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赶到蔡家坡拍摄三线学生,风枪手班长刘秦岭的时候,刘秦岭刚从医院抢救返回。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刘秦岭数次提到“我现在是按照天天活呢”“现在是最后的时刻了”“活得已经很没有意思了”“把我家里人连累了,没有想到最后落个这下场……”。尤其震撼的是刘秦岭在我们采访结束临走时,说了一句“我现在都是重点‘维稳’对象呢!”所有在场人听罢,一片默然。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想把这话的意思改装一下放到这里。在“最后的时刻”,并非劝善,而是终于敢吐真言。
  刘秦岭是学生党员,当年在三线施工表现好,后来修路结束被留下培训,培训结束就直接成为学生出身的农村公社干部,在陕西麟游县长烽公社度过了人生青春,任公社团委书记。
  我不知道刘秦岭心中有多许苦衷欲吐难言;我也不知道刘秦岭还有多少党性在心,至死不做后悔,万般苦痛自身担,不给组织带给任何麻烦。但我知道这个组织是要求个人做无条件奉献的。在党性前面没有公民身份,没有人的尊严。牺牲小我,成全国家。“大河无水小河干”却全然不顾没有小河哪里有水去汇集大河?
  这当然不一定就是刘秦岭的想法,也许他心目中仍然党性十足,至死不渝。但我知道他被维稳了!因为它面对随时的死亡害怕了,他想在自己应该被称作英雄,应该被认可曾经为国家做过奉献的范围内,按照最最常规的思维该向国家索取哪怕是些微的关怀,提出自己的现实困难……但他的这种愿望却是冒犯了“稳定大局”。刘秦岭因此要被出局。
  刘秦岭挣扎在死亡线上,但他却认真地说:停用呼吸机,停用药品,不去大城市寻医,不给家人再添堵……谁都明白,这话里之话就只能一句:死了算了!
  刘秦岭的现状是悲剧的,在他之前更有三十九岁时就因肺上疾病而早早离开同学们的,而那人竟不能知道是矽肺病缠绕自身。
  刘秦岭身患肺纤维化、肺大泡、慢阻肺、肺心病以及二级呼吸衰竭等多种相关肺部疾病。这个月内他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过三次。刘秦岭的老婆对着镜头说“我们看不起(病)呀!”
  这里所说故事中的刘秦岭是42年前在毛泽东的红色鼓动下,以15不满16岁的年龄献身襄渝国防铁路建设的少年劳工其中一人。这样的劳工除了当年施工中死亡119人,伤残448人外,在后来至今42年的“和平年代”里又大批死亡。在平均寿命76岁的现中国,他们于不到花甲之龄便撒手人寰。这样总数计算下来死亡人数已达5000之多,而所有少年劳工的学生总数是25800名,死亡人占总数20%强。
  目前这些人没有得到政府的妥善安顿,他们在期待中……

观看纪录片:三线学生《生死存档》(002)

 

 

, , , , , ,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