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2347cxcd41bba739b2&690    在刚刚过去的西安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的六天里,一直试图搞清楚一个问题:怎样读懂行为艺术?现在看来这是徒劳的。在我试图得到参会的艺术家们的解释时,得到的却是自相矛盾,各执一词。我想权且把它当做学术意见的不统一吧,也只有如此才让我的内心纠结得以使然。
  艺术节上有一出“戏”是由西安的六位行为艺术家集体完成。之所以称“戏”,因为给我带来强烈印象的是作品中尚可轻松“看懂”的环节。尽管艺术家们不会承认“我的看懂”。因为“懂”是两厢间的沟通,在行为艺术作品中观众却是永远不能准确感知艺术家的所想,而艺术家自认为行为艺术是不可以做所谓作品之外的诠释的。因此观众就只有各自认知,而这样的认知是被艺术家们赞许的,甚至这种认知被艺术家们认为是其自我作品的成功。因为行为艺术的一个重要因素正在于观者的参与和互动。感受的不同则在次要。
  看过下面这部由西安的年轻艺术家们即兴创作的“集体作品”(原作没有名称,故此),相信我的中国同胞一定会对几个点产生印象。在长时间表现沉闷和压迫调性的舞台上,颇具喜剧效果的戴着大头娃娃面具,一边扎红领巾,一边朗声歌唱儿歌《我们的祖国像花园》的艺术家何理……在暗色浓重的舞台上亦步亦趋,在足迹前后撒种花朵儿,却肢体变幻着扭曲,努力寻找平衡却不能而最终倒弃自我,以至被清洁工当做垃圾拖走,那只唯一伸出在垃圾桶之外的具雕塑感的手,一定寓意着向不可触及的明光嘶喊(陈孟媛出演)……从作品开始至终一直木讷无谓地怀抱加湿器,背负柳枝,头顶卡通猩猩,单臂前伸两指夹一张扑克牌,违背常理的怪异组合令人极其感受不适。这是王名峰的出演,最辛苦的是在长达近两个小时的作品进程中他始终如一力求保持一个姿势,而带给我强烈感受的却是人的自我丧失,物质的压迫强烈充溢其间……西安艺术家们的这个集体作品在最后寓意“清除精神污染”的环卫工人(李晓明饰演)的大扫除过程中被尽数涤荡,后落幕。
  事后我尚无机会与这出作品的出演者们沟通。我只发现在观众席间不时于作品进程中看似搞怪的关键时有发出嘻嘻窃笑。我之前几篇相关文字里说到过“我是以传统的审美观审视行为艺术的”,我因此自认为我在整出作品里感受到了我的感受,甚至有了愤怒出离,有了发泄的快意。也因此极其欣赏凡艺术节里此类“稍具具象”的作品——原谅我或许正误导对行为艺术的欣赏。
  顺便说:在这部集体之作中我又一次发现了行为艺术中的女性表达(所指李孟媛角色)。这在我前边说过,我也发现艺术家们没有认为有这方面发现,甚至也有驳斥,但我确确实实发现了行为艺术中性别的差异。也许我会为此再写一篇文字论证。
今天请欣赏由西安行为艺术家们创作的集体作品(要有耐心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24小时在线博客(老虎庙)

北京老虎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