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感谢我在我的7个博客上发布的《华山保卫战》以及配套视频被保留至今,虽然在发布两天后Blogbus锁闭了该文,所幸还有六家没有“表态”(这已算是态度明确了)。尤其是尚有几家保留了我的视频发布权力。
  19号夜里,我“逃出”华山脚下的荆房村后借宿在农民推友郭的家里,郭对我说,在我这儿是安全的,何况你身后还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兄弟。那晚上,我取出录像机里的SD,那里面是我白天里拍摄的农民村庄被强暴拆迁的重要影像,我把它们精心藏匿在我的随身物品里,第二天由华山北站乘高铁辗转西安后顺利抵京。
  年末,事情多些,我在经历了五个月零三天的长时间旅行后并未能够立刻休息,直到恢复了我在京城寓所里中断了的电话、网络、水电,以及为蒙古和斯斯儿换了新的猫砂又给它们每人发了一块熟肉打打牙祭后,我才得以坐下,细细去想我过去几月经历的日子和事情。
  《华山土地保卫战》是我这些日子来第一个完成的新闻视频。说实话,很难,线索庞杂、资讯纷纭,加之方言的障碍,虽同属关中,却西安与华阴有着语言上一定的不同,因此这个制作耗时就长,以至五天没有更新博客而全身心投入这个制作。若不是有那位荆房村的佚名村民在面对警察的强势时勇于质问,敢于大声的举动始终激励着我,事情恐怕还要难些。那村民和警察的对话是这样的--
  警察:你记住,任何时候胳膊都拧不过大腿。
  村民:胳膊拧不过大腿那你也要讲个合理嘛,你说你是人民父母官,没人民了你给谁去做父母官?!
  27日早晨,荆房村村民甲忽然打来电话:今早村里忽然来了警察,500人,警车和机械车辆约50,还有特警。他们又来拆房了。
  28日中午,我正在北京捷安特车行购买自行车零件,接华山村村民乙电话:荆房村昨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今天一大早六点他们又开到了华山村……
  我知道此次政府执意在做的华山旅游景区规划占地涉及拆迁的有荆房、华山、郝堡、黄甫、河南等五个自然村。问题其纠结主要在拆迁不具国、省批文,在批以内的则多占,再就是对农民的安置没有考虑生存和发展,赔偿亦不合理而导致农民搬迁之日,即成欠债之始。除此,尤感气愤的是拆迁工作人员工作作风粗暴,蔑视人权,公然践踏法律且提供农民考虑的时间极其有限……
  28日下午一点,华山村消息又报:统计数据已经有了,共出动警力(含全副武装特警)300人,交警100人,警车100辆,法院人员也在其间,还带来了警犬……
  我注意到拆迁人员组成里还有华阴市法院人员。按说此事尚未走法律程序。难道他们已经在为日前刚刚公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的最终实施做前期“补漏”吗?也就是说,政府拆迁须得法院判结,执行亦由法院。而这些政府智囊们处心积虑到了如此智慧空前!
  28日下午二时,华山村村民丙打来电话:我对拆迁全程做了录像。丙和我约定晚上给我传送视频。
  28日下午二时半,华山村村民妇女丁打来电话曰:我不在家,他们把我的两个塑钢临时建房(原是打算做养殖业的)用掘土机连根儿推倒,当时门是锁着的,等我赶回来看时,见电动助力车、冰箱和被褥等全被压在了塌房下边……邻居一家小伙子手里拿着砖头守着屋门大吼“看哪个驴日的敢拆!”才抵住了拆迁方的淫威……
  28日下午三时,华山村村民丙打来急点报告曰:我的摄像机被强行收走了。拍摄资料尽毁。
  村民丙的摄像机是装在口袋里的,只是露出个镜头。
  ……
  29日凌晨,我工作一夜刚醒,郭对我说:“昨晚看你累了,没叫你,央视《新闻周刊》白岩松主持的节目里把我们渭南市点了,国土资源局约谈市领导第一把手。同时被点名的有13市,我们渭南是其中之一。”我知道华阴县受辖于渭南市为县级市。那么该新闻是指我们正在拍摄的地方了。村里农民亦是如此认识。

 


检视较大的地图 

 

36275_1293630114v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