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三十号对杨达才的庭审可真是送上我门的事情,叫我不想去都得去。

早上不到八点,我便带齐全部摄像器材,步行前往法院。因为就在家门上,为了避免现场操作人手不够,我甚至没有把摄像机装箱,直接拎着机器出了门。

所幸,北京的记者朋友连夜赶来,还有西安的律师朋友麦昌也如约抵达现场,这才叫我松了口气,他们全成了我的帮手。

我算是第二个赶到现场的。已经看到写着陕西传媒的车子在现场腾挪车位。能够看到的打开的摄像机只此一家。

逢周五,正值上班高峰,中院地址坐落在北二环边儿上,过往的公交、小车、自行车以及行人多少都要看一眼中院这边。这边则有警察开始出动,设定警戒线。

开审杨达才,恰是薄熙来案在济南审毕几天,相信国民联想丰富,定然会各说己见,因而此审有了看头。

八点刚过,就看到疑似杨达才家人的人三五个乘车来到法院大门,被警戒警察拦阻询问一番,遂放行。各种标示公安、检察、法院的车子则三三两两开过警戒线,进入法院大门。还好,没见没事拉笛玩儿的车子。我们小区有人家每每下班开警车,开来开去,警笛总要拉那么两下,晚上就常被人吐痰、甩狗屎,还有人给车身贴条子腌臜。警车恶习照旧,大家怀疑车主有智力缺欠。

8:20前后倒是有一辆警车拉了两下笛,在已经车水马龙的上班车流里很是刺耳。事后经多方现场对证,各媒体记者一致认为,那就是杨达才乘坐的囚车。

西安话把作秀叫做“扎势”。按照法院公布的开庭时间是九点半,已经九点过了。媒体记者们开始有点不安。事实证明西安法院很吊诡,做事情不该大的大了,不该小的却小。像通常没经过几件大事的小地方一样,相信再弄几个杨达才,法院会长大。果然站门外的媒体是被欺骗了,杨达才和法警是鬼鬼祟祟地溜进庄严的共和国人民法庭去滴。在场各家媒体反复对证,最后从各自机器里找出支离破碎的PP看,大家认定了杨达才的囚车是8:22分进入西安中院大门的。顿时一片惊呼,悄悄干,是法院重大失败,正义之师,何惧天下昭昭然!岂不是杨达才先胜一筹。

记者开始无聊,学习北京两会传统:拍美女记者,自己拍自己玩儿。干这个自然天成,无须指导。

我试着采访一个老太太。麦昌持麦,问:“为什么来,这把年纪?”

“凡是那个(腐败贪污)的人,我心反感的很。”老太太措辞古怪,但感情丰满。

麦昌问:“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总不至也上网?”

老太太说:“我还是听俺女儿路过这儿看到这事就给我打电话,我就来了。”

麦昌听得惊奇,“你们家人都这样关心这事?”

“嗯……就是不叫进。也不知道咋办。”老太太一脸惆怅,后来和我一样在现场站了一天。世上从未见过如此爱看热闹的老太太。

现场邂逅房律师。房律解释说:西方法庭的大门是敞开的,任人可以进入参观庭审。中国的“旁听证”是一个很古怪的产物,的确中国很特色!果然,房律身手不凡,他是被一个法官带进去的,对付威权制度下的法院陋规,房律采取的是丛林法则。后来那位法官朋友把房律带进3号审判庭,房律就这么一直矗在庭门处,义务监督审判。让我好生羡慕。

说西安中院行为举止吊诡不亏了他们。对外公告说审杨达才在3号庭,这是中央台都报道过的,可是偌大的法院里有二有四就是没三。确定庭审的位置是要根据观察判定的。后来庭审结束一小时后,我们进入法庭观察,那只神秘的三号审判庭的牌子鬼使神差地又挂在了三庭门头。

有人解释,都是维稳害得病。对此我不解,大家可能比我明白。

强烈建议多审几个杨达才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的笑,西安中院一定会脱离趣味贫困。

整个上午,我的拍摄唯一令我震撼是一只狗狗从法院门前奔突而过,我顿时觉得自己无聊很,最近西安在打狗,彰显不仁不义,叫我这个养狗人情何以堪。所以多拍了几个镜头,回头大家在片子里看。

我开始学媒体记者们那样拍地砖。一块一块,一缝一缝,绵延而宽展,直至国徽、国旗、蓝天……直到麦昌成了法庭之外唯一重要的被采访对象。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把摄像机监视器180度翻转,镜头对准拿着H4n录音机的我和麦昌,“说说表哥的案中案和你有什么关系。”我问,我当然知道那个故事。

“我是代理人啊。”麦昌叮咛我快些问话,完了他还有事要走,不陪我再玩。

“做何讲?”我问。下面照录律师麦昌原话。

—— 所谓案中案,跟我是有点关系。去年杨达才这事曝出以后,湖北三峡大学有一个学生叫刘艳峰,他向陕西省财政厅申请杨达才2011年度的工资信息公开。他委托我做他这个案子,因为他不满意之前得到的陕西省政府答复。政府答复这个不属于财政厅信息公开范围。所以刘艳峰委托我提起行政诉讼。后来也向陕西省安监局提起过杨达才2011年度的工资信息公开。安监局干脆没有回复。所以他同时也把安监局告上了法庭。非常遗憾的是这个案子在新城法院和莲湖法院都没有立案。

我插问麦昌,这个结果是可以想象到的,但就此事对刘艳峰这个学生有什么影响?

麦昌说:我们一直在通过电话交流沟通。具体有什么影响我不十分清楚。但是为什么在法院没有立案的情况下刘艳峰自己提出了撤诉。准确讲是“撤回材料”,因为没有立案就没有撤诉的问题。也说白了就是自我退却。并且强调叫我把材料从法院里“拿回来”。说这话的时候呢,他说他正在学校党委书记的办公室里边。很显然的是学校在跟他谈话,在做他的工作,所以才……

因为正在赶着剪杨达才庭审现场片子《不一样的报道》今天先写一半,明天欢迎来看。

有道是:看笑下菜、望表生疑、扑风捉影、有罪推定,岂不比网络大谣们还要没谱?这个世界很朦胧,该把网络小谣们也一并绑了!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