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辰年腊月(23日)流民老徐死了。老徐死了的消息癸巳年的昨天我才得知,是老徐的儿子来京告诉流民总统老王的,老王立刻电话于我。之前我曾六次为流民死亡写祭文,每每完成一篇,我都视作绝笔,却又一次次重复了去写,人死了就写,一个个地死了,就有了一篇篇的祭文。但是为老徐的死而写,还是令我震惊不已。
  我敢说流民老徐一生中最光鲜的两件事情莫过于如下两件。不过首先得给看客要说的是这第一件事情老徐本人是知道的,并且因此老徐着实还奔波了一阵儿,忙是忙点,忙里的那份荣耀,那份面儿(北京话的“面子”),又令老徐喜不自禁。但这要说的第二件令老徐感到光鲜的事情,却是老徐不能完全知道。更多的,以至老徐至死前一段,老徐呀他是肯定不知道的……
  先说第二件:2011年,所谓“茉莉花”后,我开始从北京隐身,安身已居无定所。
  有一天深夜,我在簋街街头排挡用餐,接一电话曰“马克·希格纳先生在找你……”马克·希格纳[Marc C Siegner]是加拿大埃德蒙顿市阿尔伯特大学艺术设计系教授。之前来北京与我一会,后来按我介绍,他分别找寻到生活在流民部落里的数个流民……坦率说,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多少。如今听翻译电话里说“他来北京专程送画。”我就真的不明就里了。当夜,我翻看了旧时的博文记载,慢慢地,一些影像进入脑海。我看到了这样的记载……马克·希格纳希望通过我的介绍与流民直接接触,对他们作一些采访……马克·希格纳也曾希望教授流民一些制作版画的技巧,再赠送他们制作版画的工具,借此提高他们的生存技能……马克·希格纳甚至计划想依托对流民的访问进行艺术创作,并希望来年春天回北京向公众展出……
  第二天,我去东直门外东方银座的一间茶室,就真的看到了马克·希格纳曾经对我说起过的以流民为题材的版画。而那幅版画里的人物肖像正是流民老徐(徐继承)!
  马克·希格纳马上就要登机回国了。因为北京的“花整肃”已经不能允许他轻松见得老徐。马克·希格纳因此给我留下了那幅画作。如今这幅画还暗藏于北京郊区某地下室内。我不能确定马克·希格纳的以流民为对象的北京画展是否还能在“来年春天”于中国美术馆或是其他的什么地方展出。我因此想到这幅马克·希格纳留给北京的作品就只有由我在某一天里拿给老徐,并代马克·希格纳相送。显然,这已成不可能!
  老徐的儿子前几天到了北京,他是捎话儿来给流民部落的留守者的。他说“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在北京的流民部落里度过的。因此他有必要来这里给个话儿,也算总结,人生总结。才不至父亲走得太过寂寞,这世上无人知晓……”
  老徐的最后时光是给自己加倍了工作量的,他说他得拼命攒钱,不能只为糊口。他因此离开了流民部落,独自回到前门下的人行通道。他是把后半夜的时光都用来捡拾饮料瓶子的……
  下面我回过头来要讲的第一件令老徐深感光鲜不已的事情。
  (下面是一段2009年3月10日的博文/摘录)流民徐继承,山东人,不像通常的山东大个儿,长得却很袖珍(有图哦)。老徐是我说过的流民群里最能挣钱一族,元旦那天救助队员和流民大聚餐,唯独没见老徐,一问说是还在天安门广场捡瓶子。这回我见老徐从山东探亲返回,神秘地把我叫到一旁,耳语:“我求张师傅办件事好不……我那女儿呀,今年大学刚毕业……”我很惊愕,看他,他说:“还是山东名牌青岛大学呢,不过学的是环境科学,现在遇了找工作难,我是想看张师傅你有办法没有?”  
  老徐很为他这个女儿骄傲。说到此,我不得不声明一点:流民们其实多有儿女,甚至儿女们还都很争气。但这不能排除流民们愿为儿女所做的一切。一定会有人说是儿女不孝吧,怎的如此叫父母流落京城。那的确是冤枉了孩子们。孩子们尚且年少,难能自理。作为流民的父母岂能叫儿女吃亏。富有富水,穷有穷油,他们才因此“力排众议”坚守广场的穷困,希望贴补些微家缺。
  有一年,在青岛大学环境科学系就读的老徐女儿和同学们来天安门广场旅游,恰逢老徐正忙着在广场捡瓶子。同学们有认出老徐的就和他打招呼,称呼他“徐叔叔”。未曾想,同学们的无意,却叫老徐张皇不已。老徐对我说:“我躲开了她们。”我问为什么?老徐说:“她们要知道了我在捡瓶子卖钱,那叫我女儿多没面子……”
  老徐还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有理想,有赚大钱的理想。2009年元旦,流民们在上海老板的资助下举行了一次年会聚餐。像模像样的年会犹如贵族一样召集到了北京社会各界关心流民的知名人士,刘晓原(律师)、杨福生(杨+父)等。而事后我们从照片里怎么也找不到老徐的面孔。流民总统老王当时告诉我:“老徐还在天安门广场捡瓶子呢,他要到很晚才回公房。”后来我问起过老徐“一年一次的年会,难兄弟们不聚聚很可惜。”老徐说:“吃饭的事啥时候都可以。听说要发钱,我给老王说了叫他给我代领。我还是抓紧时间捡瓶子吧。”我问过老徐有什么愿望,老徐说希望用网友捐的钱能够开一个电动车铺子,连修带卖,那样才能赚大钱,捡瓶子来钱太慢……
  后来我们还真的按老徐的意思和大家商量过流民公房的长期发展谋略。
  老徐,您走好!请接受我这迟到的祭文。愿您在天国安息!

附录:天安门广场流民公房自2007年建立至今,已死亡人员名单:老尹(名不详/山东潍坊籍)、老赵(名不详/山东籍)、安庆顺(内蒙籍)、张志新(北京知青/户籍所在地朝阳区南磨房)、小李子(名不详/东北人)、王文忠(河北涞水籍)、老徐(徐继承/山东籍)
相关博文:马克·希格纳笔下的流民(2011-08-28)

 

3(48)  

4(4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