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7日,应甘肃省盐锅峡化工总厂维权代表邀请,我第五次赴该厂协助工作。中途先抵刘家峡镇小憩。当日即遭意外。
  江苏省网友顾志坚第一时间获知此消息,并对事件追踪报道。转载如下……

顾志坚致电甘肃永靖县委书记:确保老虎庙瞿明学人身安全

  今天上午十一点零三分,我接到甘肃瞿明学网友电话,他自报家门,嗨,我电话里存有你的名字呢。他略显慌张的说:我和老虎庙正在甘肃省永靖县刘家峡,两辆警车,一辆面包车正在围追我们。我们现在搞不懂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们都认为应该报警。瞿明学叫我先不要写帖子,如果永靖县公安承认错误,礼遇他们,可以放过一马,彼此留一些空间。
  老虎庙,我曾经听福建的游精佑说过,可以说神交已久。他怎么从北京到甘肃的呢?他关注甘肃盐化厂的假改制已经四年,如今再来帮助职工维权。甘肃盐化厂原来是国有企业,2005年破产后,职工们从长远出发,用甘肃省政府下拨的4500万元职工安置费,以及土地,设备折价9500万占股百分之92.5与甘肃亚盛公司合资成立新公司。亚盛公司,竟然依靠上级单位甘肃农垦集团,乾坤大挪转,霸占职工股,也就是抢夺民产。曾经被安置的1500多工人,800人被推向社会,留下的700人,虽然在岗,一个月只有1300-1400元工资,公司欠缴职工社会保险费3000万。
  甘肃盐化厂职工代表瞿明学带领职工上访,打官司,坚持不懈,已经七年了。他心里始终有个结解不开。你们政府要甩包袱的时候,进行国退民进,我们只能接受命运。我们职工互相抱团,把仅有的安置费投入生产,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却又盯上我们的活命钱,一纸批文成为国有资产,让几千名职工欲哭无泪。我告诉老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共产党的天下,就是这么折腾到今天的。在这个国家,即使你是亿万富翁,难道真的有安全感吗?对比你自己的遭遇,你该理解那些移民的权贵了吧?
  瞿明学更不知道的是,你即使被抢劫,只要强盗是执政集团内部的,你也只能笑脸相送,不可以推三阻四,坏了大人的好事,他们怎么会善甘罢休?老虎庙来助阵?你以为老虎庙有三头六臂?每个省有武警总队,每个县有武警大队,你以为他们是吃素的?这不,老虎庙昨天到永靖县,今天早上下楼,就隐约感觉有人跟着。果然,当他们出发,一辆无牌照的面包车在老虎庙坐的车后面盯梢,两辆警车来回转悠。好的是,瞿明学和老虎庙分坐两辆车,面包车就在他们中间。老虎庙到了约定的农家饭店,上来吃饭,老板开始很热情,很快打招呼:对不起,我们店里今天接受卫生监察检查,不开业。老虎庙低头看下面,面包车停在饭店门口,瞿明学也赶到了,他在敲无证面包车的门,面包车挡风玻璃贴着膜,隐约能看到里面有两个人。他们就是不出来。
  110的车来了,面包车的门开了,里面一男一女,男的是永靖县国保大队张维华,他头正朝着天打电话。四十八九岁的人了,大概做官久了,威风挺大,他下了车,朝着瞿明学就是一阵咆哮:你为什么拍我的车门?瞿明学毫不客气:谁让你跟踪我们的?  你们公权乱用,无牌车犯了事,到哪里找你们?你们这样维稳,迟早要把社会维乱了。110警察笑脸对待自家人,也不带张维华到派出所询问,直接就把老虎庙和瞿明学带到刘家峡小川派出所。天下哪有这样的事情?报警被跟踪,人赃俱获,做贼的没事,抓贼的却必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想想这是中国大陆, 瞿明学,你还有什么好叹息的呢?
  瞿明学,老虎庙在小川派出所留置的时候,我打了电话给甘肃省永靖县县委商书记,我实话实说我叫顾志坚,江苏苏州人,没说自己卖茶叶,他肯定看到我的电话13815201367.只说关注瞿明学和北京来的老虎庙被跟踪,现在派出所,请关注。商书记说他在兰州开会,我强调确保瞿明学,老虎庙两人人身安全,商书记表示,没事的,应该就是谈谈问问情况。我又给甘肃省永靖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曾祥林打了电话,也强调第一,要保护两个勇士的人身安全,第二,依法办事,第三,不希望把事情搞大,兰州市长袁占亭对举报人周禄宝的做法不可效仿。曾局长的普通话透着浓浓的甘肃乡音,不过,还是听到了他积极的回应。顾志坚在此谢谢商书记,曾局长。
  过了一会,接到老虎庙的电话,他们已经出来了。安全无事就好,我很高兴。老虎庙只想专心的做事,不希望受到永靖公安的骚扰,希望我写的委婉点。瞿明学对国宝大队长张维华怒气未消,我们要一个说法多难,你不帮忙还盯梢阻挠别人千里迢迢来帮忙,做人也不能这样缺德呀。不过,他对永靖县公安局副局长何军福表示满意,接到他的电话,何副局长说已经按照曾局长的指示,派人来派出所接他们出来了。否则,他们可能在派出所待的时间还要长。
  我的鼻子突然发酸。瞿明学带领职工上访,打官司,全部是自费,花费30多万元,为全厂职工要回2500万拖欠工资,他本应理直气壮办事,到那里都应该受到尊重呀。可是,他一方面反抗,另一方面还要尽量获得官员的理解和默许。在夹缝中生存,很难呀。我想到了自己,经常写帖子,很多人把我当会写好文章,帮他们伸冤的人。找我的人很多,事情也大同小异,我无法帮每一个人都写帖子,却也让一些人失望,心中甚至对我怨恨。最近,我在思考,帮人维权,如果不与公民意识结合,很多时候,我们其实只是免费帮手,他们得到利益,又觉得社会与自己无关,对社会进步并无多少益处。当务之急,还是要启迪民智。名声是一种负担,我还是要珍视内心的自由。我要始终记得我是平凡人,问心无愧就好。可是,凡是帮别人说话,关心社会进步,反抗暴政的人遇到难处,我绝不会袖手旁观。我衷心期待瞿明学,老虎庙等人平安,走的更顺畅。我会始终关注你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