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前后,整个中国社会对这个政党大会表现出强烈关注。我则坚持“可期待,不可寄托”。意指“期待”苦难百姓多少有个喘息瞬间,哪怕短暂;“不可寄托”则意味着它给予我们曾经的希望和失望,一样显得过多。它给予我们的超负荷承重,令我们已难忍受。
  这是中国现今社会的特有现象,你很难说它正常。在民主社会政治里些微的变化乃至规模化转型都在宪政监控之下。而我们则取决于一个党的会议,一个换届和因为换届而更换了的党头儿。这叫我想起毛泽东时代的那个冷笑话:假如毛泽东精神失常,核按钮会不会失控?事实是核按钮还未来得及失控,却有他那屋里的江青失控了,而毛又把和江的恩怨拉扯进了中国政局,后来的事情你知道。
  十八大终于开过了,那个中国社会的普遍期待似该兑现了,而且这个传说中的兑现似乎也初露了点儿端倪。但伴随着运动式的摧枯拉朽的反腐行动,它带给我们更多的却是欣喜和隐忧双重感受。
  年前,西北政法大学青年终身副教授谌洪果发起的“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之CSC读书沙龙遭到上级(省政法委)借校方之手的干涉。我们暂且把它归结为十八大后,政策更替与行为观望的客观现象吧。但翻过2013年来最初的几天里,就接续了发生了引发舆论风暴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篡改事件”和《炎黄春秋》对前者事件表态而被封网事件。这又该做何注解?
  元旦前后的几天,我在西部乡村里度过。虽然在沙漠里可以无线上网。但我的心思全搁在了《中国北方农村调查报告》一书的最后修订工作里。南周事件是在返回西安时才知道已经闹到沸沸扬扬。
  《南都周刊》寄来了第49期,其中刊载了相关谌洪果大学读书会被阻事件的报道《谌洪果:把我当斗士,是最大的误会》。有人说谌洪果“你是斗士”。谌洪果回答“你以为我愿意和人斗吗,我只不过守住一个底线而已。”这话我信,而且不止一次听他如是说。这表现在谌洪果面对读书会遭受阻力,时不时有或停,或缓,或取消的想法。但谌洪果最终不能忍受的是校方对其作为教授应该拥有的大学正常教学活动权力的横加干涉这个底线。  
  谌洪果读书会事件里有一个底线,南周事件里亦有一个底线,南周的记者们要求的只是正常的,健康的,并且运行在阳光之下的新闻制作运程。而非违宪的,个人意志的,犬儒维诺的,听风看向溜须拍马怕犯错误掉官帽而不顾新闻真实,现实真实的底线。

  一切磨难我们都可以容忍,唯一不能容忍的恰是最平常一句“说一套,做一套”。谌洪果所为不过是呼唤宪法之下的正常秩序。南周以及媒体们不过是呼唤宪法下的正常规则。这正是呼唤宪政回归的重要性。这个国家已经被一帮令人看不懂的利益者们绑架。每当利益与宪政冲突之时,便有专权领导着利益集团们粉墨登场。每当社会引发群体反应,他们就又会不惜违宪而行使为利益集团的保驾护航。
  有一句历史词汇让我此刻想起:开门办学。这词儿被谁用不重要,重要的是意思准确。历史上的“开门办学”导致轻理论甚至反理论。学生们重新端起脸盆学习大寨贫下中农们土法丈量土地;中学里学算盘,课本开首印着关于知识青年下乡很重要的最高指示,老师则附会曰:下乡和贫下中农住一起,你就得为他们计算工分,因此学会打算盘很重要……
  我现在又欣赏“开门办学”了。我对谌洪果说过:西安的学院很少和社会结合,学者很少和社会人士沟通。希望你的读书会有更多的社会人士参加。高墙里的经院理论可以更多的接触社会实践以验证。西安和北京在这里就有差距。北京的访民可以轻松走进于建嵘的办公室,走进许志永的公民公司。亦可万人访民围着北大和孙东东教授进行阳光下的对话。在我亲身的经历中,我知道许多北京的南站访民的小本儿里都记录有大学教授、维权律师的电话。许多的学者在文章里都常有引述底层访民和社会弱势人员遭遇的文字。
  在我看,这正是门内门外的事情。追溯其根本,它们源出于一个社会。出于一个有宪法无宪政的国体。有幸我在追问谌洪果对“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的解释中,听到的是谌洪果对此的深刻理解和长远规划。在最近的新闻报道以及社区物业管理委员会维权过程中,就有了谌洪果的影子……
  谌洪果读书会与《南方周末》以及《炎黄春秋》的追求道路原本一途。这是我在2013新年伊始看到的最为振奋之事。   

 

36275_1357524220i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