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75_12855436466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9月,我骑车至重庆,后与京城朋友驾车经成都返京。那夜在成都我与冉云飞一面。邀数位朋友往老妈蹄花一条街,我架设随身机器拍摄了全程。回到北京后整理图片,竟然发现没有一幁冉云飞的照片是不模糊的。因此留下强烈印象:冉,好动也。
  18日赴上海被阻,换道去往四川内江,返回时又过成都。此行我的任务明确:拍摄冉云飞谈《努力走向公民社会》并被定为第三十集播出。巧的是,今又逢9月末。晚上8点的飞机我将乘机去西安转道陕北。
  下午我从内江赶到云飞在四川省文联的宿舍。
  对冉氏的认识,相信大多数人是根据他的文章,“日拱一卒,不期速成”,其实这就对了。未见其人前,多有网传如“冉匪”一类形容。这些难免给我以先入为主的暗示,但话不出几圈,这等感受就荡然无存。首先冉是学者,是读杂猎广,记忆超强的怪人。我对冉说这样的人我此生见过两位,仅此,“你是其中之一”。
  拍摄进行到两小时左右,我随后与他参观了他位于顶楼的私人“档案馆”。冉说“我拥有港台书籍专柜,又有由各种渠道搜集汇整的档案。”在我看,这些是组成冉氏生活写照的重点。我为此专门拍摄了他的档案馆并专设一段。
  我在成都时间很紧,冉在网上招揽推友前来聚餐。在去“懒汉火锅”的路上,冉云飞一刻未停地在讲述他的一个观点。那是在谈及我将去陕北横山再访高岗故里一事时,他说:“我从不想为贬低谁而虚构论据。”“可以看《炎黄春秋》,不看《求是》,但高级点的时候也是要看看《求是》的,作为资料。”“互联网教会了我如何对待来自对方的不同意见……以前我是鲁迅式的人物,现在则宽容许多。我不再去网上掐架。”。
  还是在去年,在广东连州召开中国网志年会的时候,我注意到冉提起我关注中的中共历史人物高岗一事。虽然没有听到他的深入分析和看法,但我已意识冉的治学涉猎之宽以及客观的历史观念。今天冉则针对性地直说道“让资料和资料吵起来,让它们掐架”。冉云飞的这个意思恰是我此行陕北所持观点的一个有力支持,这很重要。
  火锅一场,酣畅淋漓,恰似诠释今次谈话的调性。尤其冉是邀了夫人、爱女、侄儿以及侄子一家,另有网友来坐。也因此奇妙地改变了我有生来第一次对待火锅的麻与辣之畏惧。
  冉云飞遣侄儿驱车送我机场,成都一行结束。算起来,与去年来蓉恰恰一年。
  详尽请观视频。[写于陕北横山旅途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