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347cxcd1c87ccc1b7&690    波里斯·涅斯洛尼是位德国老头儿,他的表演充满激情以及声与动的震撼。
  在西安举办的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上,我单独采访过波里斯·涅斯洛尼。我的问题是:除了行为艺术作品中常见的静、慢、和动作设计的反复以外,您的作品似乎又多了许多发声,比如令人撕心裂肺的吼;多了许多沉静中又动如脱兔的猛烈,这些都令现场观众深感震撼。同时它也似乎形成了您的作品的有别他人的风格。意外的是波里斯·涅斯洛尼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的另外一个问题“您的作品在架构上似乎都存在着一个‘序列’的印象,比如按照编年去叙述或者是对一个个逝者的回忆和表现。”做了回答:我的作品没有你所说刻意的架构,你看到的只是偶合。
  我想我问波里斯·涅斯洛尼的第一个问题已经得到回答。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总是充满激情和想象的无限,您可以认为激情是永恒的吗?您可以认为想象的空间是有限的吗?不能。
  我非常喜欢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尽管看到的不多,尤其是在我这个尚站在行为艺术认识的大门之外的人来说,我是说我依然在用传统美学观赏眼前的一切。也因此肯定有了限制。
  看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有时候似乎是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小剧院里看独幕剧,有点哑剧的意思,有点班级里同学们组合的活报剧的意思。场景简单,人物很少——事实是只有他自己——但看到了有情景、人物、时间和地点的现实主义话剧。我因此忽然有了自我颠覆的感觉:原来行为主义作品依然有着现实的生动传递,只是它绕过了一道弯儿,而在那道弯儿处,站立和摆放着高级的道具和布景,而这些布景不过只是一些随手捡拾来的饮料瓶子、马路边儿上报废的排气筒子、一块棉织布、一张A4打印纸、甚至是半截儿埋在土里的鹅卵石……
  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艺术创新的意思。
  波里斯·涅斯洛尼已经七十多岁,在国际行为主义艺术界成就不凡。只可惜我看到他的作品只能是此次艺术节上很少的几部。我很想问波里斯·涅斯洛尼的问题还有一个“您眼中的行为艺术与政治的关系如何?”但已经没有机会。更多的行为艺术家多表示它们间有不同,即使承认其关系的也表达得很是有限。而我在波里斯·涅斯洛尼的作品里看那从“1983年,一个男人……1987年,一个男人……”直到1991年,还是一个男人的编年一样的编排和叙述里感受到的却是无法不见的人类生活之悲怆、政治压力之强悍、人性遭受折磨之时的凄厉嘶喊……
  我真的不知道永远在律动中创作的波里斯·涅斯洛尼是否也要传达如此意念。但无疑我是如此感受着的。我相信艺术家是靠作品传达意念的。
  波里斯·涅斯洛尼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艺术研究院的学术报告厅里有过一次极其精彩的演讲,这个演讲比较长,我将另外剪辑一集。在那一集里您一定会更好认识波里斯·涅斯洛尼的行为艺术作品。

【选择您认为最快的视频速度观看】土豆 搜狐 优酷 我乐(56)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