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导读】2010年8月2日,河北廊坊公民陈树花在人民网“E政广场”成功提交建议“请求国家公开治理腐败——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建议被自动生成编号“5831”。陈树花为此心中暗喜:这意味着代表政府口舌的窗口,从此必须面对“建议”有所回应。即使这个反应令陈树花或喜或忧,但至少说明一场公民与政府间的对话就此开始。不过,陈树花的暗喜为时尚早,在常人看来如此不得不有回声的严峻问题,竟然也适用于“理论上讲”这个普遍适合于中国政治的“习惯解释”。换句话说,“理论上讲”适用于对付任何政府试图回避的问题,即你的建议“理论通,实则不通。”

 

5831号建议(提案原文
编号:建议5831号
建议主题:请求国家公开治理腐败——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
建议类别:时政类
建议人: 陈树花 政治面貌:群众
提交时间:2010-08-02 13:55:43
内容:
  温总理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黑恶势力猖獗,维权难、上访难,已经成为了当今社会的重要话题。受冤的老百姓前仆后继的去上访、闹访,地方官员们不遗余力地去抓访、截访,国家千遍万遍地下令解决上访问题……..可是那各信访部门处的一条条排队候访的长长的“中国龙”的长度,却总在不断地加长着……
  难道,上访难真得无法解决?本人含冤上访十年血泪史,痛定思痛,求本溯源,认为上访问题并不难解决,操作起来也很简单, 只需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就可以了。我们就称其为“网上信访”吧.
  建议各信访部门都建立公开网站,公开接受投诉。这样,全社会都能随时查看到相关信息。网上处理上访问题,做到如下两个公开:
一 投诉公开
  上访者投诉的内容、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都在网上公开。
二 处理结果公开
  对该上访的问题的处理结果在网上公开。
  倘若如此,上访问题能在网上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谁还胆敢再网上营私舞弊?这样做了岂不是三全齐美?
一 有利于安定的局面和社会的稳定
  网上信访使受冤的同胞不再从五湖四海都汇到北京(因为在自家的电脑上即可解决问题),这就大大地增强了国都的安定和稳定系数…….
二 增大了上访者的安全系数
  网上信访,使控告或投诉者无需再外出奔波,也就无需再劳驾地方官员的追捕了,所以上访人被追捕羁押的现象也就成为了零。安全系数也增大到了百分之百。
三 为社会节约大量地人力、物力和财力
  网上信访能简单明了地处理了上访的问题,为国家和个人节约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
  敬请国家领导采纳建议,本人代表千千万万受冤的同胞不胜感谢!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老虎庙导读】陈树花5831建议中的“网上信访”无论怎看都属合法、理性、科学和善意的,并极具建设性。然而事实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理论上如何,而实际操作又如何如何。”仅就5831意见提案之过程就足见前途不好乐观。

 

1、2010年8月2号13时55分43秒,陈树花在人民网E政广场提交5831号意见提案。针对上报的部门是: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2、2010年8月10号,陈树花发现针对上报的部门“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的上报意见排序中今年果然唯独缺失了“5831”号(见截图一)
3、2010年8月11号前后“5831”提案曾在人民网首页显示一周左右(见截图二)
4、2010年8月11日人民网告知本提案不置顶的原因在于:关注率、支持率太高
5、2010年8月19日发现5831提案在针对上报部门(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的议政广场部位排行榜里也被消失
6、2010年8月20号人民网再次告知:此提案不符合置顶的规格
7、2010年8月20号和23号人民网告知:此提案漏报的原因是技术问题
8、2012年5月2号提案被屏蔽(截图三)
9、2012年5月3号网友告知签不上名
10、网友告知:回帖顶不上去
(陈树花声明:建议人与杨鸿光老师多次通过电话,觉很善良,本文多次提到他的名字,并无攻击之意,只为客观告知事实。)

 

老虎庙导读】当我得知陈树花5831提案一事后,我的第一决定就是登陆人民网,找到该提案并在其后签名,表示我个人的支持。因为我深知签与不签是态度问题,这个不容质疑。但对该提案的前途我并不抱有乐观。陈树花的提案看起来更具理想色彩,而理想往往距离现实又何其遥远。
  首先,陈树花的提案里始终未能提到问题的关节,也就是症结何在?也难怪,倘若陈案点到死穴,那么提案就连被排序“5831”也不成可能。5831的被“接纳”,以至曾经长达一个星期被推至人民网E政广场首页,恰证明了提案的力度尚不至致命。事实证明,当陈树花见提案一再拖延冷待,继而经陈树花一再穷追猛打,不断通过电话追问原由,致使对方十分尴尬最终采取推责、踢球、将问题淡化,装聋卖傻以至转嫁问题为“技术故障”等,才真正说明了在当今政经环境下的大多问题是没有什么机构可以或者愿意独自盖棺定决的。尤其从10年8月11号,在陈树花拨通了人民网呼叫中心电话(4008100300),要求将此提案恢复置顶时,人民网如是回答道“正因为(5831提案)支持率高、关注率高,才要格外慎重,人民网只是个媒体,要经过多个部门的审核才能决定……”其一语道破天机。
  我们知道有一句无可指责的名句“稳定大于一切”,而之后还跟着一句则更为著名,那就是非常错误的一句“维稳压倒一切”。后者其错误在于凌驾于法律之上而无所不能。正如执其“法”者所说:维稳就是最大的政治。拿陈树花的5831提案来解读,其焦点不过在于上访疏导的问题。上访乃当今解决矛盾的方法之一,本身并无过错,而过错在于为什么问题不能在基层解决?同样于中国的行政结构如中央、省、市、县、乡,司法亦同。访民的问题往往层层申诉而无果,这正是“维稳压倒一切”导致的恶果。各级政府面对海量矛盾只需一句“维稳”便可大不作为。
  那么各级政府又为什么如此忠实于“维稳”而不惜打压上访人群呢?据《凤凰周刊》曾经的调查:一旦上访者被国家信访机构接待,登记“入账”(信访登记系统),访民所属省份的领导政绩就要被减分,所属省份也会处以高额罚款。于是这种规定被上令下效,各省、市、县又将这一规定层层分解,依样办理。“信访工作绩效被纳入公务员考核内容,考核排名的结果将直接关系到地方官员的选拔任用。”另如“安徽省凤台县规定:去京上访按国家信访局通报的上访人次计算,1~4人次扣2分;5~10人次扣4分……41人次以上的扣20分;集体上访、重复上访加倍扣分。该县还规定,对当年列入全县信访管理重点单位的,予以通报批评,其党政主要负责领导一年内不得评先、评优;连续两年列入的,责令党政主要负责人作出检查,并在一年内不得提拔。”
  很显然,那些认为“上头政策是开明的,下面则念歪了经”的好心人并没有看到“正确的上头”将维稳量化为数据进行考核,导致下头在量化基础上更做五花八门的利益挂钩,功力化解释。最终维稳和基层政府人员个人利益成息息相关。这实质上比暗中的贪污还要恶劣。是赤裸裸将人权做成交易,侵犯人权已成明火执仗。
  陈树花的理想主义只在一个正常的,法制化的国度里才可能成为现实。但不证明我们就可以坐以待毙而不为,理想之国在于无数的陈树花们的发出大声,这一点是必须要清醒的。

 

议政广场漏登5831

强国社区首页显示提案题目

5831提案不显示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