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福建省福清市纪委办公室楼内发生的那一次“包裹”爆炸案中死亡的唯一人是司机吴章雄。而这一天是星期日,吴章雄正在休假。他是在接到纪委副书记林惠泉的BB机传呼后应允去的纪委。吴章雄在办公楼道里看到了门前地上放着的那件包裹,当他去拿包裹的时候,发生了爆炸……
  吴章雄的妻子王慧珠在2010年7月31日的“申诉书”里写道“第二天,2001年6月25日在福清医院太平间我大哭时,突然林惠全用手招我过去,偷偷对我说:‘如果今天省厅有人下来问你惠珠,谁叫吴章雄进来单位上班,你就说不知道是哪个叫的,更不要说章雄以前跟谁有纠纷过,你都要说不知道。’当时我头晕脑胀,混乱中也一时不觉,太相信林惠全(泉)说的一片谎言。”
  在纪委爆炸案发生后,无辜被冤的吴昌龙的胞姐吴华英放弃了生意,历经12年南北奔波寻求洗冤无果,却在2009年5月15日一次赴省检察院信访部上访时意外碰面也来上访的死者妻子王慧珠。原来在历经短暂地安慰——所谓纪委案凶手被捕案件被侦破——之后,清醒了的王慧珠不难发现案发前后的种种疑窦。尤其是在案件整个侦破进程中,纪委副书记这个最主要出演人物竟然没有任何侦查记录,主要演员彻底隐身……等等,在下图附录的王慧珠“申诉书”中有详细记录。
  吴华英和王慧珠在省检察院信访部门前的一场邂逅叫两人情何以堪!二女似乎心底都明白点什么,但又不能说透。以至她们在检察院信访部里的一段对话叫我们看起来竟如此地荒诞不经(这段录音在我手中,下面根据其整理) 

地点:福建省检察院信访部
人物:
吴——吴华英(爆炸案被错判,而由公安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杀人犯”,后死刑被驳回却至今超期羁押12年的无辜青年吴昌龙之胞姐)
王——王惠珠(爆炸案死者吴章雄的妻子)
检——福建省检察院信访部门工作人员
保安——福建省检察院信访部
旁人——福建省检察院信访部里的路人 

……
检:(指着吴华英道)你不要说了,好不好?这是她(指被炸死死者家属王惠珠)的事。
王:谁(给我老公)打的传呼?我告诉你,是我们单位(纪委)林惠泉(纪委副书记给我老公)打的传呼,你们去找他,要把真凶抓出来,我等了8年,我受害者的痛苦你们知道吗?你也要站在受害者的位置想一想,看一下,会怎样。你们要拷拷自己的良心。 

【接下来受害人两方先掐起来】

王:(转身对吴说)你去找公安局,检察院(是他们把你的家人抓进去的)。
吴:你不要搞错对象好不好,你总不能把我们这些人当做爆炸案真凶。
王:现在公正在哪里?你要找公安,检察院找吗?
吴:我是跟检察院讲的,我不跟你讲,你的处境也很可悲,我心里都很清楚。
王:所有的人都是可悲!
吴:冤有头,债有主,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王:我比你清楚,如果不是的话,我就不会到检察院来,我想请领导,我不想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想放过一个坏人。我也不想跟你吵,这个案子是公安局、检察院抓的你们几个人,你们几个人拷拷自己的良心,让我等到现在。8年来了,我这个受害者,你看看,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又要上班,又要打零时工。里面也不安排一个工作,我走在自己的单位,还被人说贪心,还说炸药放在那个(纪委)门口,每个人走过去都没事,就我丈夫被炸死,说明我丈夫贪心,你们这么残酷,还这么污辱我们。你看看一个受害女人,没钱没势没官……
王:(转而对检察院工作人员说)你们这个是不是太残酷,是不是太过份了?
保安:你该找福州检察院。
吴:(对保安说)你们省检察都作不了主,还要把她(王)推到福州检察院?
王:看看她(手指吴华英)她的老公和弟弟都被公安局抓进去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你去纪委里面,为什么这样做,我也不知道,你看看让我等了8年,是他家里人干的,你们无冤无仇,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去纪委,让我等8年了,叫他们去查,我跟你讲,传呼是林惠泉打的,你去找林惠泉。林惠泉我去骂他……你说你老公和你弟弟为什么这么做?
吴:(杜捷生)已不是我老公了,我们早就离婚了。
王:为什么这样,你要炸方书记,跟我驾驶员有什么关系?
吴:最根本的原因是真凶在哪里?假如说,这个事是我弟弟等人做的,早就毙掉了,还会等8年?
王:无冤无仇的……谁,大事化小事,小事化了?实在我听了无法接受,公安局里面的人跟我说……炸药在门口,还说高书记要炸方书记,方书记办公室的所有东西都炸坏掉了,你以为我没去告(闹),谁知道他是怎么做的,贪官,我老公是林惠泉打传呼进去的,叫他去出车,走到门口,门还没打,还没进来就是那个打传呼的人,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找打我老公传呼的人。
旁人:没错,问题就在打传呼人身上。
吴:说实在,我弟弟连炸药是什么样子都不懂,怎么成了爆炸杀人?(吴章雄)他是冤枉的,我弟弟也是冤枉的。
王:真凶要抓出来,我去找他们,检察院都说案子现在高院里面。
吴:检察官,你们看了,今天死者家属也这。
检察官:你们是两个码事。
吴:不是的,她所诉求的目标跟我是一致的,要揪出真凶。她是冤的,我们也是很冤的,真凶老是掩盖着。
王:我请求省高院开庭,我就要林惠泉出来,林惠泉也要出庭,那你(指吴华英)和林惠泉怎么纠葛,大家一起看看,暗害我老公,要还我老公的命,随你方裕开书记,什么市长?我现在不怕你了,我就一条命要的话也拿去,让你们去消灭,有枪也拿来,我跟你说,暗害我老公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杀人灭口?你和林惠泉当庭辩个分明,你们一个个都没有责任,我要追究你的责任,你有钱我赔你,全部都是黑暗,我相信这里有一个包青天,没有一个都被你收买过去,都是贪官。一个一个贪官,我信老天爷应你们都倒霉,你看看,哪一个贪官污吏敢吃这个凶手的黑钱,全家都死得光光,不但他本人要死,要他后一代死得更惨,比我更惨。你害得我36岁当寡妇,我让你一代一代比我更可怜。你当你们也是人,天地都会替我流泪,方裕开书记,我老公被炸药炸死了,你一个纪委书记都没责任?你纪委一个书记都没责任?叶书记、什么林书记、方书记,你们一个一个全部都是贪官污吏的人。他妈的方书记我说他是短命鬼,短命鬼你躲起来呀,你的驾驶员被人家暗害死了,你躲在家里,你现在还在上班,你是不是人呀?(王惠珠与方裕开通话)
吴:你们今天也上了深刻的一课,我们告了8年都告不下来,这个案子一直拖在哪个地方?
王:我是说我们都没钱,他们都有钱,我一个律师都请不起,跟你们讲,我8年来一个受害者的家属,今天第一次来这,我儿子,我老公被他炸药炸死了,很痛苦一个12岁,我要上班,我要打工,又要流泪,还要抚养两个孩子,我有一个婆婆,我我我公公前年死了,你说我这个人,做什么人呀,你说呀。进去纪委里面,一个个领导骂过,一个个骂过,我说你们领导自己凭良心,我的一个孩子135元,够不够你老婆买卫生巾,你们这么残忍,工作也没有安排,你什么意思?你2001年6.24找我老公,叫他进去在门口被炸药炸死了,你不找人我老公怎么会被炸药炸死,这等于你就是凶手,你是策划人,气的说话,还说我老公贪心去捡炸药,你说那么多人走过去都不去捡,你们为什么把我老公骗进去,去捡炸药把我老公炸死了,我老公在里面上班19年呀,也不是一般的一年两年呀。
旁人:原来从来都没有上班,原来从来就没有上班。
王:这么对待我,我受害者受害8年了,我都没来你们这里,想象自己心里的痛苦,我生活没有着落,我希望老天爷有天眼的,你要有一个清官,还我一个公道,我家里没有一个亲人,替我伸冤报仇,我也不想害一个人,不想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想放过一个坏人,让你们领导早日让我这个案子结下来。查个清清楚楚,为什么这个凶手这么残忍,为什么跟我家人冤仇这么深,为什么这个炸药偏偏炸死我老公。别人住了几十年,我们住了30多年,都没见过别人被炸药炸死的这么惨。我到底做了什么孽,我不想活了。
吴:谁在造孽?
王:你跟你家里人没冤没仇,你为什么这样子,你弟弟炸药拿进去,炸死人。
吴:是你搞错了,这不是我弟弟做的。
王:我什么事都做过,帮人家洗地板,帮人家洗厕所,我要求领导安排一份工作,一直都没有,那个方书记简直就是无道,你知道吗?
吴:我知道你很苦,我们也想揪出真凶。
王:你去炸有钱有势的人,为什么要炸我们没钱没势的人?我比你们更惨,我跟你们讲这个伤害。你们都说要查个清清楚楚。
吴:我也希望能查个清清楚楚。
王:我看你们还怎么害我?方书记在家里,躲在家里,我老公根本没有,我这样子,被人家欺负惨了。
吴:首先你要清楚,冤有头,债有主,你丈夫是被别人炸死了,这个事情也是很悲惨的事情,我们知道,我们也理解。
王:你还说我老公去捡炸药,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
吴:是谁这么说的?
王:是公安说的。
吴:我们没有这么说,你现在还相信公安说的话,你这个事情要搞清楚,你不能听公安怎么说就怎么是。公安还说我弟弟搞的炸药,公安还说这个案子就是我们做的,为什么这个案子拖了8年还判不下来?
王:我真的没办法,我的眼泪都哭坏了,为什么会炸我们没钱没势的人,我请领导,我真正一个什么都没拿。
旁人:真正凶手没抓到,抓到了就该千刀万剐。
王:你们领导太过份了,为什么这样,要炸我们没钱没势的,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平时人家都是叫我小姐,我都不爱去骂人。现在我老公被人炸死了,我也学会骂人了。本来不想骂人,骂人也有罪,但是,你们太过份子,我们全家都靠我老公养活我,你看看,被你们炸死了,我现在亲戚上也没有来往,人又死了,你看看,我是不是太残忍(惨),简直太过份了,你们这样子。
吴:我把材料拿一份给你们看,我们从来都没有对你的遭遇说过风凉话,都是很同情你,我只希望我们的冤情,真相揪出来,其他没有什么。
吴:你要拿钱赔我,我就不要你们的钱,你们有这么残忍,我要你们赔命,你们要还我一个公道,我毕竟不是那么贪心的人,我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活,做人要有情
呀。你知道,我不象有些人贪官,害得人家受害者,你们却大吃大喝,你自己想想看,一个受害者的人,心里多么痛苦,我们跟你们有什么冤仇。
吴:最根本原因是没有法律,如果有公正了,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王:马上结案,都是说,你们给我查个清清楚楚,早日结案。也不想我惠珠,今天自己,我老公死得这么惨,也希望这个凶手给我查个清清楚楚,不能让他逍遥法外……,说我老公捡炸药,还要污辱我老公。为什么在不上班的时间,把她老公叫进去,被炸死了。
吴: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你老公贪心才去捡炸药之类的话。
旁人:这话是里面的人说的,她老公捡不捡炸药,你们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情况。
吴:这是我弟弟经历过程的材料,打印好的给你一份,这个案子怎么弄出来的,这个是官方的报道,这个案子怎么“破”出来,都在这些材料里。
王:我不想三天两头吵吵闹闹的,我王惠珠受害者的家属,我希望也相信领导给我查个清楚。
吴:现要求检察院,你们去看守所见我弟弟,到现在还是压在那边,上次问那个领导,他说还在协调,那到底是怎么个协调?就是,你应该真凶这一块要去抓,不能限期耗下去,死者家属有家有多么冤,讨不到一个公道,苦了她。作为蒙冤的我们也很苦,天天都为这个事情在诉求,我相信那些的刑讯逼供……
王:我们走了,我相信你们领导要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你就是看一下,这个案子是怎么“破”出来,整个过程都没讲你老公,是讲公安局怎么“破案”的经过。
王:反正你们自己,走后门把这个案子压下来,你回去也是个不好的下场。
吴:你是信上帝,我也是信上帝的,我们对天发誓,对上帝发誓,你们命运都是一样的。
王:他领导走后门,人家受害者给害死了,他经过走后门判了15年,后来回来,最后自己回到家里,那个冤魂不散苦缠着,我相信,如果一个凶手有钱到处摆弄,如果想回家去,如果真想把有些贪官都吃过,如果你放到家里,你的命也不长。我相信这个老天爷,人算不如天算。你知道,我这个受害者怎么办,没有钱去摆弄,没有找到一个清官,但是,天也不会放过你,谢谢!领导帮我传一传。
吴:你看,今天你们也都看到这个事,如实向上面倪英达检察长反映一下,大家要的是共同的目标,作为检察机关监督这一块,也是希望说,真正的凶手,不能这样子,就像她弄成今天这个样子,也很悲惨,也很累。外面一直说她的老公贪心才被炸死。你要还人家清白,每个地方的清白都要还。作为你们的放在,今天有义务把这个信息往上传递。我也是很凑巧,每个月都来,这个月来了,恰巧碰上,8年来第一次在信访部门碰到她(死者妻子),听到她这么说的,因为以前的话,我们只知道自己很冤,其他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我知道那个被炸死的司机绝对冤的,公安抓人
抓错了对象,对不对,这个消息对你们来讲很重要,你们不能无动于衷。
检察官:省高院还在审理,高院还在审理,审理了两年了,你们的监督都到哪里去了?
检察院:我们也要有个时间限度。
吴:有个限度?法律也有个程序呀,不是说知道吗?你知道8年来我们是怎么过的,你们也要尽义务和职责,我希望今天这一切大家有这么多人在这里见证,都记录在案,向省检察长汇报此事,我就这个事情会整理一份材料送给省纪委,省检察长,还里省里的所有领导,我看现在是早上几点,9点半,大家(检察官四个、保安两个、访民五个)都在场,作个见证。
王:我说方裕开,你这短命鬼不得好死,我老公在你那儿开车,连累我老公被炸药炸死。方裕开衣领被的拎起来,任凭
我打,我又能奈其何?办案室用斧头去砸,我让他去报110来抓我,你若不叫110来抓我,你方裕开也不得好死。你让我老公今天的这样的下场,工作也没了,
什么都没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你们这样没天良,用炸药把我老公炸死了。为什么这样做,我老公的死对头旁:你想想,苦是有炸药,那个炸药的人已放出来了,无
罪了。
吴:那里他没受到刑法讯。
王:你这边抓进去这么多人,我惠珠也够善良,你嫌疑,惠泉躲进去了,不走出来,惠泉就是那位打电话的叫她老公进去的那位领导,你们抓的这么多人,这次开庭,我让林惠珠出庭,在法庭上,你当什么屁官,你们这么没天良,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可以这样暗害我,你这样做。
吴: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介绍一个报社给你?
旁:纸在哪里,笔在哪里?
吴:我有一个渠道,福建内参。
王:我都做了。

 

212

0043633101  

访贺卫方:吴昌龙案于中国司法改革

 

 

 

  此前,吴华英与纪委司机死亡者吴章雄的妻子王惠珠因本案成怨,相互八年敌视。而在录音里的对话是他们八年后的第一次。物转星移,日月轮回,曾经
的两个冤家,成了一样的访民。两种身份、两种角度,角色的互换叫她们真就情何以堪哪!而这一切的荒诞却有着极其完美的共识和针对性,那就是同一帮政府职能
部门——福建省的公、检、法、司!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