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兰州街头还没来得及出现车流,我们乘坐的车子迂回接近了陈平福所在地范围。此行费尽周折,也只是为躲开国捣可能的跟踪。
  7号那天在刘家峡和永靖县国捣的遭遇战消息已在网端广泛传播。因为警察和国捣的默契,最终我们这些报警人被请到了派出所做笔录,而被报警者的国捣大队队长张维华却站在路边目视拉着我和瞿明学的警车开往刘家峡小川派出所。事情完全颠倒。
  此后几日,我居住的楼下以及我们行走之中总有三四辆黑车前后晃荡。我因此对盐锅峡化工厂的维权代表瞿明学说:到永靖县地面来,是要带武装滴。
  这也是我们前往陈平福老师家的路途何以如此周折的原因。因为陈平福虽是无罪释放,但毕竟还留了个“监视住宅”。陈老师对此没有过多思索,也许是他已经习惯,也知道警察分明只是不想认错,却并不担心陈老师真的就有颠覆国家政权的可能。
  这就是这个国家,执法者违法已成当然,公民永远被放在对立。而对陈平福来说,无端被“监视”,则是对知识分子尊严和人格的莫大侮辱!
  采访陈平福是我此行目的之一。在看了凤凰卫视2013年2月5日“冷暖人生”栏目播放的片子《街头卖艺的“颠覆者”》后,我想一定要让陈平福在我这个草根纪录片爱好者的镜头前说上两句。荣幸的是陈平福老师在电话里说对我早有耳闻。这更坚定了我亲往拜访并拍摄陈平福的念头。
  对于陈平福的故事令我不能忘怀由谢晋三十二年前执导的《牧马人》里的许灵均。许灵均因为右派罪名发配西北成牧马人,后与当地人情感勾连,至死不能离走。此片获文化部优秀故事片奖以及大众电影百花奖等多项奖励。记得曾经的影评也囿于许灵均爱国而不愿舍弃这个他曾落难之地而放弃去国他乡继承父业……
  陈平福的遭遇和许灵均不同,但却有着这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知识分子命运的共通之处。许灵均和陈平福是相隔三十年历史的两边人物。这期间,中国基本是在一个“稳定大于一切”和一个“拨乱反正”的治国之策下运行。三十年后的陈平福已经少了许灵均身上的愚忠,多了一些人类行为准则的追求。陈平福可以对着我的镜头说,代课的工资少,因此放弃而走上街头卖艺“养活了自己”。而许灵均在面临出国继承父业还是留在国内的选择时,他“不能离开祖国,这里有他的亲情、他的爱、他的根。”却不能辨清“祖国”以及祖国何以如此对他,从而亲情和祖国混淆不清。他无怨无悔,不去想这个祖国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牵扯他的唯一真实其实只剩亲情,但他不清。
  陈平福生活的这个时代里,令他真实了许多,而非许灵均的高调空怀。前者以一个知识人的身份街头卖艺也绝非艺术家的怪癖或者演艺者的生活体验。他是真实的需要金钱养活自己。所以当执法者蛮横阻挡和打压他的时候,他从不理解到愤怒,到对这个出了问题的社会的批评改造愿望都是这个时代所能造就的人格。而这绝非许灵均所能为之。
  一边在努力走向人格的真实,一边在努力改造自己所生活的国家环境。这是三十年间两边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进步,就像陈平福所说“每一个人应该为社会进步做点工作。”但陈平福的遭遇却无情地告诉他“稳定大于一切”这个懦弱者发明的口号。但凡你有像一个人一样去发声了,那就小则“敏感”,大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这,就是我们三十年来所做“拨乱反正”吗?
  当然,陈平福有他的局限。这在他的采访最后所说“政府说要为我安排工作,我在等……目前还没有安排,但是我确信了……我已经写了一个承诺书……服从组织安排。他安排我到什么地方,我就到什么地方去。安排什么工作,我就把工作干好……”这也看得出陈平福的善良里夹杂着纯真的理想色彩。
  陈平福的批判尚拘泥于对文革的反思,这也是他的人生经历阶段。而对这个政体的批评也都改装在了这个批判之中。这是我们所不能强求陈老师的。陈老师个人不易,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易,在历时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这样的遭遇俯拾即是,在未来的道途上倘若原谅这些原罪,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大失误。
  我将从今天始,跟踪陈老师的博客。愿和这个阶层的中国人交流。

 

【备用视频网址】搜狐酷六优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