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73562279,3834426231&fm=23&gp=0    说我爱读书,那是很奢侈的说法,多少有吹牛嫌疑。但要说我很想读书,那是绝对的真实。就我这性格,缺什么就想什么,一生都在猎奇。

  我就想读书了。那年我住和平门外李家村,附近有一家新华书店。有一天我对书产生极大好奇,之后,几乎天天要去那里,但是书店里没书。这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书店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红色封面的一种书,您能说这还是书店吗?那时候书店里不许说“买”,要说“请”,因为那些个红书都是一人所写,他就是毛泽东。说“请”本书吧,却仍要收钱。这是一件让人脑筋很不好转弯的事情。

  我去书店还是有道理的,因为除了毛选,除了那种油墨氛围外,还有一本文学书吸引着我——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

  我常去书店站读,在那时,这举动可不一般,只允许你翻阅目录以及简介,时间稍长,便被当做可疑。只能常常去,每次去看一点,一目十行,我就如此,几乎是在书店里站读完了这本书。直到有一天我攒够了钱,想去把那书买回来据为己有时,才发现,那本书没了。

  那是1968年,我刚刚十五岁。那年,当官的基本被打倒完了,文学艺术界还在深挖,“大毒草”纷纷被揭露,反动文人被一个个提溜出来。自杀的自杀,失踪的失踪。书店里除了毛选外唯一的文学读物《欧阳海之歌》及其作者金敬迈据传也出了大事……然而这件事情很快被澄清。

  有一天,我又去李家村新华书店,再一次发现了陈列架上的《欧阳海之歌》。惊喜之余,我发现那书的侧面纸张颜色有了变化。原本雪白纸张的书籍中间被加进去几页类似于报纸颜色的纸张。书店的营业员对此纷纷议论。那所议论的,又似乎是一个故事,一个不幸作家在洗心革面之后,对自己以往对毛主席犯下的罪过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如何如何……

 

  后来我买了这本书,回家去读。

  “欧阳海在连部门前扫地,忽然在连部房间的窗台上发现了一本名叫《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书……欧阳海是在读过拿书片段之后开始对党有了清醒认识:我要入党,做一个先锋战士……”

  这是原先书里的一段大意。而我买回家里的这本“百衲本”则似乎在那几页黑纸里的内容上做了手脚。因为找不来原书,就把大意描述在下:


84991239224855602(1)    “欧阳海在连部门前扫地,忽然他发现连部的窗台上隔着一本名叫《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小书。欧阳海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开始翻看那书……然而,他越看越气愤……欧阳海说‘这本书真的是大毒草啊!’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把欧阳海扔回窗台的那本毒草书吹落在地上。欧阳海愤怒地走向前去,用扫帚把那毒草一下子扫走,那书随着风掉进了垃圾箱里……”

  那些年,很多作家在改书。远的不说,就说咱熟悉的陕西籍作家,杜鹏程就在改写他的《保卫延安》,据说已经有人看到改写后的征求意见稿。在书里,大比重地填入了对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伟大旗手江青同志的描写。这件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很想找来一读。后来才知道,杜老正改时,四人帮倒了台。在拨乱反正的时期,仓促中恢复印刷该书,印的仍然是文革前的原本,文革中改写的那本书稿则被雪藏。

  文革后我有机会在新华书店里再次看到过《欧阳海之歌》,当我翻看其中时,发现那几页黑纸又神奇地消失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