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347cxcd769d545413&690    和行为艺术家接触,很难撬开他们的口令其对行为艺术的相关问题做一解释。北京行为艺术家王楚禹现在撰文讲这个话题了。王楚禹在发表于今年9月27日的文章《行为艺术的语言》中,从对行为艺术语言中的“行为”、“身体”、“表演性”、“即兴与偶发”、“现场”几个关键字的探讨试图解释人们的普遍疑问。
  王楚禹在文章中说到“与行为艺术作品最好的接触方式是在现场观看和体验。行为艺术作品的发生是与时间性并列的。具有不可逆、不可重复、最终也没有作品的‘实在’的存在物。也就是说行为艺术的作品不具有物质性的实在。其作品的内容便是时间意义上的‘经过’。这个过程就是其目的。记录产生的照片和影象都是其作品遗留的‘痕迹’而已。这些‘痕迹’在传达的过程中自然无法客观、全面的呈现一个行为艺术作品的内在意义。正如新闻图片不是新闻事件本身一样。”
  难怪作为我这个“西安国际行为艺术节”的唯一摄像者在六天里感觉到的是无边的寂寞和孤独。这对一个国际艺术节来说显然不很对称。对此,我向策展人相西石询问过,相说:这些国际大师级艺术家向来如此,不通知媒体,不做展前炒作,来者不拒,不来也不刻意邀请。
  我因此在六天里一次次看到爱尔兰七十多岁的老艺术家艾拉斯戴尔·麦柯勒伦(Alastair Maclennan)偊偊独行在表演现场的身影。有一次,表演现场是在傍着终南山的长安县韦曲西杨万村村外一片小树林里。主持人忽然通知我说艾拉斯戴尔的表演已经开始了,是在附近的小树林里。我匆忙扛着机器往现场赶,一边心里嘀咕:好像是躲着人干哪!赶到现场时,发现老头儿已经开始了一会儿。没头没尾的拍摄就此开始。过不一会儿,主持人又通知我说另一个老头儿波里斯·涅斯洛尼(Boris Nieslony)的表演也在附近另外一个位于山坡的场地开始了。我又匆忙跑去山坡。结果又赶了个半场。这后一个半场的表演者是个德国老头儿,在艺术节里我问起过他:您的作品充溢着动与声的质感,较之他人,您的作品更富于感染力。老头儿似乎不能听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做多的回应。这就更加深了我的“行为艺术家是内敛的,自娱自乐的一帮人”的认识。当我从第二个老头儿那儿还赶回到第一个爱尔兰老头儿所在的那片树林子的时候,发现老人依旧寂寞着他的古怪行走。用连裤丝袜蒙头,向天平一样头顶树杈,树杈子的两头挂着红白相间的布条随风飞舞,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老人的寂寞思绪随风逝去的悲凉。老人的作品展示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竟然只在百平米大小的一片树林里打转儿。艾拉斯戴尔·麦柯勒伦的作品我最终没能耐心录完。
  这些天,我时常抱着摄像机独自思想,似乎王楚禹所说被一一应验:记录产生的照片和影象都是其作品遗留的“痕迹”而已。这些“痕迹”在传达的过程中自然无法客观、全面的呈现一个行为艺术作品的内在意义。正如新闻图片不是新闻事件本身一样。这也似乎在证实:既然无法真实记录作品进行中的感知,那么记录它为影和画就真的没有了意义。
  我的忠实的影像记录第一次被如此漠视。直到今天给北京的德妹子打电话,德妹子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道“太珍贵了,太好了!”她是说如此记录难能珍贵,又是独家,那意思好像我是“发”了。也只在这个时候,我的不平的心情才得以平复。
  记录行为艺术家的行为,的确是一次对我人生价值认识的挑战。一切虚荣的,一切功利的以及一切除此自我感知之外的都变得那样无关紧要。最最放大了的东西只在艺术家自个儿心底。看得出,他们很是满足,这包括中国的和外国的,尽管修炼程度不尽相同。我也就想到这仿佛如佛家的修行。祛尽孽根,留得一片清净。
  今天录像记录的是来自重庆的女孩儿童文敏的作品,据说这孩子还在学校读书……

【选择您认为最快的链接】土豆 搜狐 优酷 我乐(5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