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少年劳工晚年生活境遇的档案馆式纪录片《生死存档》第一集中纪录的主人公叫李宝平。李宝平15岁时被征召往三线铁路工程。在工程中,李宝平担任爆破手。三年后,李宝平退场返城,再后来做了一名工人。李宝平的地位在那个时刻被无限放大,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能不被誉为是这个国度里的“领导阶级”。而后尤其的是李宝平加入了共产党,这使他有资格在我们的镜头前说“我也是有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
  与其舆论上在此国度永占至高名份来比,这个老党员目前的生活状况却似乎显出些无奈。这里的为什么他看来不能明白,这也是很多工人阶级先进分子们也不能明白的问题。李宝平常年卧床,对氧气机很依赖。他面对镜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准备自己走维权的路……”;而他面对镜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还是希望政府能拿出实事求是的态度,为大多数生活在贫困线的困难群体,独特的群体拿出一些办法来解决他们的生活疾病问题……对给国家做出了贡献的人,不要让他们过去流了血,现在流着泪,在贫困线上生死线上做垂死挣扎……”
  作为一个党员能够如此表达已属不易。但是他的确说出了那个发生在和平年代里的血雨腥风记忆时段,这也是凡参与其间的25800名活着的和死了的少年劳工们的共声——为什么政府不能直面自己制造过的历史,难道一句“那是个特殊时期”就可以消费掉25800人的感情,就能够让始作俑者堂而皇之于历史的错误而问心无愧吗?
  只可惜这样的公民觉醒来得晚些,这样的公民认知还嫌不够普众。原本属于政府纠错的部分,现在却由许多反省者自我承担。在我已经接触过的生活在秦岭北坡关中道上的十多个少年劳工中,他们多是身患残疾者。令人欣喜的是,他们逐渐成为这些个少年劳工中最先觉醒的一批公民。他们中间不乏党员,更多的则是“群众”,但他们共同的一个认识就是:我要维权,为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真希望公民权利的维护与争取意识在这些个当年劳工身上不至来得太晚,更不至当疾病来临之时才有梦醒。争取公民社会的建立,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纪录片《生死存档》刚刚发布两集,因为赶着支持学生维权,没有添加字幕,导致在互联网上的传播有了局限。当我决定修订已完成的两集,主要是加字幕和精剪时,我在三线学生网站上发帖征召扒词人员。很快,我接到来自咸阳的石天杰(玉剑)的应招。石天杰和第一集片中的李宝平是发小,1963年石天杰随家人迁徙咸阳,告别了蔡家坡,从此和李宝平一别49年未再谋面。而这些个年代里他们分别去了三线,在一条铁路线上的不一样地段,仍然不能谋面。如今俩人已介花甲,不曾想石天杰在《生死存档》纪录片里看到了已是重病在身的发小李宝平……
  在电话里,透过石天杰听起来很显沉稳的语气中,我获知了这个听来似乎平淡的故事。
  电话结束时,石天杰表示愿意承担该片的扒词儿工作。我来不及询问石天杰是否做过这项工作,但理性告知我,此事非石天杰莫属!事实证明,石天杰做的很好。很快,几乎只在一天的时间里我就又接到石天杰的电话:扒词儿已经做完。
  我想我没有理由再做拖延,我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全身心投入第一集的字幕添加工作。而且刚刚获知,石天杰又投入为纪录片《生死存档》第二集扒词儿的紧张之中。

 

本文人物李宝平的视频见日前博文中视频>>>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