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3年开始写博,至今九年。值此2013年初始,想到有半边生涯都几乎搁在了博上,不禁感慨:其间酸甜苦辣字字句句所记,远比写写日记来得重大。随意翻阅,就真似乎重新来过一回这九年。
  有意值此盘点,好调整坐标,想想后来的事情,不想松松地浪费。
  这样的博客现在我有13处,不知有没有可和我比比这个数目的。说起“多博”,实在又是一只故事。每每写博,一篇多发,累到骨节儿僵直,为只为对付网监。 一次和一位高级网管聊天,他说:每周五都必须有一个人去北京市新闻办开会,这个人叫第一通知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找不到人干这个,都不愿意去。他就规定 第一责任人或者第一通知员必须24小时开机。一个监管的负责人一部电话,要你和他们之间保持对话。这是日常管理……那么在突发事件时期他们就会采取突发手 段。比如说上头开会时期或者某个特定的日子,他们要求万无一失……一到敏感日,其实是相互都紧张。这边很紧张,那边也很紧张。他们会调用你的编辑去他们那 边上班,就和征用你的编辑一样。你必须派俩人去上班。直接处理,当场看到当场处理,是临时组建的一个队伍。另外一个就是对跟帖的监控,这些是很难控制的, 有时候干脆全部关闭,像论坛和一些显眼的版块,谁出了问题他们会整你呀。敏感时期,你就是说好话都不行,比如说某某领导人的好话都不行,这些领导人都成了 敏感词,干脆你就发不上去……过了这个时间大家就都好过,要是过不了你就倒霉……他是直接受国务院新闻办管。在中国日常管得最严的还是新闻办这个系统…… 上面是主线,还有两条分线。一条是信息产业部的,就是电信管理局,他基本上负责ICP的备案。还有一条就是公安的网监系统,他也有一条庞大的网络监测系 统。基本是这三条线。当然他们还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达到监控,这些渠道是出于利益的保护,而日常的还是那三条主线……关于监控的事情,其实他一直在网端有监 控,比如思科呀这种……
  足见多开博之必要!若是没有上头的直接招呼,网监就降格为网站自律。自律的尺度则各有不同,你因此可以至少保留一两篇博文被手下留情。东边下雨西边晴,正是。
  最早2003年开播我是在“台湾地下酒吧(BSP)”,很凶险的一个名字。在那里写博,见跟帖多是些台湾腔,难免失落。不久后搬回大陆,落户 blogbus,至今九年。这也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我的blogbus 首页顶端有“blogbus特别支持”的原因所在。只可惜blogbus自有立身原则。blogbus多少看来有点小资,宁可咖啡,不可大蒜,谈的多是时 尚国际,而我这匪徒就很是另类,如今能够保留下来,已经很是奇迹!
  和朋友比起,我的博客被封杀的不算太多。搜狐封杀过一次,却时间够长,一 年;新浪封杀过一回,虽时间不长,我又注册了一个,却从此被锁角落无人问津。不知道是否有一门技术,可以叫你活着,又叫你活不茂盛。仅有偶尔撞入的零落访 客,探头探脑,疑神疑鬼,遂有电话打来,问是不是有人冒充老虎庙在新浪开博?
  开博这事,最恼火就是不挣钱。2007年夏天,我一路骑车走五省, 一路写博。到西安后就有人惊异“这又不打粮”。言外意思:不挣钱何来动力?的确作为职业人,写博算是副业,即使写博不能打粮也有工资来补。而我这一介老夫 又何苦来着!其实不然,写博在我依然功利。自2005年前后始,中国社会矛盾迅猛激化。在压迫中逐渐觉醒的公民们开始将博客作为发声工具运用,从此博客复 原了它的平民媒体属性。我写博客,不再无谓。记得那时候起,我的京城居所开始不断有访民来访。有一次竟然有二十多位访民集结而来,一时拥塞小屋,商量后最 终派出两名代表进得屋来谈话。我的博文里开始不断出现底层蒙冤民众借我之口发声的情景。这样的情形持续达六年,直到我离开北京……
  写博客不打粮的困惑在我从此不再。如此功利,重在社会,重在民族觉醒,重在大解放。这难道不是最大的功利?
  值此2013年的第一天,我做如上盘点。特此。
  [附:24小时在线博客历史]
  [提示:点击下面各图可进入该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