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我决定骑单车考察农村。遂与多家门户网站会商,希望得到理解和资助。最终有一家BSP(BlogBus博客大巴)和一家门户网站(搜狐)向我摇动了橄榄枝。
  2007年7月31日,我在博客上公布了此行田野考察策划书《思想者之旅策划书》。就像我为企业做产品营销策划一样,有纲有领,所以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搜狐为此特别发布消息《名博老虎庙万里走单骑博客进入草根报道史》。
  所谓资助,BlogBus是因为和老板窦毅关系不错,我的那篇号称中国博客里程碑式的文章“王府井惊现杀人”就是在他那里首发的。他无偿资助我6000元,曰“纯属私人作为”,只是此行见闻若能成书的话惦记点BlogBus,我说明白。和搜狐的合作则复杂得多。搜狐对此事非常认真,和我具体会商的是博客总监赵牧和漂亮的“黑眼睛幸知”。幸知告诉我搜狐准备将消息推至首页,专此开设老虎庙专栏。那是由我的大头帖和简略几字儿组成的半个火柴盒大小的一片页面。在搜狐总页上有这么个地方令我受宠若惊。搜狐还为此成立了班子,每时每刻跟踪于我。
  直到出发的前一天,搜狐没有拉到赞助。而在搜狐一个栏目组的策划行为尚不够张朝阳亲自审批。赵牧说倒是有一些户外用品商愿意赞助,但要求打他们的旗,穿他们的衣。对此我表示理解,但不可能去做。因为我此行绝非商业,不想有半点商业色彩。


  已经记不得是哪天出发的了,只记得当我骑行到北京石景山区五棵松时,接到了幸知的电话,姑娘口气遗憾的告诉我,虽然没有拉到资助,但我们还在努力。我说,事先我并未有获得赞助的奢望。你们也费心了,无论如何我是要走的,出发的日子就是今天,否则天气越来越冷。
  尽管没有拉到资助,此行就注定是一次穷人的旅行。但跟踪而来的传媒却不老少。《北京青年报》《扬子晚报》《华商报》《羊城晚报》《京华时报》,以及一些门户网站。搜狐的跟踪专栏也于前一日正式启动。
2007年8月17日,我在博客里写到我的出行七日感受“我在身心极为不适的情况下走在旅途。”
  那些天,我的行为怪异由最初引发的舆论鹊起,到忽然一片寂静。出行以来与我保持联系,亦步亦趋,追而逐之的各地记者忽然间一律遁迹,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那时通过无线网络发布了《踽踽独行在河北山中的我》[后纳入“西行笔记-4”],而就在这一天的文字后跟帖里,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个所谓中宣部新闻局的内部吹风文件,内容自于连岳。全文如下:


发文时间:2007年8月16日
发文单位:省委宣传部转中宣部新闻局
发文主题:有关网络博客发布赴各地见闻一事不报。
发文内容:
各新闻单位:中宣部新闻局通知:有关网络博客写手“老虎庙”以“草根报道之旅”名义骑车到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等地进行个人考察活动,并在网上发布见闻一事,请各新闻单位对此不要报道。在平时的报道中,对此类行为也不要冠以“公民记者”、“平民记者”等称谓。请各新闻单位严格遵照执行。


  我的单车骑行中国农村考察行动,并没有因为中宣部的禁令而夭折。恰恰在之后连续五年的年例行考察中,赢得越来越多网友的关注。此间我总共走过五条线路,途径11省。
2007年7月15日-11月 北京→山西→内蒙古→宁夏→陕西
2009年8月15日-9月26日 →湖北襄樊→十堰→安康→紫阳→达州→重庆
2010年7月15日-12月5日→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陕西→西安
2011年6月-7月18日→北京→石家庄→南阳→安阳→丹江口→十堰→郧县
2011年10月-11月→河北香河→北京→定州→井陉→阳泉→晋中→平遥→介休→临汾→河津→永济→风陵渡→华阴→渭南→西安
其中2008年没能出行,是因为出发前夜在亚运村把车子给丢了。但是2011年,茉莉花事件后我则一年内两次出行。最后一次竟然赶上了吕梁山和太行山的大雪天。
有人问我如此辛苦都看到和报道些甚事?简单列表如下:
1、农耕区实行“退耕还林”和牧区实行“禁牧圈养”政策后的情况;
2、“新农合”既新型农村医疗合作制度的真实情况;
3、中国农村九年义务制教育及“希望工程”现状;
4、农村土地纷争;
5、南水北调工程之移民问题;
6、农村水污染情况(定点跟踪);
7、乡村干部贪腐情况;
8、中小城镇在工业化进程中带来的环境问题;
9、民俗文化拾零。
  可以看出在策划书里除原先设想的“少数民族地区矛盾问题”一项没有机会接触外。更增添了无数出发前于书案前不曾想到的社会问题。
  2011年,我完成了《中国北方农村调查报告》(暂定名)书稿。其实现在看更像是一部见闻录,其中包括了警察对我的行动的干涉。地方保护主义者对我的行动的愤怒以至干涉、阻挠。再准确点讲,这是一个城里娃在乡下的开眼。此书的出版在国内目前尚存困难。直到最近和河南社科院的刘倩大姐谈及此书时,才有了新的坐标调整……
  在关于单车行的“口述”开始之后,我将不再赘述农村调查内容,而是跳跃地讲述一些单车行五年的内幕和有趣的事情。这样大家兴许会觉着好看一些吧。至于该书内容,我可以稍后某个日子始,定向提供给我的朋友们先睹。
也有时候有朋友和我说起这些年的骑行事,顺便道:“现在年已六十,骑行恐怕不再?”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有两件憾事:其一没能完成我的豪言:六十岁前骑行进藏;其二既是憾事,但也有一个可能,既完成2010年骑行黄河中上游而没有走过下游(三门峡至黄河入海口)的愿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