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伦敦奥运的负面消息我们不愁听不到,中国央视似乎有专门团队最近活跃在伦敦东区以及繁华街头做专事负面消息的打探。我们因此就远隔千山万水听到了伦敦的士司机罢工的消息;听到了伦敦市民对出行受阻表示不满的怨声;听到了伦敦市民对政府耗巨资办奥运导致严重亏损的批评;更听到发自央视的预警:在未来伦敦奥运的日子里将会有一连串儿的社会公众游行示威事件发生……
  伦敦的市民很幽默,为这些相关奥运的负面消息下了个定义:大赞助商劫持了伦敦奥运会。我有点佩服伦敦人的这个判断,往前推四年,看北京第29届奥运会那就该是“政治劫持了北京奥运”喽。只可惜北京当年没有找到这个说法。没有这个说法却不证明没有这个事实。
  2006年5月间,北京鸟巢刚见雏形。也是那时候开始,就有越来越多的外国记者到我们小区采访拍照。因为这个小区就在鸟巢东门对面,一路之隔。再后来就有了国际奥委会相关团队前来视察工程进度和检查质量。
  鸟巢工地一片狼藉,按说这是任何工程所不可避免的环境状况。市政则要求用大型遮幕将其做视线隔离。这个遮掩其本身没错,有利环保降尘,防噪声污染,有利城市观瞻。却在中国,这样的隔板被宣传部拿去无偿占用了。那几天,鸟巢四围架设起了高达数十米之高的喷绘广告布,上面空荡荡只书写这一行关于“八荣八耻”的宣传文字。六月,国际奥组委代表团前来鸟巢督查场馆工程。第一眼就发现了未来的29届国际奥运会有被红色政治所利用的危险。这样的说法在国内也有……后来舆论大了,“八荣八耻”被晒了几天太阳后只好悄然退下。代之以一家手表厂广告(已经记不大清是谁)。
  上面说的大概算是政治劫持奥运一例吧。北京市民把大量耗材用于遮盖城市工地景象的做法称作“屁帘儿”。

  北京的29届奥运前夕,网易曾发起一个请奥运民工代表回京参加开幕式的活动。事情的发起大概因了北京政府在奥运前曾下令凡在京打工民工离京返乡。网易的大概做法是:请一个曾在奥运场馆施工过的民工代表回到奥运开幕式上来观看。为此我推荐过一位甘肃农民工,后来被选中。在开幕式前的某个时间段里,年轻网友们开始以网为平台,搭建起一个接力送民工回鸟巢的活动。此间每过一城或一镇,有报名网友出资出人接力接送,直至开幕式前抵达北京……
  这个活动很好,也很好玩,其含义自不必多说。后来做了一半,被中宣部叫停。
  2012年7月28日,第30届伦敦奥运开幕式火炬传送进伦敦碗的那一刻,有五百名曾经修建伦敦奥运场馆的工人,头戴安全帽被请到火炬入场的过道两侧,作为第一批最有资格的人第一时间近距离接触了圣火……
  那一刻,我打电话给甘肃那个曾被选中而后被阻挡在京城以外的农民工:伦敦工人成功了!对方在电话里没有吱声。直到我滔滔不绝大发感慨完毕,对方也只是安静地说了一句:“那不是中国!”

  奥运前的一天,一个外国记者朋友来访,进门就扔给我一份打印文件:“看看他们怎么说的。”我看了那页纸,是奥运国字号新闻发言人的记者问答通稿。其大意是“外国记者有完全的新闻采访自由。”我这个记者朋友说:“可是我们现在就已经被秘密监视了……”我对她说,你消消气儿,你现在的遭遇其本身就是新闻,送上门儿的新闻,还不去写,有这闲工夫来生气?后来记者似乎思路大开,非要带我去奥运村看究竟有没有《花花公子》出售?有没有外国运动员像在他们本国一样随心所欲地选择读物。奥运村的保安小伙儿对我们说,你进不去村子,就买不着《花花公子》,说是全面解除新闻封锁,实际上就只在村儿里解除解除,是给世界看一个新北京的做法,你难道也当了是真。听保安的口气,奥运村就是一块资本主义飞地。
  也就是在北京奥运前,互联网开通了几乎所有常年被封锁的境外网站。中国百姓也因此看到了一些负面或说客观的消息。那时候我在我的网络书签里顺便录入了这些网站的地址。而在北京奥运结束之后,这些网站基本成“网站坟墓http://www.archive.org”(一个搜集了1996年开始至今因种种原因而死亡的网站的档案。其数量已达1500亿页网站。有趣的是其中也有“北京2008年奥运会”档案。“你想保存给下一代人看吗?你会想让50或甚至500年后人们来看看吗?”是该经营坟墓的网站的“险恶”用意。)所幸我没有工夫专门删除我的网络书签,因此就有了下面附图里的证据截图。我没有推荐它们去“网站坟墓”登记,因为我们中国人都知道,中国与世界间有一堵“柏林墙”存在。那些看似死亡的网站却未必已死。我也有一个理想:在民主到来之日,我要重新启动这些死亡网址!
  记得那个不爽的外国记者那晚上离开我家时,嘴里一个劲儿地叨唠:“这辈子不来中国做新闻真的是瞎了眼。”

 
“鸟巢”南侧外墙,临北四环。

1146701565

360截图20120731192504830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