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走后门儿之风在中共党史上是该大书特书的。

大概是在1978年,即四人帮倒台两年后此风盛行起。1976年,大批被打倒的特权阶层开始逐步恢复工作。国家大政则在“拨乱反正”、“聚精会神搞四化”。

由于经济工作的小范围入轨,个体人员的命运变迁也随之而来。升学,找工作,两城互调、被侵占房产物归原主,被抄私产归还,被扣发工资逐步返还,直至小到细微的官民关系疏通,人事交往交际的方方面面,都似乎和“走后门儿”发生了化学中和反应。一句话,无后门不办事。

那时候西安南郊有某文化单位党委书记姓王名金川(以下均为化名)的。论干部行政级别该是12级上下。那文化单位又一时声名显赫,王金川的能量就自然陡升。能量是走后门的基本属性,换句话说,若是没有一定乃至巨大能量又谈何走得通呢?

王金川有五个子女,男三女二,瞧好,够折腾!

王金川五子女善用其父名份,办事找门儿就总把王金川吊在口上。“叔叔阿姨您们好,我爸爸是王金川。我嘛想……”后面才开始说事儿。这五子女特别擅长走后门儿,甚至离不了走后门儿,离走后门儿则不活,不走后门儿不王金川后人。

打个比方,有门在前敞开,这子女们则非要饶到后面看看有无后门。因此五个子女几年里就把一句“叔叔阿姨您们好,我爸爸是王金川。我嘛想……”嚷嚷的满世界皆知。以至于有人见这些子女们找上门来,不等开口,主人先自便会开口:“是王金川叫你们来找我的吧?”子女们当然连连点头称是,心底还直嘀咕“遇见明白人,省了我说全套的‘叔叔阿姨您好,我爸爸是王金川。我嘛想……’”

日子一久,王金传子女的走后门说辞套路练就成为典故。此典盛传当年的西北局大院(本篇唯有此处实名)。在西北局几个宿舍,上万人口里王金川子女的走后门说辞不胫而走“叔叔阿姨您好,我爸爸是王金川。我嘛想……”但凡有走后门诉求者,一律开出这一套说辞,其意自明,倒省了许多尴尬,没了许多为难和腼腆。

再几年下来,大家开始有点烦了,为什么见人总要重复那大段的“叔叔阿姨您们好,我爸爸是王金川。我嘛想……”人们就开始试着简化那说辞,十减为三,三减为一。后来发现简化了的这套说辞,依旧能够表达全意,依旧让对方都成明白人。从此王金川子女的这套走后门儿说辞就愈发流行。借句陕西粗话来说最恰当:撅钩子就知道拉的是啥屎!

那么你想知道这句典故是甚?

“叔叔阿姨,我爸是王。”

就这么八字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