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女士陈树花因案上访多年,维权理性坚定,充分体现了公民意识之强。
  陈树花不因私案难决而妥协罢休,正相反,在年复一年的维权道路上愈发觉悟,从去年起,陈树花在人民网提交一份标题为《请求国家公开治理腐败——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的5831号建议提案。此案受到网友热顶,但提案并不顺利,被人民网三番五次封锁、撤换,对此陈树花从来没有停止过5831提案能够公诸网端的努力。适逢党会,陈树花再次在人民网征集人民提案的栏目里做以提交,其命运却同从前一样多舛……
  此话搁置,暂且不提。只说陈树花的一次次努力除了遭到百般阻挠外,其人身安全亦遭不断威胁。下面是11月2日上午,陈树花在家中的又一次莫名其妙遭遇——
  10点左右,我(陈树花)在家里突然听到了咚咚的砸门声。砸门声透着野蛮,使我很恐惧,我不敢出声,悄悄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往外看:看见至少有一个女的和三个男的,他们一边砸门还一边交头接耳,但是不出声音……这使我恐怖之极。因为要是光明正大者,必会先给我打电话(或者出声喊话),我脑子里马上闪出了我被黑社会关押的镜头。这里的居委会和法院、信访局勾结,多次遣黑社会无任何理由地把我一个人关押起来恐吓……我想,现在应该又是他们来抓我了……
  我吓得六神无主,于是给公民记者老虎庙打电话说明情况,老虎庙建议我报案,当我告诉他我报案会被锁死报警电话时,他愤然给我们廊坊的110打了长途电话,问是否他们锁死过访民陈树花的110报警电话?结果廊坊110说:绝无此事(我将用证据证明110说谎)……于是老虎庙鼓励我再试报警……这次的结果出乎意料地警察很快就出警了。金桥派出所来了三个男干警和一个女干警,态度很好,还录了像,登了记。我当时就告诉他们怀疑是居委会(也是新源道办事处)的人来砸门。我求他们调监控录像查明砸门者,他们说回去马上调查,走时女干警(倪)还把派出所的电话(2207110)留给了我。
  下面的情况是:警察(倪警官)2号下午打电话来,先说查过了,居委会说不知道此事,来的是物业来收水费的。我马上反驳:水费刚缴完,不可能。后来物业打来电话来改口说是物业来收物业费的,我当即反驳:更不可能,因为我家不缴物业费(因为侵权纠纷),这是公开的,为何来收物业费?她又忙说她是新来的,不知道……我于是坚持向金桥派出所要监控录像。3号一天没有找到倪警官。4号晚上我打通了她的手机,继续要监控录像,她说:小区大门的监控录像可能坏了,具体如何,等她明天去看看再说…… 
  5号上午10点,办案民警(倪警官)和紫金华甫居委会的赵宝玲书记到我家来了(还给我买了两兜蔬菜)。民警告诉我:小区的摄像头都坏了,所以调不了录像。我当时就反问:怎么十八大期间不把摄像头安好?民警和书记都说:问题不是说办就办的,物业也有难处。她们还说她们只是普通的办事人员,权力有限,只尽她们的职责……
  如今看来,此事要调录像的事情是不可能了…… 
  陈树花的确给我打来过电话,我也的确说过“你该报警。”。但陈树花坚持说“110早就锁死了我的报警电话……”对此我坚决不信,坚持认为陈树花的事情还不至于公安要“锁死”她的电话。我因此坚持认为陈树花所说必须落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有亲自电话查证一条路了。我想听听他们对一个陌生男人的我做如何解释。
  我拨通了廊坊市的110报警电话。接听很快。


  —— 您好请说。
  —— 对不起首先声明我不是报警。我是因为一个居住你们廊坊的朋友来电说她的电话被你们锁死……
  (不待对方询问我忙报出电话号码)
  —— 我查查。
  (几乎是在不到一秒钟后对方就做了回答)
  —— 没有,这个电话没有锁死。
  (我除了惊讶警方的查询如此之快外,更添几分怀疑)
  —— 你真的查了吗,怎么如此之快?
  (对方略略犹疑,遂回道)
  —— 因为我们这里只有一个记录

 

  警察的意思大概是就一个记录,因此没有什么可查的,一目了然啊!
  我想想也是,一个电话号码当然不用怎么费周折去查了。但我随即意识到之前我对陈树花的疑惑是错误的,看来警方是有锁死报警电话的先例的。可是那被锁死电话的又是什么人呢?什么人是因了什么罪警察需要锁死电话以对呢?这当然是题外话了,这里不做太多猜想。
  根据下午陈树花的讲述“办案民警(倪警官)和紫金华甫居委会的赵宝玲书记到我家来了(还给我买了两兜蔬菜)”,但是关于小区录像监控的事情,却回答“小区的摄像头都坏了,所以调不了录像”。
  杨佳在派出所小屋里被打的时候给北京的母亲打过一个电话,告诉母亲说警察打他。后来在法庭上警察说那只小屋没有安监控探头,后来杨佳此说就不被成立;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抓到城管办,在对抗暴力自卫的时候失手杀了两个城管。后来在法庭上城管说办公室的监控录像坏了,因此没有了城管先打人的证据,而夏俊峰杀人有尸体为证,再后来夏俊峰就被判了死刑;现在廊坊的访民陈树花遭到神秘男女闯民宅砸门,陈报警,警察又说小区录像坏了,丢给陈树花“两兜蔬菜”算是慰问一下。不知道不是你们所为,你却要送蔬菜又为哪般。
  难道中国的监控探头都姓了“政府”,专为控制黎民所用!
  如今陈树花一天四五个电话打来,让我惊心:中国公民活日子怎么就那么的难?那么的险?那么的毫无尊严?
  呼吁公民关注廊坊陈树花!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