来说,参与大人的革命尚且嫌早。但学校早已停课,父母又被关“牛棚”。我们这些闲不住的男孩子就借着革命的动荡,去各个大学偷书玩儿。作为13岁的孩子阅读的习惯还不算自觉,只是那些丰富多彩的书籍内容以及各种好玩的教具强烈地吸引了我。那时候西安南郊有几个“书霸”,号称藏书最多。最厉害的一个是西北局的一个初中生,据说藏书五十万,并且在乡下设了一座秘密图书馆。我的“藏书”没有那么多,更多时候,我是找一学校,翻窗入室,然后呆在里面一整天,到晚上天黑才悄悄翻出,却很少带书出来。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得知莫言获诺奖的那天,我只在微博里发了一句话“@北京老虎庙:这黑夜我只想到了那把空椅子……”之后我不再言声,直到今天。
  原《南都周刊》记者杨猛在本期《阳光时务周刊》刊发大稿《莫言的魔幻东北乡》——顺便得说杨猛这篇稿子写得清新,富韵味儿,正契合用文学写文学家的意思——是我读杨猛文字里最喜欢的一篇。
  我之所以迟迟对热点话题不做言表,实在是我尚无法迅速辨清“时务”。但愿别被认为是观风向下菜碟儿的意思。
  我对杨猛说,我和莫言有过谈话,在场还有史铁生夫妇,那是零五年的事情,是在北京现代文学馆我们四人聚餐中……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source_36275_1355274052z  【“独行侠”是谁】1953年生人,本名张世和,网名老虎庙。公民记者,纪录片编导。2004年11月7日,老虎庙目睹并报道了北京最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发生的杀人事件,被中国网络评论家keso评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2007年万里单车行,写出了中国底层的艰难困苦,途中有关方面特别发文禁发他的消息。他关心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流民,兴建流民公房。关注兴建奥运场馆的民工艰难生存,写出了太平繁华背后的真相。在博客大巴、搜狐、网易、凤凰、和讯、新浪、博客中国、1510部落均设有博客,通用博客名:24小时在线博客。

【“独行侠”自述】我去国内一些地方,总有朋友问我‚最近在哪里,还在骑车吗?网端则有朋友直接称呼我是“独行侠”、“游侠”‛等。
  的确这些年我是跑了些地方,而且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单车。2009年国庆前,我从湖北襄阳出发,经鄂、陕、川三省抵重庆。当我风尘仆仆地站在重庆市中心的解放碑下时,围观人群里有人问我:你是为支持北京奥运会骑车征集签名的吧!听此话我当即火冒三丈。干他所说那事情的人这些年的确不少,但又怎能是我呢?在我出行前所写“此行目的”里明确道:此行我是要观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如何在重庆全面复辟的。言辞极其尖利,很多人不同意,现在看来则具前瞻。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年11月15日,学者;自由撰稿人;大学老师;川人宋石男在西安外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进行了一场演讲《论公共知识分子——从李普曼到当代中国》。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0    刘倩最早出现在我的记录里就是以文字和视频的双重形式。那是在2010年我制作的系列人物访谈录《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的第44集里。

  认识刘倩也是缘分所至。那次我受传知行委托赴郑州,在河南省财经大学做一个关于农村现状话题的演讲。其间,刘倩中途入场,默默坐于后排,在一片学生面孔里,这位面容清雅隽秀的女性立刻引起我的注意。演讲结束时,她走过来对我说:你讲得对,是农村目前的情况。我很好奇她有如此评价。她解释说:“我也在做田野考察,是关于河南农村艾滋病情况的调查。”

  她是刘倩,女性,从老三届知青走来,77年届高考恢复后第一届大学生。后来从事文学研究,再后来投身社会问题研究,直至今天。刘倩说:“我是社会科学院的,不做社会研究做什么?”这话语看起来轻松,却叫年逾花甲的刘倩经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在第一回见面后,我就不断听来关于她被政府“谈话”;被公安跟踪,被基层黑恶势力扬言要“灭掉”等等传闻。这让人十分担忧。而刘倩所遭致如此境遇,不过是因为她深入艾滋病农村,以至连锅碗瓢勺都带到了艾滋病村,和患者吃住一起,贴近调查达六年之久,在不断为他们发声、援助,乃至送温暖同时,完成了三四百万字的笔记和大量现场影像资料,最终成书一部《血殇》。这让那些很为河南省政府形象担忧的人恼火。除此,因为一部书,刘倩被污名与境外势力有关,说是为境外势力提供炮弹……刘倩则说:“我为什么要污蔑我的祖国,我的民族呢?难道我发现我们自身的缺点,能够熟视而无睹?为什么不去想想如何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却总要顾及你们的面子呢?”

  刘倩的著作《血殇》最终在台湾出版。这已经是2013年3月,距离我第一次见她,看到她的书稿已经过去三年。三年啊,作为及时反映社会危机,反映民生疾苦问题的书稿却迟迟不能付梓。那么这被拖延的时间里,又该会有多少因为这个拖延而丧失生命的百姓,又该会有多少本可以及时得到处置,得以改进的政府机会被丧失殆尽呢?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乐观,毕竟刘倩的《血殇》是出版在台湾。虽是同胞,却也只能换来一拘眼泪,于事至少无大补。而即使是这样的出版也历经坎坷,之前甚至连在两治之国的香港境内也被大陆通知禁出。

  2012年9月,我所筹拍纪录片《在历史这边》开机。第一阶段赴陕南秦巴山区拍摄。出发前我和刘倩大姐通话,意外的是刘倩大姐执意同行。我想这怎么能行?在山区拍摄,除大体力付出,还有可能面临饥饱不定。她身材瘦小,放在谁也不敢为她承诺。为此我想当然地拒绝了她,丝毫未加思索。我哪里会知道,那时候,凝结着刘倩大姐心血的巨著《血殇》已经接近付梓。她的要求跟随剧组的“玩儿心”也绝非仅此一玩……而我终于对此有所理解的时候已经是在2013年9月的今天。

  前些日子,我忽然接到刘大姐从西藏发来的邮件“我现在是真正的独自一人飘泊江湖,在西藏,加入搭车一族,感觉非常好,诗一样,梦一样。芒康、波密、鲁朗,现在林芝,之后往拉萨。”不几日,又收到刘倩的行程报告“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我现在拉萨,一个小客栈,所谓驴头之家,简陋而温暖。”

  直到9月15日,刘倩大姐拖着行李,背着双肩背包,风尘仆仆地站在我的门前。我终于相信了一个年过半百老人也可以独身依靠招手拦车走过小半个中国。此行刘倩经过之地如:郑州(出发)经湖北、湖南、贵阳、昆明、拉萨、青海、甘肃、宁夏,抵陕西西安。

  如此千载难逢之机,我和我的西安学界、新闻界、律师界朋友为此欢欣。特于17日晚间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为刘倩大姐安排了讲座《透视社会追问历史  行走江湖感悟人生》。希望以此助力刘倩大姐完成她的江湖游最后一程。日前,刘大姐执意要搭走完最后西安至郑州一段。对此我们拭目以待,尽管我们仍在反复劝说……

  祝刘倩大姐身体永葆健康,盼望她学术登峰造极!

 

附:高耀洁与刘倩的部分互致信件

 

2013年1月25日

刘(倩)老师:

  我很想念你,近二年我害了三次大病,心脏手求,二次血拴,快不会走了,什么也干不成,昨天在医院看病直至6时半……我有很多话想说,就是写不成……我不会打字……

  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

    高耀洁

 

2013-01-29 

高(耀洁)老师:

想不到邮路竟然通的!收到您的信,意外惊喜!我也很想你啊!

但是得知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很难过,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您?

不知道您是否看到了《血殇》,这里无法买到,但是我有朋友说在美国网购到了。书中最后写到我们的那一段,我附件发给你。当时,写着写着就忍不住哭起来,很担心你啊。您身体好一些的时候,请您身边帮助您的人读给您听,那是我说给您的心里话。谁在您身边帮助您呢?谢谢他们!

我建了博客,还不太习惯使用,也主要是关于本书的内容,这也是朋友们的建议,得有声音发出来。

附件一篇是关于《血殇》写作与立意的思考。http://blog.sina.com.cn/u/1645456930

好了,高老师,我也有很多话想跟您说,但今天先说这么多吧。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我们都需要您。遥祝:安康!

    刘倩

 

2013年2月3日

邮件又被退回来了。我已经不知道哪个邮箱是畅通的,哪封邮件是可以抵达的。再致保重!

    刘倩

 

2013年2月4日

高(耀洁)老师好:

知道了。祝贺你,谢谢你,同时请你保重身体。

没有见到高教授的信息。

很久了,许多朋友失去联系。愿大家都好。再道保重!

    刘倩

 

2013-02-05

刘(倩)老师:

  我两个邮箱都有“鬼”电话在囯内也不通畅……此信箱好一些……

自2008年以来我在香港出了6本书,用了4个出版社,我不要稿费,要2000多本书,有人给书運到国内,外地大学图书館的收据我己收到,当然会遗失一些书,(最后一本相册正在出)台湾出了一本,广東出一本很快被限制……

  这批书最好的是《高洁的灵魂》一书, 获奖,译英文版。2008年至2012年三次再版,但它是禁书……

  我还告知你很多诮息在高教授处……他会给你说的.上次我己回信,近来写了两封信,这是笫三封信。

    高耀洁 

 

2013-02-08

刘(倩)老师:

  来信收到了,我让高教授转的信,他会转的,他也有病,可能慢些……

  由这几年的经验!!!人最好是沉默……事业给人带来烦恼!!!!不,不是烦恼,而是麻烦,甚至说是陷害!!!!!!!

  特别是出来国外的中国人,坏人比好人多,管他xx、xx、xx……我出国后对他们看法彻底转变了!!!!!!!!他们全是利用中西文化不同,吵吵闹闹骗吃,骗喝,骗钞花……国内还有一些人迷着这伙東西,太可怜了。

  最后祝你春节快乐

  高耀洁

 

2013-02-12 

高(耀洁)老师好:

春节好!

我刚从村里回来,在那里过的年。回来看到您的信,很高兴很温暖。

您的话,我听懂了,的确是这样。我也明白您的感受。感同身受!

但是,有些事情,好像有什么在推着,冥冥之中有安排吧,就这么走着做着。这么多年,欲罢不能。只为自己心安罢。

是啊,这么多年,许多人事发生变化……

经历那许多人事之后,对这个人世间,慢慢会看清一些,慢慢看吧。

愿好人一生平安,高老师,保重。

新春愉快,身体安康!

    刘倩

 

2013-02-25

刘(倩)老师:

  因为我的关节炎又发作了,所以回信迟了,今天有学生来我让她给你回信。

  最近我为什么没有给你写信,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有个有钱的人要我配一副假牙,因为在美国配全口牙要两万多美金,我让他把这钱买了你的书发往全世界,他不同意,我也不同意用他的钱安假牙。你知道我从来不接受私人捐款,闹了很长时间,什么也没干成。

  第二次曼思来了,过去她采访过我,她说我的生活过得清贫(其实是我有病不能吃很多东西),她要给我搞一笔钱,我告诉她说你搞一笔钱很好,你把这些钱买一批书给东亚图书馆发往全世界。曼思拿着你那本书看了半个多小时,她说了两句话,这书印得太差劲了,你看这照片又小又看不清,发出去谁看你啊?另一句她说,作者和出版社打官司没有?我说,作者还很感激出版社……曼思说我考虑考虑,她走了,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我写信她也不回。

  这半年多来,我一直为你这本书积极筹款,因为现在我是日落西山,没有那几年容易,寄上一文你看看。

    高耀洁

 

2013-03-08

高(耀洁)老师好:

送一首别人的小诗给您: 

你飛得累不累

有一天, 

天愛上了海 

可是空氣阻隔了他們 

他們無法相愛

 

天哭了, 

淚水落在海裡即使不能相愛, 

天也要把靈魂託給海 

從此 

海比天藍 

當所有人在關心你 飛得高不高時 

只有少數人在關心你 飛得累不累?

 

2013-03-10  03:48:36 

Re: 节日快乐! 

刘(倩)老师,

  我收到你的来信,我为你的处境担忧。希望你特别注意,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接近我说的那三种情况的任何一个人,我希望你能安稳地在郑州生活下去,不要学我,避地只身流亡海外,在言语不通的地方困难重重。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因我不会打字,很多情况我没法告诉你。

  刘老师,我已经发现,有人盯着你。这些人的特点是能说会道,拿着很多材料让你看,是为了给你洗脑。一旦上当,他们就把你作为政治上的工具,到时候你的日子更困难。俗话说,皎皎者易染,佼佼者易折。不要因为这本书给你带来更多麻烦。

  刘老师,我看到这本书以后,几次为农民的生活流泪。一星期看完了第一遍,现在我正在看第二遍。第二遍我要画重点了。我认为你写的比我写的好,很全面,很有说服力。如果你要早出来十年,那更好了。

  我现在眼睛不要,可能因为白内障要做手术。今天有我认识十二年以前的学生帮助我给你回这封信,希望你能注意看一下。祝你生活安全,千万要注意,不要走向我这个道路。你只知道,纽约时报罗林采访我,政府抓着这个问题。其实我是被运运们所利用。政府抓住这一点,对我施加压力,特别是利用医骗子来搞垮我,使我不得不离开中国。很多事情一言难尽。

    高耀洁

 

2013年3月10日

高(耀洁)老师好:

谢谢您。

  您的每一封信我都非常认真地看,我看懂了。我懂得您的意思,您的前辈的亲人般的关心叮嘱。我记下了。

  我虽处世愚钝,但有分寸。在这件事情上,取一种最简单的方法,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对谁,只说真话。一切都可以摊在明面上,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一介学人而已,只做学人分内之事,不介入混沌政治的是是非非。有人说我左派,有人说我右派,我说我不懂左也不懂右,又说我是自由主义自由派,我说我自由不主义。最多,有时候装傻充愣,傻人说傻话,或者不接茬不接招。我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会人云亦云,不会去做任何人的工具,我只做我自己。老师,放心。

  我会安稳地在郑州生活下去。倒是您,异国他乡人地生疏,饮食不同胃又不好,每每想起一百份忧心。总记起在您家吃“面鱼儿”汤,现在我也会做了,真想做给您吃。

  也许,您是最认真的读这本书的人了。能有您的认可,我就踏实了。谢谢老师!不过还是担心您的身体,看书很累眼睛的,何况您还有眼疾。您什么时候手术?愿一切顺利。

  好人平安!

  保重!

  感谢能在身边帮助您的人!

    刘倩

 

2013-03-19

Re: 节日快乐! 

刘(倩)老师:

  你的信接到多日, 因为我忙于拔牙和眼科手术,多次到医院检查,没有及时给你回信。今天有学生来,给你写封信, 我最大的希望是: 

一、 注意周围情况。切勿被别人钻空子,影响你的处境。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也是我的经验。希望你能平安。 

二、 这本书越看越好。现在我正准备筹款,看哪一个人愿意出钱给哥大东亚图书馆买一批,此书定价太贵,到时候以你的名义给出版社交涉,可能会半价(在河南, 一般对我是三分之一付款)。就是半价,他也得包送寄到东亚图书馆。我找资源来付款。你对这个问题有啥意见?

三、我这个行动,不单纯为了你这本书,而是为了记下来艾滋病这个惨痛的历史。东亚图书馆会把这本书发往全世界各大图书馆。我想这是一个好事。 

四、我为这本书写了一个读后感。写完之后,我会寄给你看一看。你可以给它改一改。我准备在国外的媒体上发。你看怎么样?

  以上的意见,希望你考虑后,告诉我。谢谢。

    高耀洁

 

2013年03月23日

高(耀洁)老师好:

  我一切好,请老师放心。

  最挂牵的,还是您的身体,牙、眼科手术,做完了吗?效果?

  非常感谢您对这本书的认可和支持。我会把您的意见转达给出版社,我想出版社对您的提议也会支持的,对大家应当都是好事情,上次他们的态度就很积极,他们的邮件当时已经转发给您,想您也收到了。

  关于这本书,您的所有意见我都赞同,您做的一切,我都只有感谢。谢谢老师!

  只是两份附件:上次的“介绍”和这次的“读后感”,都是乱码,一定请懂得使用电脑的同学,想办法将可以看到的文本发送过来。谢谢。

  老师保重!

    刘倩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户籍我为    我因为进山拍纪录片,消息阻塞,加之任务繁重,也就世事不谙。
  17日出山,耳目顿然不能清净,却又从喧嚣市声里听来噩耗:胡绩伟于16日逝世!消息说“因心力衰竭,享年96岁”。
  我给蓁蓁去电话询问此事。蓁蓁是胡耀邦的助手林牧的女儿,五年前,我受托编撰《林牧口述》一书,因此有机会和蓁蓁多次拜望胡绩伟。胡绩伟是林牧的挚友,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在胡耀邦领导下他们有过共同工作,共同为理清中国前进路上的种种认识而奋斗的经历。因此《林牧口述》的序言当属胡绩伟著写最妥,胡绩伟也对此事欣然应允。
  然而事情并非那么简单。那年胡绩伟已是91岁高龄,身体并不见好。我和蓁蓁见胡伯伯的时候,他甚至需要拄着那种H型的金属制辅助工具才能在屋内有限范围里走动。胡伯伯的夫人狄莎阿姨叮咛我们“他最多能谈话十分钟。然后就得休息。”我们这才知道胡伯伯是专此起身接待我们的。胡伯伯说:这事情我要做,我要像林牧那样最终得以安静地死该多好。足见他对挚友的真诚情谊。
  因为是第一次来胡伯伯家,所见倍感新鲜。约15平方米不大的书房,四墙有三面被顶天立地的书架和书橱拥塞。一眼就看到的是某位画家为胡伯伯所做巨幅画像。胡伯伯走出里屋的时候,那画里的老人顿时跃然现实。立刻让我感受到了一种逼人之力。之前只从照片上见过胡伯伯。不高的个子,圆润线条的面庞……如今是眼前的胡伯伯了,只见他白发冠顶,虽步履维艰却精神矍铄。忽然我就想到:大约思想家衰老在先的只能是身体,那思想一定会走到极致吧。这个想法真的就被以后的事情一次次验证。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06060205292320--ss    湖南省邵阳市工运领袖李旺阳是被世人称道的“硬汉”。然而李旺阳于2012年6月6日被人发现吊死在他生前正住院的病房窗棱上。发现的时候,人已气绝。时间是早晨6点多。
据“自由亚洲之声”网当日报道(全文)——

  曾因八九六四系狱多年的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突然在昭阳一家医院死亡。维权网报道说,他的妹妹李旺玲星期三上午进入病房后,发现他“挂在病房的窗户上气绝”;公安人员到达后,带走他的遗体;家属目前无法得知是他杀还是自杀,也不能确认去世时间是星期二晚间还是星期三上午。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说,李旺阳的朋友怀疑,他是被折磨致死,再被伪装成自杀。据报道,今年62岁的李旺阳,1989年六四事件时是当地玻璃厂工人,因组织游行、声援学生被以“反革命组织罪”判刑入狱13年;2001年再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10年,去年5月出狱时,既失明又失聪。今年6月2日,香港有线电视播出对他的专访,他表示,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实现多党制,即使被砍头,也不回头。美国的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6月2日在华盛顿举办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时,将2012年的自由精神奖授予李旺阳。

  我于当日晨七时,接湖南的朱承志先生电话,曰:就一句话,李旺阳死了,自杀了。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旺阳死亡医院是邵阳大墙(音)区医院,警方已到。
死者被一根纱布绷带样的东西所吊。
4号当日有人看望李,见李还委托他妹妹买一台收音机,被迫害双目失明的他说希望用收音机提高一下自己的听力。
目前现场李旺阳的妹妹在撕心裂肺地哭号……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著名的湖南工人运动领袖李旺阳在遭受一生折磨后于今晨被人发现身吊医院窗户上,已经死亡。
死亡原因尚不详,20分钟前接到消息,目前警方尚未到场,尸体仍然在吊。
网络微博已经沸沸扬扬,有认为李旺阳是著名的硬汉,怎能自杀?又有认为适逢六.四刚过,李旺阳23年前又因参与六.四运动,故“被自杀”的可能性不可排除。
本博密切关注事情真相,随时播报,请关注!


(关于李旺阳的事迹可以在大陆百度搜素)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283879921q        盯着小雨,我骑入内蒙古中部的沙漠小镇达拉特旗。
  早起,我在包头查看天气预报就知道情况不妙,所以出发前特别检查了此行近两月来尚未启用的雨具。虽然内心还是祷告最好别下,但现在看,雨终于不可避免地来临了。
  和所有的内蒙古城镇一样,达拉特旗同样建设的博大,具气势。你若是从一个局部去管窥,会往往以为身在某个大城。我下榻在这个小镇边沿的某家旅社里,一直到天黑下,我再也没有下楼。我想我还是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尽快去做《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的系列续集。
  我和艾晓明通话,询问片子中对她的介绍该如何去做。和通常的询问结果一样,艾晓明的回答很是简单。我想至少该把她近些年制作的几部杰出视频代表作说一说吧。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我从网上找到的艾晓明作品目录其部分。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说废话,只做个说明。
  艾晓明的公民社会演讲已经发布的有第28集,本次发布的是第28集的后续部分,而这一部分似乎更长。本集里艾晓明着重讲述了公民影像记录实务。尤其宝贵的是艾晓明以其亲历实践所获心得,结合了近些年在中国社会涌现出的优秀公民影像记录者的工作实例做了独到分析,我听后深感受益!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284740514s    行程二千八百多公里后,我因事短暂脱离万里黄河溯源行计划路线,来到西安。榆林的推友小韦素昧平生却提供我暂存我的宝骑之地。我告别了同我朝夕相伴整俩月(7月15至9月14日)的自行车,只选择了摄像机、三角架、笔记本、换洗衣物以及一些必须的小物件,和小韦去榆林的大街上买了只户外大背包,将所有杂什一股脑塞进背包里,登上了南下西安火车。
  在西安的两天里,忽然发现自己的皮肤白了,身子软了,精神甚至开始有了点萎靡。真的,仅仅两天!我原以为我的这次出行时间很长,定然把自己蜕变出一个农业身子来,远比时不时去乡下走走要来得深刻的多,现在看来全是枉然。好在,事情一完,我立刻返回榆林,继续开始我的万里走单骑,这样至多六天。我是会坚持下去的。
  一到西安就收到了倪玉兰的谈公民话题视频素材。倪玉兰在推特的自我介绍里说“我求饶过一次,仅仅一次,在他们第一次毒打我的时候,但他们说‘晚了’。既然已经‘晚了’,那么我只能作‘江姐’了,那是他们逼的。”。这话费我思索,看似简单,包括提到的“江姐”,提到特殊材料,而且是我自小就熟稔的字句,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惊心动魄。何以红色作家笔下的人物以及其个性描述忽然就转变成了一个和平公民命运的必然符号呢?这岂不是说明得很足够,很犀利,很明白嘛。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6275_12855436466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9月,我骑车至重庆,后与京城朋友驾车经成都返京。那夜在成都我与冉云飞一面。邀数位朋友往老妈蹄花一条街,我架设随身机器拍摄了全程。回到北京后整理图片,竟然发现没有一幁冉云飞的照片是不模糊的。因此留下强烈印象:冉,好动也。
  18日赴上海被阻,换道去往四川内江,返回时又过成都。此行我的任务明确:拍摄冉云飞谈《努力走向公民社会》并被定为第三十集播出。巧的是,今又逢9月末。晚上8点的飞机我将乘机去西安转道陕北。
  下午我从内江赶到云飞在四川省文联的宿舍。
  对冉氏的认识,相信大多数人是根据他的文章,“日拱一卒,不期速成”,其实这就对了。未见其人前,多有网传如“冉匪”一类形容。这些难免给我以先入为主的暗示,但话不出几圈,这等感受就荡然无存。首先冉是学者,是读杂猎广,记忆超强的怪人。我对冉说这样的人我此生见过两位,仅此,“你是其中之一”。
  拍摄进行到两小时左右,我随后与他参观了他位于顶楼的私人“档案馆”。冉说“我拥有港台书籍专柜,又有由各种渠道搜集汇整的档案。”在我看,这些是组成冉氏生活写照的重点。我为此专门拍摄了他的档案馆并专设一段。

文章標籤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