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出事的时候,我和刘晓原正在甘肃永靖回族自治州的山里对盐锅峡化工厂进行调查,时值元旦。
  盐化厂维权领袖瞿明学关键时刻患病躺倒,等我们赶到老瞿位于刘家峡市的家里,见老瞿已被二下病危。盐化厂近五千名国企职工在一场企业政策性破产背景下被抛向社会已有一年半,职工们竟然在被蒙骗一年半后才偶尔截获消息,得知皇帝已经不要这个女儿了。按说省上为此划拨四千多万安置费也算是有所作为。却不想这几千万救命钱是交给了一家“中介公司”,名曰管理善后,实质上试图在救命钱里再做利润图谋。
  瞿明学就是在这场博弈中杀出的维权领袖,之前他是这个国企大厂里的中层干部。
  此事暂阁不表,且说我和刘晓原住在那家连网络都没有的宾馆里,对千里之遥,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乐清钱云会死亡案却没有多少资讯可获。
  于此同时,有公民自发成立的调查团开始从各地陆续前往浙江乐清……
  在那个西部深山寒冷的夜里,在没有网络的宾馆里,我和刘晓原两杯清茶,一包都宝(香烟),盘腿坐在被窝里彻夜干聊。
  尽管后来有许志永、笑蜀、于建嵘、屠夫等,乃至许志永二下乐清,出台的报告五花八门,观点则各执一词,要害处又针锋相对,但谁也不能说服对方却是不争事实。传媒也以少见的公开尺度参与了进来。一时官民难辨其身份,更多的则是风暴般汹涌的是网络言论铺天盖地而来……而我和刘晓原在那深山里的分析却与外界截然不同:钱云会的死亡真相不是我们所能为,那自有司法介入,不论它是黑是白,网民们却是绝难参入的。因此我们想到何不就乐清农民,包括钱云会为之奋斗,为之捍卫的,乃至如此为之死亡的那个根本去做努力。土地!土地!为土地的呐喊声再大点儿!这岂不是对钱云会最隆重祭奠。
  钱云会案件最终淡入历史。但其间究其内幕仍然是一盘乱棋。真正的原因就在于政府、司法和舆论的高度捆绑。这就好比是一场戏里的导演、演员、场记们勾结一气,开演之前就已经达成统一意志。人们只能被动接受来自被精心设计的棋局。这又如何叫你感受公平呢?
  杨海鹏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演讲有三个话题,其中之一就是钱云会案件。这场演讲的总标题是《热点新闻的表象之下》。既然是表象之下,那么就是内幕了。就让我们从这部纪录片中听听杨海鹏怎么说……

【现在最快链接】搜狐 优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