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发出一条错误信息,请剧组的人员带上雨衣,带设备的尤其要考虑周全。后来没有下雨。只在收工返家,走进小区院落时天上落了几滴算作是雨的东西。后来就一直骂气象台,骂到打开屋门……
  从镜头后面观察高琉恩,高琉恩的一头白发就让他尤显老衰。我的镜头跟踪他,走了有一小时,就开始见他腿似乎有跛。问了他,他说没事。傍晚剧组集结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给学兵做事,行!”
  基本没有费什么周折,我们就出发了。

1  


  摄制组所选地点是在9.15西安打砸日产车的地方。砸车的那天刚从巴山拍摄外景外返回西安,出站的时候特意把机器上凡印有索尼标志SONY的地方都遮掩起来。如今刚过一半月,这里就变得没事人儿一样,什么也没发生。一场自编自演的闹剧似乎连编创者也没了兴趣。再次感叹一部分人健忘,一部分人用心险恶,一部分人智障!为了目的什么恶都可以试试去做。我想问高琉恩,那天的事情你知道吗?又想想,也罢,叫这老伙计何必为难。


  ……钟鼓楼广场上流光溢彩,成了这些年西安人的骄傲……一拨十分朝气的孩子在街头跳着一种律动激烈的脚部舞蹈。和孩子们商量了一下,被允许拍摄。我大灯一亮,孩子们顿时慌乱。就有貌似管理人走来,没有袖章,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让我这老狐狸一眼就认出了是便衣……30日那天近千名三线学生集结在西安新城广场,试图和政府就42年前那场使用童工的事件进行对话……政府那天似乎精明,即将开会,鉴于各地近期发生的情况,遇此事只有缓兵之策,这些老学生们宜被围观而不宜激怒。因此那天就出现了罕见的武警围观学生的场面。而惯以“围观”至胜的公民则成了被围观者……
  ……和摄制组人员多少谈到些政局之事,我看高琉恩沉默无语,就想扯回话题……
  ……当夜收到《南都周刊》消息,刊载有三线学生历史事件那篇文章的43期在京上市,却因了韩寒的一个什么文艺基金把学生的故事硬是从封面故事挤到了头条“特别报道”。上网一查,见文章名曰《襄渝线上的血色青春》……我试图在街灯里寻找被砸的钟楼饭店大堂玻璃,显然不能,罪恶的掩饰往往不惜国家代价,而钟楼饭店却因此名扬中外……《华商报》采访那位请日产车提前绕道的“举牌青年”,却有无尽言说,最终罢了已经完成的稿件……
  ……45年前,钟楼上四角架着小钢炮,写着打到俺爹和我的无数个同学的父母的大幅标语贴得层层叠叠……晓汾的母亲(柳青夫人)看完那标语径直去了长安老宅投了井,而那井正是柳青伯伯从井底给我们度假来的孩子们冰镇西瓜的那口……晓汾后来对我说:我们家的孩子从此发誓不再从文……
  最新为迎接大会召开出版了《中国共产党历史画典》,其中除了那幅六十年里被无数次改来改去而成PS经典范本的《开国大典》再次被修改外,还收有我的同学石果的父亲石鲁所画《转战陕北》,而正是此画,被诬蔑成勒令老毛“悬崖勒马”,石鲁则因此被判处死刑!现如今怎就健忘到把它要收入“历史画典”,你是为你的恶行自豪不已呢,还是为了其它甚……后来那钟楼上架起了20里外听得见声儿的高音喇叭,宣传老毛思想……
  ……那位不带标志不出示证件干涉小孩子跳舞的的半大小子成了我们争执的话题,是便衣,不是便衣让人好费猜测,最终的一致意见是维护人民稳定的队伍就一定是地下军了,难道不是么,他们永远在黑暗里扇阴风点鬼火,唯恐天下不乱……
  高琉恩还是高琉恩,在没有吃饱肚子的时候,捡捡瓶子换钱才是大事。任凭钟鼓楼下如何华灯大放莺歌燕舞歌舞升平扮演盛世……
  这是纪录片《在历史这边》拍摄过程里的一次记录。剧情里的人物是一位四十二年前,仅以17岁之龄为中国腹地的一条国防秘密工程隧道做过奉献的人。镜头里的他是他如今的境遇——以捡拾瓶子为生。他是我的少时同学。
  拍摄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跟拍实在是体力活儿。直到我手要抽筋,腿发软。高琉恩还在行走,据镜头里的观察他似乎在一个小时里只捡到一只饮料瓶子……

2  3  4  5  6  7  8  9  9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090  9091  9092  9093  9094  909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