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25岁的女生李宁同学于今年3月5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为其母李淑莲冤死龙口市信访局,三年问题不得解决,反倒逼使家人逃亡省外一事,裸跪广场,向苍天呼号,对世人鸣冤。以其一个美丽女性最最珍贵的操守于不惜,显示了一个公民在恶劣境遇下不屈不挠,为正义献身的悲壮。
  李宁的母亲李淑莲生前和我认识,因为与我同龄,且生日只比我小一月。我因此和她颇见缘分。
  说起来令人难堪,李淑莲和我的第一面竟然是对我这个初次谋面的男人讲述自己被十几名大汉赤身裸体从北京丰台区幸福里一家小旅馆里拖走,连夜绑回山东的情形。关于事件经过我已有文字和视频记录(详细见2009年7月1日博文《暴徒深夜劫持妇女一丝不挂》)
  李淑莲被深夜绑架回山东龙口市610基地后,又光脚出逃,后重抵北京。李淑莲的视频控诉就是在那天在我位于鸟巢旁的居室里录制的。接下来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在那间小屋里我又录制了“李淑莲老公携子进京寻妻”“同室被绑架女友李春华再诉龙口市信访局雇佣流氓作恶”的一幕幕恶戏。而李淑莲那时的处境已经到了非常危险境地。
  后来在王荔蕻的安排下,李淑莲和李春华被秘密安置在大兴区南小街流民公房附近的一间只有一只小窗的屋子里暂避。我去看望过二位山东女人。李淑莲热情地买来西瓜为我们降暑。我们了解了她们的生活状况,小坐片刻即告离。未曾想那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之后不久她就被当地德茂庄派出所交给了龙口市来京的截访狗。而最令人气愤的是,出卖李淑莲秘密住处的竟然是那间秘密小屋的房东,一个无耻的北京市民。
  关于李淑莲事件的来龙去脉,王克勤和冯军有撰文《山东上访女李淑莲死亡之谜》可参看,这里不再赘述。
  必须揭露的是,龙口市的作恶并未以李淑莲的死亡而收敛,恰相反,在之后的三年里,其罪恶层层叠加,封口、恐吓、追杀、跟踪骚扰以至控制舆论的恶行至今没有结束。这就很好理解一个25岁处世未深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要裸跪广庭大众之前,做出常人不好理解的举动了——在退后一步就是死的境遇下,还有什么可以顾忌?只要叫良心还能驻足,叫国人冲破隐忍,访民们还有什么需要顾惜而不舍,那么,究竟是谁可以给他们以出路呢?
  日前,李宁面对镜头讲述了她目前在大学读书时的特别处境,纪录片《李宁的口述》请观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