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17岁时被当做劳工征召到中国腹地的三线地区修建一条中国有史来地质最为艰险的钢铁道路“襄渝线”。时隔42年后的今天,这些方才如梦初醒,方才有了公民初浅意识的花甲老人们开始走上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多坎坷的维权之路——为42年前他们的人身权利以及由此带来的未成年人的受侵害声张正义,要求权益。
  42年不做清醒,不证明事实和损害就不再存在,这尚可理解。而42年同样不做清醒,并且从来没想过要去向受难者表示歉意的政府就实在是大错特错!这在当今世界,无论是哪个政府都不能如此放肆地公然践踏人类公德,但是他们做到了。我因此认为这些个老人们遭遇的一切,已经不仅仅是他们这25800人的不幸,而是这整个社会的巨大不幸。因为,它带给整个社会的破坏将在方方面面处,犹如毒瘤一样渗透,渗透,直至这个社会赖以存在的一切基础被彻底吞噬。
  非常糟糕的是,如上所说的这个自身都不懂“政府功能”该取向于甚的政府,它甚至以为自己就是这个社会里千千万万个人的“父母官”,人民则统统归其为儿臣,尽管它一再声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但实质上的他们又是什么呢?
  在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八次全体代表会议召开之后,他们的领导人刚做交替。似乎对此人们开始有了新政的期盼。作为历史上的三线少年劳工事件的直接造成者,陕西省政府似乎在十八大前后对此事态度极其含混。尤其明显的是对待十八大后政策的揣摩多少表现出投机色彩。这是非常要不得的习惯思路。诚然,中央对三线学生的处理意见至今没有透明,又逢新政,逢陕西领导人更替而形成暂时空白。我们理解地方上担心走过了不好交代,走弱了又在新的中央面前显现不出能力……其实呢?三线的事情可以做大到中央去,也可以仅止做在陕西地面,对它省而言独一无二,没有直接参照价值,也因此影响不了全局。作为新的中央领导班子,还是寄希望于地方政府的执政创新能力的,而这种创新不在于亦步亦趋于中央,更不在于你是否“紧紧围绕”。即使听命于中央,你亦应表达出你的智慧而非等待中央意见,甚至在“情况不明”的时下,还对三线学生的维权行动套用前朝老思路来横加指责,暗中监测,以至动用公安和基层管理机构(街道)越权行事,违法操作。
  请问,你们难道真的是在认真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吗?
  下面我剪辑的纪录片《生死存档》第一集,是在拍摄《在历史这边》的过程中顺便剪辑出的小片。并以此支持三线学生维权事业。这样的小片我将继续剪辑,就目前所掌握的素材来看,剪十集左右出来是没有困难的。也同时希望三线同学们为我提供线索,其线索标准看了下面的片子就自然会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