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这么件事:大约是在北京29届奥运会前后,国务委员唐家璇在上海召开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谈及涉台话题,有台湾女记问唐,其中说到过一个字眼“中共”。唐家璇忽然莫名其妙发火,对“中共”这样的词语唐似乎特别敏感,唐首先对该记者发难。原话已隔年久远,只记得大概的意思是“有人仍在使用充斥敌意的‘中共’二字”唐很愤怒。原本一个中性指称,让唐家璇如此点拨,还真的令我想到了大陆电影中的确时常出现只有“国民党匪帮”才老挂嘴上的“中共”如何如何。不过,唐的如此刻薄阐释似乎更是罕见!
  最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专设“特别策划”《喜迎十.八.大系列访谈》栏目的醒目位置我也看到了耐人寻味的一句话:“向执政党建言”系列访谈。这也让我联想到主旋律歌子里唱到的“打江山,坐江山”一句。且不谈这话如何露骨地宣扬暴力,张扬其政治霸道,以及如何反动于人类现代政治文明,只就其本身的“执政党”一句就值得令人怀疑其求“建言”的真心。“执政党”一词只能相对于民主社会多政党社会而言,又怎么可以在一党独裁的背景下侈谈“执政党”乃至“在野党”如何如何呢?如果非要这么说,那么给予他党的政治权利又在哪里?
  台湾记者因异党(其历史背景有曾经的“国民党政权”)而连“中共”一词都不许去说,那么只许一党独大的执政党大谈“打江山”和“坐江山”就绝对政治正确吗?这该是何等强悍的强盗逻辑呀!这也只在坚守独党者才会不爱听“中共”二字。
  既然是求“建言”,那么该把窗户打开了谈,而不是以施舍的姿态“请”你建言。事实是因了党是唯一,所以“建言”的大门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想开多大就开多大,不想开了哪怕全部关闭。河北廊坊访民陈树花的遭遇就是如此“建言”的上当者、牺牲品、垫脚石、殉道者。
  2010年8月2日,河北廊坊公民陈树花在人民网“E政广场”成功提交建议“请求国家公开治理腐败——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建议被自动生成编号“5831”。接下来,陈树花的5831提案因支持者众而自动推至首页,引发更大反响。从人民网对提案的“重视”程度(虽是按照支持数量自动排位)来看,陈树花不能不心中暗喜。但接下来5831提案的命运就不那么乐观了。很快提案就从位居前列的排行中抽掉。为此,陈树花和人民网直接电话沟通多次,对方多以“技术故障”为理由推责搪塞。导致提案至今只能静卧后宫犹如呆案(详述
  5831号提案无异于人民网“血案”一宗,“杀人者”可以不偿命,且道貌岸然数月仍逍遥法外。这件事也成了陈树花的心病。虽然她一刻不忘追查,几乎变身5831提案的公民侦探,让5831号提案重归应有位置成了陈树花生活中的唯一。然而,区区小民,要想追究执政者的肆意妄为,谈何易?
  日月荏苒,5831提案在我几乎就要忘掉的时候。我忽然接到陈树花的电话,据10月8日陈树花的讲述,她将该提案在人民网专设的“特别策划”《喜迎十.八.大系列访谈》栏目里再次郑重提交,而正是此栏目题头赫赫然写着“向执政党建言”。也就是在这个求“建言”的栏目里,陈树花却遭遇到了又一次的“猫鼠斗”。
  “猫鼠斗”的情况几乎是2010年8月2日,陈树花在人民网“E政广场”提交“请求国家公开治理腐败——把上访问题在网上公开处理”建议(即5831号提案)遭遇的翻版。
  公民陈树花无疑是我们时代的合格公民,她以自身冤案引伸开去,看到的是这个国家的大事,从而有了担忧。陈树花在她10月9日的博文《十.八.大系列访谈无一例涉及腐败(上访)为何?》一文里发出天问“难道十.八.大不能解决腐败(上访)问题?

  本人才刚看到人民网策划的十.八.大的系列访谈,其中无一例是涉及治理腐败(处理上访)问题的。由此想到:
  一、难道十.八.大不能解决腐败(上访问题)问题?
  二、难道引导社会潮流的脊梁们无人想到这个问题?
  三、难道作为访民的本人人微言轻(提议被忽略)?详见《原5831提案为八大处献策(在人民网)再次受挫》
  四、难道人民网根本就不想做这件事?
  五、难道是国家不想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是国家高 层中的腐败黑客不允许解决这个问题?

整理的  

附文原5831提案为十.八.大献策(在人民网)再次受挫/陈树花

  在人民网E政广场的建议区里,有一个编号5831的提案(是建议在网上公开处理上访问题的),该提案从2010年8月初提交后,在人民网就屡遭不幸、勉强存活……详见《人民网为何如此薄带5831提案》和《一个访民的理想主义提案
  到现在(12年9月初)两年过去了,人民网又在为十.八.大征集献策提案,建议人(陈树花)见此信息立即将原5831提案的内容作为献策提交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网E政广场,6号登出(建议号:25516,网址),可此建议的遭遇几乎又在重复5831的命运。

一、自动搜索技术按人的意志拿下提案

  此建议发出后很受网友关注,支持率很高,在9月8号被E政广场自动搜索进支持率最高的栏目里,谁知到了9号马上就被拿下。建议人见此状于10号拨通了E政广场负责人(杨鸿光)的电话,问之原因,答复说:栏目内容每天都更换。当建议人辩驳说“为何有的内容不更换,及本提案的支持率一直延续增高为何要拿下?”之后,负责人说:这是技术原因造成的……

二、置顶无望——不可能成为十.八.大献策提案

  当建议人要求将此提案置顶时,,E政广场负责人说:置顶是有条件的;当建议人问及条件时,负责人说:置顶有专人负责,条件由专人掌握;还说要求置顶就打客服电话……
  人民网作为传达民意社情的咽喉,不能说假话!
  一、请问人民网:你们网站的自动所搜技术功能到底有多先进——先进到了屡屡按人的意志进行选择的地步?
  二、请问人民网E政广场:提案置顶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三、请人民网告知:本提案不置顶的原因,及不纳入十.八.大献策范畴的原因!
  说明:9月10号(建议人)陈树花拨通了人民网客服电话投诉此事,正等待答复!
  建议人:陈树花
  住址:河北廊坊市-蓝水湾-18-3-501
  电话:13393060963
  邮箱:lfxjb@163.com­ qq:970776018­
  身份证号:132801196411034423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