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347cxcd082bf3fa76%26690    我的几位朋友一直在从事行为艺术的创作实践。我因此几年前就开始记述和关注他们的艺术活动。尽管如此,在我周围更多的朋友中间有更多的问题则是“什么是行为艺术?”而且这个问题始终不得结论,艺术家谈艺术家的,大家不懂的则可以永远不懂,听了也白听。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行为艺术”在近年里忽然成了大众“耳熟能详”并且随口就说“就做”的词汇。谁都知道“行为艺术”,却谁也解释不清“行为艺术”。于是乎,“行为艺术”甚或致力于“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们一边是有了众口一词的被评价:“怪人”“神经病”“变态一族”等等,又一边被人随处用作所谓“行为艺术”手段去做了商业促销,做了庆典开幕,做了网络搞笑,甚或成了维权的手段。以至对行为艺术一个重要元素的“人体”表现多报以色情与淫秽的认为。这实在是行为艺术在中国的不幸!
  2012年10月18日在中国西安举办了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来自国内国外约三十余名艺术家在短短六天里,到西安各大学府举办了多场讲座,四场作品展示。然而,直到他们离开西安,留给西安的唯一问题仍然是“行为艺术是什么?”
  我也不懂。非但如此,即使在我与与会艺术家们的各个访谈中也看到了这个“不懂”,只是不同的是艺术家们的“懂”是各执一词。
  比如行为艺术与政治的关系一问,回答结果有多种。主要为一:不是政治事件本身,虽然可以谈论政治,但趋于感受,是出自于艺术家自身的情绪表达,不涉及事件本身;其二:当然与政治关联,而且关联密切,甚至有时候可作为政治的最高境界表达,更其智慧,更其高瞻。
  艺术家们的说法不一,但并不能排除我自身的感受,后来我和个别艺术家交流过这点,他们则认为我是以传统审美来读行为艺术,不可谓不错,但不能够深刻,局限。与其传统去读不如不读行为艺术。行为艺术的前卫性和开拓性在我眼底其实荡然无存。我承认这个,但很难“纠错”。
  对英国艺术家奚建军的《黑白不清》和《跟我走》的认识是我的传统美学欣赏结果。我对他当面评价“具雕塑感。”对此奚建军不置可否。我因此想到也许我只看到了其中人体造型的传统表现,却忽略了奚建军至高境界的原始构思。
  我亦有独特发现,在小规模座谈中我提到了行为艺术中的性别差异。我是指作品表演中明显的男女之别。来自香港的女士杜跃在半扇生猪肉上插上一颗颗野草、野花;来自重庆的在校女生脱去外衣着比基尼向观众一一询问“我可以拥抱你吗?”;以色列女性艺术家塔玛钻进一辆报废车辆的驾驶室里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时候我问她作何解释?她说那一刻,透过车窗看到了终南山,想到的是她的以色列家乡的山;台湾青年女艺术家孙懿柔在关闭的大铁门上列阵张贴出一幅幅本次参会艺术家们的活动照片和观众照片(是她这几天里随手所拍),她对我这样解释作品“叫‘凝视’你注意到了没有,那一刻我站立良久,面对着观众,然后我将观众视线引导到了铁门上的具有律动效果排列的照片上。重要的是我的视线和观众产生互动。”……
  我不得不以传统的眼光欣赏这些女性作品,我因此看到了美丽、博爱、少女闺房壁上的卡通贴以及塔玛表现出的强烈的但却柔美的手部舞蹈语言。而正相反的则是男性艺术家们多表现出肌体的健硕(奚建军[英]《黑白不清》《跟我走》);行动的猛烈;声与色的强烈(Boris Nieslony(Germany) 波里斯·涅斯洛尼(德国)作品《一片落在西安上的羽毛》)等,以上所提作品将在我制作的视频里逐步推出(约莫三十集),顺请关注这里。
  作为艺术节唯一的摄像,我记录了全部作品的展示以及艺术家们在西安的活动情况。从今天开始我将陆续发布这些作品的视频,希望这是一个你我学习的过程。

【选择更快视频速度链接】土豆 搜狐 优酷 我乐(5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