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和老瞿认识是在前朝。之所以强调这个是因为老瞿的事,准确讲是他所在的原国企甘肃盐锅峡化工厂四千余破产待安置职工的事直接关联前朝。我们又是2009年相识。在跨过年来的2013年里中国的事情已经是十八大后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在执掌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称呼现在的班子叫做“在朝”,但不管在朝还是在野,朝野当属一事儿。就连处理问题的一招一式都是那么的相像。
  在前朝,老瞿和厂职工向省上乃至中央反映问题,得到时任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的电话询问以及“情况转达”,然而转达至省上的“情况反映”却如石沉大海……之后,老瞿和厂职工们变着花样地连续写了十八封信给省上,省上置之不理。当电话过去询问,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们向有关方面了解过”。了解过却不做处理,并且没有给老瞿他们任何知告。老爷架子何其之大!
  甘肃省的坏人遇了老瞿汝等人物就算是倒霉定了。老瞿扬言“永不罢休”,老瞿就是用这句话给自己的腾讯微博命的名。
  我没说省上就直接和祸害盐化厂四千职工的农垦公司乃至下属机构有了瓜葛,更没说他们不过是沆瀣一气。但至少对人民群众的来信置之不理这一点上老瞿就可以告他们个底儿朝天。
  一切都晚了点儿,还没等老瞿和工人们打着条幅去省上请愿的行动开始;还没等老瞿创办的盐化厂民主墙上新贴出的字纸浆糊凝结;更没等老瞿刚刚为儿子办了订婚仪式后稍稍做个喘息,对老瞿恨之入骨的既得利益者们就迫不及待地大打出手了。
  5月27日,盐化厂党委成员,副总经理边国军对正在民主墙前张贴文件的老瞿突然发起挑衅,并对他拳打脚踢。同时对奋起反抗的老瞿奋只做单方选择性录像……当天老瞿被紧急送往永靖县医院抢救,诊断如下:腹部闭合性损伤;上腹壁软组织挫伤;下颌、左上臂、右手软组织挫伤。
  于此前,老瞿在不到一月的时间里分别接到来自青海省和浙江省的匿名死亡威胁电话“你不要管永靖盐化厂的事情了,否则你小心点。”同时收到一封来自好心人的提醒信件,其大意:瞿明学同志,xx和xxx可能要对你下手。
  我这四年里多次前往那个坐落在黄河边上,一边傍山的盐锅峡化工厂,却一次未曾感到山水秀美。感受到的只有黑势力的嚣张和与其长期进行艰苦卓绝斗争的工厂职工以及从他们中间涌现出来的群众领袖的风采。
  《黄河湾处》是我在2009年离开盐锅峡化工厂后制作的第一部反映盐化厂职工反腐斗争的纪录片。那之后,我一直在筹划同样题材的第二部纪录片。无奈盐化厂的斗争十分激烈,情势也一天三变,很难理出头绪。今年三月,我再次前往盐锅峡化工厂,做了最新一次镜头补充后开始了《老瞿的民主墙》的剪辑。这也是您将在下面看到的短片。
  我一直有个愿望:哪一部片子才是我对盐锅峡化工厂所做报道的最后呢?

 【视频备用地址】我乐(56) 优酷 腾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