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玉甫老人是河南省原阳县阿乡延州西村人。3月13日早上6点死于北京南郊的航天医院。这个医院我熟悉,给天安门广场流民看病动手术就是在这里。医院不错,为流民治病并无歧视,对待弱势群体的特殊情况还备有专项免费救助基金。可是胡玉甫老人的命运在这里似乎未获青睐。老人是上月13日死的,至今整整30天了仍然在太平间里“搁着”。胡玉甫生前所在地政府告诉他的家人:拿20000元来缴清垫付费用就可以拿走尸体入殓。胡家后人理解的是政府垫付了死者死前“一段特殊时期”他们所付费用和死前抢救以及死后停尸等等相关费用。胡家人认为这个不合理,死者临死前两月里人身并无自由,一切均在政府管控之下,而期间得病又得不到治疗,最终导致死亡,这个费用应该由政府支付。
  究竟该谁付这钱?胡玉甫老人死前又发生了什么?这该从头说来。
  胡玉甫年已八十。之前来北京上访遭到新乡市原阳县驻京办负责人警告“不许去信访局”。老人和媳妇张新粉2011年10月来几次赴京均被扣押。第三次进京老人直接去了天安门。儿媳妇张新粉仍抱一线希望去了信访局。胡玉甫被原阳驻京办抓回一个叫做南天津庄的地方,属丰台区,关押在私人开办的黑监狱里。张新粉接到驻京办负责人,同时也是原阳县信访局副局长的路均田电话,叫他去南天津庄照顾胡玉甫。
  张新粉来到那个“莫名”的地方,才知道公爹已经患病,并且病情逐日加重。张新粉央求原阳县信访局干部路均田为其公爹看病。黑监狱老板也怕担当不起,便一次次给路均田打电话告知胡玉甫病情。路均田回答说“乡里不管”。直到病情愈见严重时,路均田才带领乡政府的张鹏威(原阳县阳阿乡副书记)、甄向东、刘彦胜去看胡玉甫。胡玉甫当时躺在张鹏威的脚下苦苦哀求为他看病。张鹏威说“这老头好有劲啊,我不是来说事,也不是叫你的,是来北京办别的事的。”却又当场向县里政法委聂书记打电话汇报“老头没事,我们不管了。”
  张新粉看求他们无望,就只好到监狱对面的小诊所去拿药。维持没有几天,老头就不行了,遂叫来120紧急拉往北京航天总医院抢救。12号到的医院,13号早晨6点医院宣布胡玉甫老人死亡。临死前,胡玉甫老人手拍胸脯对儿媳妇张新粉说:“我想起就一肚子气,新粉……咱们太冤了!”
  从3月13日胡玉甫死亡到今天4月11日已经过去整整一月(30天)。胡玉甫的尸体仍然停放在北京航天总医院的太平间里不让取回。原因是原阳县政府要求胡玉甫老人的家人付清2万元。而明眼人一看便知,假如胡玉甫不被抓进黑监狱限制自由,假如这39天胡玉甫不被特殊关照,胡玉甫家人又谈何理由去向政府要求支付呢?
  南天津庄61号究竟是什么地方大概已经不是秘密了,遍布京城大大小小这样的神秘去所也不为京民所生疏。人们不禁要问,一直以来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而且警察也一直在查抄剿灭中的这种黑色监狱为什么在京城总是不能绝迹呢?
  我们不禁要呐喊:安元鼎,你究竟有何能耐在号称首善之地的京城里能够如此孽根不断?!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