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75_1352153218i    当以色列女行为艺术家对着大学生,左手举起一块石头,并且默念数字计时到八十九的时候,那时候她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坚持,她没有数到一百。似乎她并不在是否数到一百的问题上困扰。她说她是在和石头进行对话。当她将一只苹果放在头顶,并且劝说大家可以用身边的纸叠出一架飞机并试着向她头顶上的苹果投掷的时候,行为艺术家和观众间非常积极的互动就已经达成了。
  当晚这场讲座是在终南山下的一所大学里进行。学生们始终像任何一位中国人一样始终停留在“行为艺术是什么?”“如何看懂行为艺术?”。但争论的热点却在参加行为艺术节的行为艺术家们中间展开。

  三木(新加坡行为艺术家):
  如果是艺术家拉的屎,是不是就是艺术屎呢?
  塔玛(以色列行为艺术家):
  在别人吃过我这个屎以前,这就不属于屎。回答你的问题,但是,在我来说行为艺术主要是人的之间交流,人的身体的交流。和一些国家之间,我所发现的问题,而不是为了要去吃屎。
  三木(新加坡行为艺术家):
  我是说艺术家拉出的屎就是艺术的屎啊?我是说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真实地呈现我们所做的工作。这是我对行为艺术的看法。或者说是一个最基本的善,最起码的善。而是更清晰的,不是说睡觉就是行为艺术,拉屎就行为艺术。我说是行为艺术就是行为艺术,这样只会更乱。
  塔玛没有再回答这个尖刻的问题。不知道是否拒绝,还是不屑。

  在艺术节结束那天傍晚的聚餐会上,我有机会直面塔玛也问起那天在大学讲座上的争执,当然我是以和善的语气。塔玛似乎要回避这个话题,遗憾我们没能有机会再问下去。
  关于行为艺术的多种解释对中国的普通人来说多么重要!所幸塔玛又从另一个角度无意中诠释了“艺术是什么?”这个问题。
  我问起塔玛,在她的作品《想家》里,如此命名难道真的就是传统理解上的“想家”,是她真的想家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始终不解。直到在客房里,艺术家们散漫地最后一次团聚的时候,塔玛也到了场。就那一刻我忽然醒悟,眼前这个柔弱的女性艺术家其作品却无不体现出刚烈。她之所以在说到“在我来说行为艺术主要是人的之间交流,人的身体的交流。”之外,又说起是“和一些国家之间,我所发现的问题……”令人不免想起以色列国歌里那充满强烈的爱国色彩的语句:只要心灵深处/尚存犹太人的渴望/眺望东方的眼睛/注视著锡安山冈/我们还没有失去/两千年的希望/做一个自由的民族/屹立在锡安山和耶路撒冷之上。
  流亡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丧失了自己家园而成为被异邦人统治的民族。浪迹天涯却身怀亡国之恨的以色列人对复国的愿望比任民族都要强烈。那么塔玛的“想家”就不难理解,她作品的蕴含就不仅仅是来中国多日而对家乡的怀念。我又如何不能理解为塔玛胸中那一复国梦意义上的大的“想家”呢?
  塔玛所说“和一些国家之间,我所发现的问题……”给我留下一个思索的空间。在西安国际行为艺术节上无论是在艺术家沙龙里的争执中,还是在几所大学里面对那些稚嫩学子的疑惑,都将我对普遍认识中的“行为艺术不是政治,可以体现政治。”的观点产生质疑。我将继续着我的认识之旅,尽管艺术节即将结束。
  台湾的行为艺术家孙懿柔小姐也许会对我的疑惑提出见解。她在台北美术馆前的连续表演,在我来看是经典的行为艺术直接参与政治。这也许会对大陆的weiquan人士以及广大公民在遭遇公民权益侵害之时,就如何坚决维权提供一个不错的思路。我想尽快发布孙懿柔小姐的作品。所幸她在离开大陆前全权交予了我这个权利。
  下面请欣赏刚刚说过的塔玛的行为艺术作品《想家》。

【您可以选择对您来说最快的速度】土豆 搜狐 优酷 我乐(56)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