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是一个大家熟悉的故事:从前,西北政法大学老校区有过一座雕塑,一部宪法上有一只地球。后来被网络盛传“宪法顶个球”,其寓意不言自明。后来迫于舆声,校方去掉了那只宪法上的球,网络遂哗然“宪法不顶球了”一时风传。瞧倒霉催的,后来校方干脆推翻雕塑。现在于原地重新塑起的雕塑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女郎,左手捧宪法,右手持利剑,女性胸部特征突出……想必如此无可挑剔,却从此“二奶要复仇”又不胫而走。
  也就是这座雕塑的后边,坐落着西北政法大学的行政主楼。这是一座灰色建筑,尽管被重新装修,但仍然看的出它的历史痕迹,尤其是走在楼里阶梯上的时候,它的装饰和风格依然看得出上世纪五十年代色彩。
  政法大学的年轻副教授谌洪果办公室就设在这座行政楼中。谌洪果于今年初发起“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项目。我为此进去过那座灰楼。
  第一次见谌洪果,我就憋不住给他讲了一个关于这座楼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在我走进那座灰楼的刹那间闯进了我的脑海……四十五年前,我在距离这所大学不远的一个小学读书。正值文革武斗期间,打砸抢盛行。作为我们这些只有13岁的男孩子来说,参与大人的革命尚且嫌早。但学校早已停课,父母又被关“牛棚”。我们这些闲不住的男孩子就借着革命的动荡,去各个大学偷书玩儿。作为13岁的孩子阅读的习惯还不算自觉,只是那些丰富多彩的书籍内容以及各种好玩的教具强烈地吸引了我。那时候西安南郊有几个“书霸”,号称藏书最多。最厉害的一个是西北局的一个初中生,据说藏书五十万,并且在乡下设了一座秘密图书馆。我的“藏书”没有那么多,更多时候,我是找一学校,翻窗入室,然后呆在里面一整天,到晚上天黑才悄悄翻出,却很少带书出来。
  西北政法大学是所老学校,藏书最多,也就成为最早被砸抢的学校。等到我光顾时,校图书馆已经没有什么可砸。我对谌洪果说起这些往事,提到他那办公室如何令我眼熟,每间房门当年是如何被木条封死,楼道走廊里如何脏水横流,楼内如何有鼠类东突西奔,楼内厕所里如何屎尿爆溢无人打理……
  谌洪果显然对此非常惊讶。
2  
  谌洪果的公民项目里有一读书环节,简称(csc)。我的工作室对读书会其中第一、第二(本期暂未剪辑)、第三几期做了全程录像,并剪辑成片。在我的想法里,这该是我2010年开始制作的系列演讲《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的续篇。与正片四十四集又有不同的是,谌洪果的CSC读书会该是公民社会践行篇,我也因此计划在后面的拍摄中多以公民社会实践行动为重心。后来就发生了谌洪果读书会遭到来自校方阻扰的事件。
  
  12月24日《南都周刊》载文《谌洪果:把我当斗士,是最大的误会》。文中有对事件的描述“  他原计划,本学期带领学生分享四本书,分别是密尔的《论自由》、《论民主》,还有韦伯的《学术与政治》,最后一本则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推荐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这些都是人文经典……前两期的读书活动都顺利进行。然而,在第三次读书预告发布之后,他横遭阻拦:先是校方通知因‘上面’有压力下来,不能举办读书会;随之,学校发出通知,禁止学生和老师参加读书活动,并禁止给读书会提供任何场所……在和校方多次交涉无果后,谌洪果决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举行这次读书会。不过,在微博上发布消息时,他加了一句:请各位自愿参与的同学作为成熟公民,千万想清楚再来……不出所料。那天所有既定参与读书的同学,都被校方找去‘谈话’。”
  谌洪果读书会事件引起舆论关注,先后有《环球时报》[英文版]、《云南信息报》、《陕西日报》网(后被紧急删文)。直到谌洪果与校方交涉后,争得第四期读书会在“不许校外人士参与”的前提下可以进行。
  12月23日,谌洪果CSC读书会成功举行。但作为读书会全程的唯一摄像,我被拒之门外。
  之前,我接到谌洪果语重心长的电话,对此作了解释。我虽然答应了他,但我仍然不能抑制我的悲伤,当夜,我在微博上对此表述——66年(12岁)俺被毛毛拒绝了升学投入大革命;70年(17岁)俺被毛毛煽火停课去修了铁路;72年(19岁)俺被蛊惑当上工人领导阶级;83年(29岁)俺辞职自学走上了文学(诱惑天下女青年);半瓶子咣当俺走过人生艰辛路……如今好不容易蹭上谌洪果教授的大学开门读书却又“谢绝校外人士”了,我老夫又死球!
  的确,我这一生注定与大学无缘。在我的各种履历表“文化程度”栏里我一直填写的是“高小”这看起来有点迂腐的措辞。每每被问起,我说是这样的啊。对方往往说可以理解,但你可以填写初中,因为你毕竟是从中学去的山区,我则认为中学里仍然在闹革命,算学历名不副实。后来有人建议别填“高小”,小学即可。我则坚持,这更充满我对我所处这个制度以及它所创时代的的强烈观点,它更准确。
  “谢绝校外人士”!就这样,我的最后一次差点蹭上大学教授授课的机会被断然阻止。尤其是,四十五年前,我曾打砸抢过的那座大学的行政楼,如今四十五年后,我来蹭课的地点恰还是那里,那座西北政法大学的灰色的行政楼。这难道不是历史老人在对我说……
  最后解密:一定有人要问,在谌洪果读书会事件中贯穿始终的影子“上级”究竟是谁呢?是省政法委,这个非常时期制造出的怪胎。  

【推荐阅读】本期《南都周刊》(2012年49期)文《谌洪果:把我当斗士,是最大的误会

 

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