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75_1284740514s    行程二千八百多公里后,我因事短暂脱离万里黄河溯源行计划路线,来到西安。榆林的推友小韦素昧平生却提供我暂存我的宝骑之地。我告别了同我朝夕相伴整俩月(7月15至9月14日)的自行车,只选择了摄像机、三角架、笔记本、换洗衣物以及一些必须的小物件,和小韦去榆林的大街上买了只户外大背包,将所有杂什一股脑塞进背包里,登上了南下西安火车。
  在西安的两天里,忽然发现自己的皮肤白了,身子软了,精神甚至开始有了点萎靡。真的,仅仅两天!我原以为我的这次出行时间很长,定然把自己蜕变出一个农业身子来,远比时不时去乡下走走要来得深刻的多,现在看来全是枉然。好在,事情一完,我立刻返回榆林,继续开始我的万里走单骑,这样至多六天。我是会坚持下去的。
  一到西安就收到了倪玉兰的谈公民话题视频素材。倪玉兰在推特的自我介绍里说“我求饶过一次,仅仅一次,在他们第一次毒打我的时候,但他们说‘晚了’。既然已经‘晚了’,那么我只能作‘江姐’了,那是他们逼的。”。这话费我思索,看似简单,包括提到的“江姐”,提到特殊材料,而且是我自小就熟稔的字句,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惊心动魄。何以红色作家笔下的人物以及其个性描述忽然就转变成了一个和平公民命运的必然符号呢?这岂不是说明得很足够,很犀利,很明白嘛。
  “恐惧是无用的”这句通过倪玉兰律师之口转述的何阳的语句也足以概括公民倪玉兰在面对龌龊如何由恐惧到大无畏的过程。“是逼的”倪玉兰如是说,这又是何其真实呢!
  在一个仅仅剩得残暴和流氓值得炫耀的权利者来说,还有什么值得令我留恋?还有什么值得让我们随跟随行而义无反顾的呢?倪玉兰律师是以自我的亲历来阐述在走向公民社会的道途上有多么多的艰辛,多么多的恐吓,实际上又有多么多的麻烦,这是每一个准备为公民社会奋斗的中国公民该补上的必修一课。
  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一个公民该主动自觉站位的地方,而这个位置在我尚在模糊之中。我想我连续四年走三条线路,行程总约八千公里,这样的位置该渐趋清晰,不是吗?
  我将在几天后返回行程中止地,开始继续前行。我愿时时以倪玉兰精神作为鞭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